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兔子疑惑的目光下,江浩把绳子挂在树上。

  只是提前绑好,现在把兔子挂上去还早了点。

  先看看这几天的情况。

  确定宗门内没什么大问题,再把兔子挂上去。

  中途不容易出现差错。

  “主人是带了什么?”兔子摸着自己肿起来的脸问道。

  “过几天你就知道了。”江浩看着蟠桃树的果子道:

  “你把成熟的果子摘了?”

  “是小漓摘的。”兔子第一时间把小漓卖了。

  江浩低眉望着兔子道:“她会自己进来?”

  小漓胡闹归胡闹,但是礼貌还是有的。

  “主人,小漓报了兔爷我的名字,道上的桃子都会给我一个面子,它们会自己跑出去。”兔子信誓旦旦道。

  江浩呵呵一笑。

  然后嘱咐兔子不能把果子摘光。

  这只是普通的桃子,有人吃总比一直放着好。

  没什么好计较的。

  进屋时,江浩突然看向角落。

  原先插着半月二号的位置,已然空空如也。

  “又没了。”

  心里叹息一声,江浩回到了屋中,顺势盘膝坐下。

  他在想红雨叶的话。

  晋升元神要查一下资料。

  这个确实需要查阅一番,防止出现意外。

  抽个时间去藏书阁就行。

  目前距离晋升还要不少时间。

  大致要八九个月。

  不急。

  看到兔子趴在天香道花前恢复伤势,江浩便拿出《和光同尘》翻阅了起来。

  他打算先看一遍,然后再参悟。

  半夜。

  江浩合上书籍,眉头微蹙。

  看不懂。

  这功法生涩难懂,只能大致明白是什么。

  确实是身法,而且拥有极快的速度,还不会被察觉。

  不过需要让自己力量以及气息与周边融合,不露锋芒,内敛平和。

  这功法对心境有要求。

  “这也太难学了吧?”

  江浩不得不感慨,这功法是他目前见过门槛最高的。

  天刀七式虽然难,但是只要开启神通空明净心就能参悟。

  而和光同尘不仅仅需要感悟,还要心境契合。

  若非这次外出心境有所提升,连入门都做不到。

  不过门槛越高越难修炼,也越说明功法的厉害。

  这几天先参悟入门吧。

  “元神之后,应该能学习鸿蒙心经的一些术法,到时候也能有其他手段。”

  月光下,江浩看到兔子趴在天香道花边上睡觉。

  睡相有些差,哈喇子流了不少。

  还好它自己布置了光幕,若是流到花身上...

  隔日它道上的朋友就该给它送行了。

  江浩起来观察了下自己的木屋,这里确实有个洗澡的地方,修炼的时候难免会弄脏自己。

  只是这个房间并不大。

  以前他还特地设计了自然引水的装置,可惜荒废了。

  用木桶也不需要这个。

  比划了下,江浩发现木桶放得下,但是占据了不少空间。

  “要扩大啊?”

  观察了周边,想好了如何扩大后,江浩才发现天际起了肚白。

  “这就天亮了?”

  趁着有一些时间,他打理了下房子。

  防止修炼或者制符时不习惯。

  天大亮后。

  江浩带着兔子走出了院子。

  “最近灵药园有发生什么事吗?”

  “有,发生了很大的事。”兔子跟在后面点头道:

  “有人把灵药园改造了。”

  改造?

  江浩第一时间想到了妙听莲师姐。

  只有她天天对他说这也不适合那也不适合。

  这也浪费那也浪费。

  如果真被她改造,那...

  自己要做的事一定少了,同时说明气泡也会减少。

  他有些后悔带对方进宗门了。

  “还有吗?”

  “还有兔爷我恪尽职守,为主人尽心尽力。”

  “说点跟你无关的,比如小漓有惹事吗?”

  “食堂有人来找主人了。”

  这让江浩有些错愕:“找我做什么?”

  “说小漓经常打着主人的名字,大吃特吃。”兔子甩了甩脖子的项圈说道。

  江浩:“.......”

  他记得小漓是会报兔子的名字,怎么是他了?

  瞟了兔子一眼,江浩叹息一声,果然是兔子惹祸了。

  要是继续打开隐藏天赋,它会愈发厉害。

  自己的小院子,容不下它啊。

  过几年找个理由放生了吧。

  小漓也是一个麻烦,这等于在养一条龙。

  “有些后悔带回来了,本以为所有麻烦都会被师父接手,没想到落到我手里。”

  “过些年她有觅食能力,也找个理由放生了吧。”

  “可让他们一起走。”

  想到这里,江浩就感觉不会再有麻烦靠近自己。

  食堂那边自己也得走一趟。

  来到灵药园时,江浩看到程愁在跟人交谈。

  炼气九层,应该也是外门弟子。

  看到江浩过来,那个人行了个礼,就退了回去。

  “江师兄,你回来了?”看到江浩,程愁一脸兴奋。

  江浩离开后,他们就盼着回来。

  灵药园被其他内门弟子接手后,他们都有些不安。

  就怕被盯上。

  这三个月他们过的其实并不好,因为看守的人不停的变化。

  本来那位妙听莲师姐也挺好的,但是改造完灵药园后,她就去忙别的了。

  其他内门弟子似乎不愿意来,有人做事慢了就被针对了。

  也没人敢说什么。

  进灵药园看了下,江浩发现很多人神色都不太好,看到都有些担忧。

  如果是金丹级别的弟子来看灵药园,问题反而不大。

  就怕是一些筑基的内门弟子。

  这些人在他们眼中,大概杀了就杀了。

  别说魔门了,哪怕仙门发生这类事,也顶多责骂两句,面壁两天。

  然后不了了之。

  兔子有句话说对了,这些人太苦了。

  江浩内心叹息,自己又何尝不是在生死边缘挣扎呢?

  “灵药园有什么事吗?”江浩走在灵田中问道。

  灵田被改造,一些种植方式也改了。

  他需要熟悉一下。

  因为没有参与处理,周边没什么气泡。

  只有三三两两的白色气泡。

  聊胜于无。

  从明天开始,又能稳定积攒气泡。

  能加速变强了。

  “还是烛火丹庭一脉的事。”程愁解释道:

  “一些炼丹师想把寄放在我们这的灵药收回去。

  但是他们说暂时没灵石,等以后再一次付清。”

  “以前有这种事吗?”江浩随手处理了下身边的灵药问道。

  “有的,只是今年特别严重,他们好像是故意不还。”程愁说道。

  “直接扣下一些灵药不就行了?”江浩问道。

  “这个...”程愁有些为难道:

  “烛火丹庭一脉是一个整体,得罪一些炼丹师就可能得罪一伙炼丹师。

  很少人愿意这么做。

  有人开头的话,整脉都可能被针对。

  我们担当不起。”

  江浩:“.......”

  s..book5379226502248.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苟在女魔头身边偷偷修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