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兽宝宝鬼医娘亲风云汐 第214章 不要脸的男人

小说:萌兽宝宝鬼医娘亲风云汐 作者:风云汐宫冥澈 更新时间:2021-10-26 00:37: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风云汐离开皇宫以后,一个紫色的倩影来到董贵妃的宫殿。

  千雪没能进入董贵妃的寝宫,而是被黄门拦在了外面。

  “千雪姑娘,你不能进去,贵妃娘娘刚做了开颅,现在还在昏迷之中,无法见任何人。

  ”

  “开颅?什么开颅?我是来帮董贵妃治病的。

  ”千雪颦眉,眼中闪过疑惑,什么开颅?董贵妃该不会是让人把她的头颅给破开了吧?

  董贵妃脑中有瘤子没错,用丹药可以压一下,暂缓疼痛。

  她今日,就是带了丹药过来,给董贵妃用的。

  董贵妃该不会是听信了庸医的话,真的把头颅给破开了吧?她不信澜州大陆有人能开颅取瘤。

  别说澜州大陆,就是圣域,除了妙医圣手,恐怕无人能有本事开颅取瘤。

  “杂家也不是太懂,千雪姑娘,杂家在这儿替董贵妃多谢您了,不过现在董贵妃已经没事了。

  ”黄门对千雪礼貌的笑,下之意,你可以走了。

  千雪岂会看不出来,她沉着脸道:“你在赶我走?”

  黄门微惊,可不敢得罪千雪,她是圣域的人,神武学院和皇上都极为重视的人,他不过是个太监,岂敢得罪千雪?

  只是……

  黄门讨好的说道:“杂家哪敢啊?董贵妃真的没醒,还在昏迷之中,皇上也下了令,不准任何人进去打扰董贵妃休息,杂家若是失职,那是要掉脑袋的啊!”

  千雪确实打算进去,看个究竟。

  没想到这个黄门这么难缠。

  既是如此,千雪也不会硬闯,她身份那么高贵,又是澈王的女人,不可能做出硬闯董贵妃寝宫这种掉份儿的事。

  千雪问道:“放心,我不会为难你的。

  不过,我想要提醒你,别被庸医骗了,想的那么乐观,澜州大陆还没有医者会开颅术,学了皮毛的庸医,只会害人性命。

  ”

  黄门皱眉,尖细的声音说道:“千雪姑娘,话不能说的那么满,澜州大陆的医者,也不都是庸医,也有强者,比如风云汐,她医术精湛,连太医们都夸赞不已,她治好了十一皇子的顽疾,杂家相信,董贵妃已经得到了救治,娘娘很快就会醒来的。

  ”

  黄门一幅不信,可以走着瞧的表情。

  风云汐?

  千雪眼神瞬间阴沉,阴阳怪气的冷笑道:“就凭她?你们未免也太天真了,你们终会为自己的天真付出代价。

  ”

  说完,千雪转身离开。

  董贵妃没的救了,她原本是想要延长董贵妃的寿命,让她帮自己办一些事。

  现在看来,是不可能了,董贵妃快要死了。

  千雪红唇凝起一抹冷绝的笑,董贵妃盛宠一时,若是被风云汐治死了,皇上不会放过风云汐的。

  风云府。

  风云汐回到家,就看到一个白衣男子,坐在她的房中,把她的房间当成了自己的房间,点着龙涎香,泡着热茶,一只手执起竹简,薄唇抿一口热茶,又放下,仔细阅读竹简。

  似乎听到风云汐的脚步声,宫冥澈放下竹简,转眸看向门口的风云汐。

  “喝茶吗?这是第一批进宫的太平猴魁,也才泡好,味道极好。

  ”

  风云汐拧着眉,问身旁的小蝶和狂一刀:“谁让他进来的?你们怎么可以放一个男人随便进入我的房间?把他轰出去。

  ”

  小蝶面露难色,对风云汐道:“少主,是老太爷放他进来的。

  ”

  爷爷?

  风云汐怔了怔,对小蝶和狂一刀摆手,示意他们退下。

  她踩着步子,朝宫冥澈走去,停在宫冥澈的面前。

  宫冥澈骨节分明的手指,拎起紫砂壶,这紫砂壶也不是风云汐房中物品,他斟了一杯茶,推到风云汐面前:“汐儿,不妨坐下,与我满满细品。

  ”

  风云汐双手环胸,嘴角微抽,这个男人真不要脸,又跑去找她的爷爷。

  “我没闲情逸致与你品茗,我需要休息了,请澈王离开我的寝房。

  ”

  宫冥澈抬眸,墨黑的眼眸,看着风云汐,她站着,他坐着,她有些盛气凌人的感觉。

  他摇头:“老爷子说了,你的小院,就是我的小院,你的寝房,就是我的寝房,我若愿意,今晚可以留宿。

  ”

  风云汐:“???”

  爷爷真的对宫冥澈说这种话?不可能,说这话的绝对不是她爷爷……

  “你真的打算赖在我这儿了?”风云汐问道。

  宫冥澈蹙眉:“赖?汐儿,我们有过夫妻之实,你就是我的娘子,我和娘子共住一室,不应该吗?”

  唰!

  风云汐的脸爆红,想到那天早上醒来的事,她脸颊烫的几乎滴出血来,感觉到宫冥澈的视线,她紧张的转过身,不想被他

  .

  -->>

  看到脸上火辣辣的红霞。

  风云汐道:“你这么喜欢这间寝房,那就留给你吧!”

  她去睿儿的房中,晚上跟儿子睡。

  “等等。

  ”宫冥澈道。

  风云汐没有理他,步伐轻快的走向门外,身后传来一阵风,他瞬间来到她的前面,风云汐已经一脚踏向前,只要拎起另外一只脚,她就会扑到他怀中。

  他离她,太近了。

  风云汐神色一紧,想要后退,被他搂住了细腰。

  轻轻朝前一托。

  风云汐撞入他的宽阔的胸膛,贴的那么精密,她的额头,触到柔软微凉的薄唇,风云汐呼吸一窒,感觉额头被亲的那块地方,都开始发烫,心脏也像脱了缰的野马,在她的身体里到处乱撞。

  风云汐红了耳根子,红了脖子。

  宫冥澈黑眸就像古潭,深不见底,薄唇亲在她光滑的额头,有些始料未及,不过这种感觉,真的很好,能真实的感受到,拥有了这个他喜欢的女人。

  宫冥澈眼中闪过笑意,她双手放在他的肩膀,想要推开他,宫冥澈也没有松手,而是紧紧的托着她的细腰,让她无处可逃。

  “松手。

  ”风云汐有些恼怒的说道。

  “汐儿,我怕你摔跤,好心托住了你,你怎对我如此的凶?”宫冥澈声线放低,仿佛受了委屈。

  风云汐:“……”

  她身上一阵鸡皮疙瘩,宫冥澈是不是有精分?她记得刚认识宫冥澈不久,宫冥澈有短暂的时间,也是这般,说话不像平常,有些妖异。

  妖异。

  风云汐突然想到了未歇,那个男人的妖,简直可以用妖魅来形容,他不仅会摄魂术,杀人的时候,也很恐怖。

  “汐儿,你走神了,在想什么?”宫冥澈手指抬起她的下巴,看到她走神,宫冥澈心中有些不太舒服,他难道这么没有魅力?她在他怀中还能走神?

  风云汐顿时对上一双墨黑的眸,深不见底,像古井,男人特殊的清香,强势的钻入她的鼻尖,风云汐心脏一颤,美眸闪了闪。

  宫冥澈蹙眉,突然俯下薄唇,亲在她的红唇上。

  这个该死的女人,不仅走神,还别开目光,他好歹也“舍身”救了她,她却一点情谊都没有,他应该要让她想起那晚,他有多么的卖力。

  风云汐惊了惊,瞪大眼睛。

  “唔……”

  风云汐推他,他却纹丝不动。

  直到好一会儿,风云汐快要断气的时候,宫冥澈才放过她的红唇。

  风云汐喘着气,恼怒的抬起手,想要打宫冥澈一巴掌。

  他伸手抓住了她的手腕,黑眸深深的看着她:“汐儿,你对我是有感觉的。

  ”

  风云汐心脏跳的更快,她小脸通红,咬着唇道:“胡说八道,这是人的本能反应。

  ”

  宫冥澈冷笑:“是吗?”

  风云汐有些心虚。

  没错,她对宫冥澈是有感觉,即使她想要否认,都难以违背自己的心。

  可是,他跟她不同路,不可能在一起的。

  宫冥澈弯腰,突然打横抱起风云汐。

  风云汐急了:“宫冥澈,你想干什么?你敢光天化日之下,对我做出不轨的事情,我不会放过你的。

  ”

  宫冥澈把她抱到椅子上,黑眸看着她:“我只是想要你坐下,你想我对你做什么不轨的事情?”

  风云汐:“……”

  这就尴尬了啊!

  她误会了宫冥澈。

  风云汐问道:“澈王,你到底想要干什么?不妨直说,没必要在这儿一直绕弯子。

  ”

  宫冥澈黑眸看着风云汐,思考了片刻,伸手把一旁的椅子,拖了过来,坐在风云汐的对面,两人的膝盖,几乎碰在一起。

  风云汐的双腿往后面缩了缩:“澈王,房间这么大,你能不能离我远点?”

  宫冥澈道:“不能。

  ”

  风云汐:“……”

  宫冥澈又道:“汐儿,皇上把千雪指婚给我。

  ”

  风云汐脸色顿时一白。

  片刻以后。

  她说道:“你来跟我说这个干什么?她怀了你的孩子,你理应对她负责。

  ”

  不知道为什么?风云汐说这句话的时候,她心里很难受,脑中满是他吻她的场景,有有些恨宫冥澈,既然如此,他还来招惹她干什么?

  宫冥澈握住她的手,风云汐想要抽走,宫冥澈没让。

  他道:“汐儿,你听我说,我没有娶她,皇上强行让她进了天擎王府,这些都不重要,我觉得,她腹中的孩子,不是我的。

  ”

  不是他的?

  风云汐怔了怔:“宫冥澈,话可不能乱说,你碰过千雪,那孩子除了是你的,还能是谁的?”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