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于什么原因?”

  江浩重复了红雨叶的话,旋即不假思索道:

  “自然是因为他们敢对前辈不敬。”

  “是担心我怪罪与你,还是觉得我动手死的更多?”红雨叶喝着茶随口道。

  她声音平静冷澹,似乎从不把周边人命当回事。

  “是担心脏了前辈的手,这种人晚辈杀就好。”江浩恭敬道。

  “满嘴谎。”红雨叶继续喝茶,也不再多问。

  对于江浩撒谎,她似乎习以为常。

  见此,江浩心里松了口气。

  对方确实是说了不该说的。

  如果自己不动手,一定会被降罪。

  危险或许没有,但皮肉之苦一定有。

  再则,血煞宗的人要是继续口出狂。

  红雨叶一怒之下,周边没人可以活。

  自己提前动手,就会控制好事态发展。

  所以只要红雨叶在,该拔刀他就不会迟疑。

  只是不能知道血煞宗来这是为了什么。

  ‘按理说边上四个人一个金丹初期,三个筑基圆满,血煞宗敢来针对他们,就是知道这些人带有伤势。’

  ‘这四个人应该也知道自己一定会被盯上,这样还留在这里,应该有所图。’

  想到这里,江浩看向酒亭老板跟老板娘。

  大概是知道这两个人的实力。

  ‘这里距离天土城不远,如果有事大概跟左岚有一定关系,或者说跟大千神宗有一定关系。

  毕竟明月宗的人都被引来了。’

  有了大致猜测,他决定问问边上这些人。

  自己实力已经暴露,那就没有藏着掖着的必要。

  然而他还没开口,四人就起身结账。

  说要离开。

  “等一下。”江浩叫住了他们。

  这一句话,让四人身子一颤。

  江浩的强大他们有目共睹。

  一刀斩金丹初期。

  如果这一刀斩向他们,他们也难逃一死。

  毕竟他们受伤,还不如贺昌。

  此时为首的中年男子看向江浩,陪笑道:

  “前辈有什么事吗?”

  赵沙,颇为壮硕,三十出头模样。

  “想问你们几个问题。”江浩放下酒杯转头看向赵沙:

  “刚刚三个人找你们是为了什么?”

  闻,四人神色有些苍白。

  哪怕是酒亭老板夫妇都停顿了下,但是很快便恢复正常。

  “听说血魔宗跟天土城勾结,似乎在周边抓了许多有修炼资质的人,要做些事。”赵沙让自己保持冷静,继续道:

  “我们发现了他们一处重要基地,只是没想到被他们发现,一路追杀我们至此。

  本打算在这里停留,诱导他们继续往前路追。

  如此能错开路程。

  没想到还是被发现。”

  “你们是谁的人?”江浩问道。

  “罗元城,赵家的人。”赵沙恭敬道。

  “那处重要基地在哪?”江浩问道。

  “就在天土城外,天湖边。”赵沙连忙回答。

  “你们走吧。”江浩平静道。

  闻,四人心中大喜。

  然后快速离开。

  每一个都用尽了全力,似乎生怕江浩反悔。

  直到这些人消失,江浩才收回目光。

  “你觉得他们有几句实话?”红雨叶喝着茶随口问道。

  略作思考,江浩才开口回答问题:

  “应该没几句实话,不过地方可能是真的。”

  这四人有伤在身,来酒亭求救,怎么可能是为了带消息回去?

  十有八九是要带什么东西回去。

  至于什么,他探查过了,是一本书籍。

  如此就不值得在意。

  只要不是密语石板,他都没什么兴趣。

  红雨叶没有再说话继续喝茶。

  些许时间之后,便起身打算离开。

  见此,江浩清洗了下茶杯,顺势收了起来。

  临行前,他付了铜板。

  顺手拿起了两个筑基的储物法宝,金丹初期的法宝没了。

  可能被镇山切碎。

  “对了。”江浩转头看向酒亭老板好奇道:

  “老板认识一个叫左岚的人吗?”

  “听说他在天土城,会贩卖一些情报,只要去集市打听就能有消息。”老板客气的回答。

  江浩颔首,道了一声谢。

  然后跟着红雨叶消失在路的尽头,以一种酒亭老板无法理解的方式消失的。

  见此,他才松了口气。

  一开始他就怀疑自己暴露了,可那两个人一直喝茶,却始终没有关注他。

  赵沙等人离开了,但其中猫腻谁都看得出来。

  他一直在等江浩询问。

  可对方迟迟不问,这让他有些不安。

  直到临行前,对方才问。

  不管是不是机密消息,他都会回答。

  已经不敢不回答了。

  “收拾好了。”这时老板娘走了过来道。

  “走,远离这里,不知道是谁牵的头。

  这里复杂了好多,天音宗或许也会插手。

  被卷入其中,我们一定不好受。”

  老板叹息了一声,带着妻子远远逃离。

  ——

  傍晚。

  红雨叶跟江浩来到了天土城前。

  这里进进出出的人要比落城少一些,进去之后,街道一些设施也有所不如。

  所幸找到了一家一样的客栈。

  也是云上客栈,同样是六层。

  “两间云上房。”江浩拿出银子放在柜台。

  “抱歉。”掌柜的有些尴尬道:

  “小店没有客房了。”

  江浩:“......”

  他感知了下,发现根本没住几个人。

  “有大客户全包了?”江浩轻声问道。

  掌柜的一脸为难:

  “客官,小店只是个普通客栈,希望您能理解。”

  江浩瞥了一眼红雨叶,对方同样望了他一眼。

  眼眸平静无波,完全没有表露是否可以让步。

  轻叹了一声,江浩拿出半月。

  他本意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但是红雨叶似乎没有这种打算。

  这让他不得不显眼一些。

  锵!

  半月出鞘。

  月华呈现,一刀斩向第六层。

  轰!

  剑光呈现,抵消江浩一刀。

  一位中年男子从房间中飞出,他望着江浩眉头紧锁。

  只是还没等对方说话,江浩便一步迈出,来到对方跟前,旋即再次挥刀。

  当!

  当!

  与之对了两招,江浩才抬起半月重重斩下。

  轰!

  一刀斩下,斩断了对方的长剑,划破了对方的胸口。

  “砰”的一声,中年男子重重摔倒在地。

  此人不强,江浩也很压制自己,防止一刀夷平客栈。

  这时客栈其他人出现,看到江浩伤人,二话不说齐齐出手。

  一群筑基中后期而已。

  江浩甚至都没有拔刀,就将他们重创丢到地上。

  此时他来到第一个出现的中年男子前,平静道:

  “我要住店...”

  话还没说完,那个中年男人便开口质问:

  “你是什么人?”

  锵!

  江浩拔刀,斩破了这人的脖子,鲜血不停溢出。

  旋即在对方惊恐的目光中,冷漠而又平静道:

  “我要住店,听说客栈被你们包了,能给我们两间云上房间吗?”

  几人惊恐,无人敢拒绝。

  最后江浩留下二两银子,便带着红雨叶上楼。

  s..book5379226008680.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苟在女魔头身边偷偷修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