听了程愁描述,江浩能感觉到丹庭一脉有多头疼。

  炼丹师地位确实高。

  尤其是他们还知道团结加大优势。

  一旦被针对,就会难受很多。

  十二主脉,他们得罪一两脉完全没什么。

  但是其他脉得罪丹庭一脉,问题就不小。

  大问题没有,可总有不方便的时候。

  这还不是主要问题,最关键的是谁惹的丹庭一脉。

  如果今天断情崖灵药园惹了丹庭一脉的人,导致丹庭一脉一些炼丹师针对断情崖。

  那么他们看管灵药园的,就容易遭殃。

  江浩依然保持着平静:

  “如果一直不交灵药呢?”

  “那我们占地方,还得帮他们看管灵药。

  他们也不会强行要,只是我们会持续亏损这部分。

  因为拖延的时间,他们肯定不会付灵石。”程愁解释道。

  “以前是怎么解决的?”江浩问道。

  “用比较劣质的丹药抵债。”程愁斟酌道:

  “我遇到的几乎都是这样,但是这批劣质丹药很难出手,宗门是没人收的,只能外出售卖。

  大抵不会亏,但是容易压在手里。”

  江浩微微点头,这样说得过去。

  要是丹庭的人完全让灵药园承受亏损,那么不可能没人反抗。

  自己都承受不了了,哪还管得罪不得罪。

  有劣质丹药抵债,麻烦是麻烦了点。

  但多少能维持下去。

  “既然可以抵债,以前能维持,现在为什么不行了?”江浩问出心中的疑惑。

  “数目有些大。”程愁说道。

  “多少?”江浩问。

  “三千七百灵石。”

  “......”

  三千七百块灵石?江浩心里惊讶,难怪两方陷入僵持。

  接近四千灵石是什么概念?

  江浩记得自己当初要赔偿天欢阁一千灵石。

  前前后后花了快三个月,还是自己制符才能赚到。

  期间更是开神通空明净心。

  换做其他人,哪怕经常做宗门任务。

  也很难攒到四千灵石。

  除非筑基后期或者圆满,那时候他们会为了一颗天还丹开始攒灵石。

  但是谁也不会冒这么大的险,把积蓄哪去换劣质丹药。

  “怎么会这么贵?”江浩问道。

  一个筑基炼丹师,怎么看也还不起。

  除非他不炼丹了。

  “其实不是一个人,是六个人。”程愁提醒道。

  “六个?”江浩计算了下。

  发现六个人哪怕平分,也要六百多。

  数目还是不少。

  要是只有一个六百还好,可是六个六百,那些人就不愿意用劣质丹药抵债了。

  “他们的灵药价值多少灵石?”江浩又问。

  “一万四千灵石。”程愁想了想,补充道:

  “这些灵药生长需要灵液,而灵液是我们提供的。

  所以费用才会高达三千七。”

  “原来如此。”江浩点头。

  思来想去,炼丹师还是有钱,只是消耗大。

  “现在他们六个似乎通过气,都没有灵石,今天还叫人过来要灵药。

  再继续拖下去,对我们没有好处。”程愁不好意思道:

  “所以才希望师兄帮忙。”

  江浩站在原地,开始思索。

  这种事并非他本职,可灵药一直放在这里对他来说还是有影响。

  让程愁找他大概是希望自己吃下一部分劣质灵药。

  毕竟大家都知道他卖符能赚不少。

  “只有我们这里遇到这种事吗?”江浩问道。

  这个程愁调查过了,立即回答道:“其他脉也有,十一脉中有六脉遇到这种事,其实大家都想拒绝,只是都不想当出头鸟。”

  枪打出头鸟,这个道理大家都明白,所以都在等某一脉跟丹庭炼丹师闹翻。

  这样炼丹师只会记住带头人。

  江浩颔首,道:

  “去收集一下具体情况。”

  “已经有了。”程愁拿出一个名单道:

  “六脉情况都在这里,因为炼丹师比较团结,负责订单的人也开始团结,希望能找出办法。”

  这让江浩有些意外,看来各个地方的人都不好欺负。

  对方团结,他们这边也不差。

  只是还是没人愿意当出头鸟。

  大家都不敢承担责任。

  “剩下几脉都没有这种事?”江浩问道。

  思索了片刻,程愁有条不紊的解释道:“白月湖一脉,根本没人敢惹,执法峰一脉,也是如此,炼丹师哪敢招惹他们。

  一旦因为这件事被调查,炼丹师也吃不了兜着走。

  百骨林一脉不怎么依靠烛火丹庭一脉。

  其他两脉也有各自原因。”

  接过名单的江浩看了下,发现涉及的人一共四十人,金额两万五。

  综合来说,对炼丹师来讲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

  “过几天我去拜访一下他们,灵药暂时先看好。”江浩心下有了计较。

  这件事要处理,但是他也不想把事闹大。

  如果真让炼丹师针对断情崖筑基修士,自己就得去炼丹了。

  没有必要。

  太费时间了,自己目前也供不起。

  主要丹药对他来说几乎没用。

  他晋升不依靠那些,唯一重要的是雪神丹,但是这种丹药别说炼制了,整个天音宗一颗都没有。

  大概只有昊天宗,明月宗这样的宗门才有可能有。

  有机会可以问问柳星辰。

  至于等几天处理欠债的事,是因为这几天要参悟《和光同尘》。

  让自己保持最好状态,这才有安全感。

  这几天的事也要处理下。

  之后江浩问了小漓的情况。

  “小漓师妹比较贪吃,食堂那边希望能跟师兄沟通一下。”程愁思索了下道:

  “除了这个应该没有了,小漓师妹除了管不了,也就在灵药园跟兔爷玩耍。

  教导修炼的师兄师姐,已经彻底放弃了师妹。”

  “我等下走一趟食堂。”江浩说道。

  只是食堂的话,问题就不大。

  他话音刚落,外面就传来兴奋声:

  “兔子,兔子,今天你还给我摘师兄的桃子吗?”

  “你说什么?”兔子大义凛然道:

  “是道上的桃子给兔爷面子,自己跑出去的。”

  “啊?”刚刚跑进来的小漓一脸疑惑,她捏着兔子的脸本想再说什么,却看到兔子对她挤眉弄眼。

  这让她更加疑惑,只是这时她看到前方江浩走了过来。

  下意识间她把兔子藏于身后,乖巧的站在原地,低着头一副做错事被抓的样子。

  s..book5379226512133.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苟在女魔头身边偷偷修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