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兽宝宝鬼医娘亲风云汐 第207章 对,我当真了

小说:萌兽宝宝鬼医娘亲风云汐 作者:风云汐宫冥澈 更新时间:2021-10-26 00:37: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风云汐拧眉,她不想负责?他错付?怎么听上去,她像个无情无义的“渣女”?

  风云老爷子用同情,慈爱的目光看着宫冥澈,斩钉截铁的说道:“澈儿,你不要难过,爷爷会帮你做主的,定不叫这丫头,欺负了你。

  ”

  风云汐:“???”

  您是宫冥澈亲爷爷?还是我亲爷爷?

  风云汐解释道:“爷爷,事情不像你想的那样……”

  宫冥澈放下茶盏,叹了一口气,起身道:“多谢老爷子厚爱,可是我看汐儿这幅模样,并不想嫁给我,恐怕您强迫她到了天擎王府,她也不会善待与我。

  ”

  风云汐嘴角抽了抽,宫冥澈真是够了,她怎么不善待他了?她又不是女霸王!这厮分明在毁坏她的名声。

  宫冥澈向风云老爷子行了一个拜别礼。

  风云汐这回没有吭声,只希望他快点走,她会跟爷爷好好解释一番,她相信爷爷听完以后,会站在她这一边的。

  “她敢。

  ”风云老爷子喝道,看着风云汐跪在地上,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他十分生气,狠狠的瞪了她一眼,大步上前,拦住宫冥澈:“澈儿,你是个好孩子,爷爷绝不会允许,她这般负你,风云家的人敢做就敢当,她会如期嫁给你。

  ”

  宫冥澈清冷,“伤心”的黑眸,闪过一道异光:“那她跟宫轻扬的婚事……”

  风云老爷子摆手:“婚姻大事岂能儿戏?她没有通知长辈,就摆擂台招亲,风云府是不会承认她的那场招亲,何况……”

  顿了顿,他慈色的看着宫冥澈:“她喝醉酒,对你做出那种事,岂有不负责的道理?这件事传出去,无论是她的名声,还是澈儿的名声,都会因此败坏,我绝不允许,她再做出别的荒唐事。

  ”

  风云汐忍不住了:“爷爷,我有话要说……”

  风云老爷子怒叱:“你还有脸说话?”

  风云汐:“……”

  风云汐老爷子瞪着风云汐:“宫轻扬那儿,我会出面帮你解决。

  你就给我安安心心的嫁到天擎王府,切不可再生别的心思,澈儿是个好孩子,你要真心待他,听到了没有?”

  宫冥澈就是一只披着羊皮的大尾巴狼!

  爷爷,您上当了。

  风云汐想要解释,看到风云老爷子身边的宫冥澈,自信满满,还对她露出一抹奸计得逞的冷笑,风云汐顿时醒悟,今日无论她怎么解释,爷爷都不会听了。

  既然如此……

  风云汐垂下眼眸,说道:“听到了。

  ”

  风云老爷子闻,怔了怔,随后脸上露出欣慰之色:“汐儿,你能想明白最好。

  ”

  风云汐和宫冥澈前后脚离开风云老爷子的住处。

  风云汐瞅了一眼身旁的宫冥澈:“我没想到,澈王不但会领兵打仗,颠倒是非,装可怜的本事,也是一流的啊!”

  宫冥澈嘴角上扬,淡淡的说道:“多谢汐儿夸奖。

  ”

  风云汐:“……”

  快到府外。

  风云汐顿足,对宫冥澈道:“澈王真的要娶我?”

  宫冥澈笑着点头:“我们已经有了夫妻之实,我自然要娶你。

  ”

  风云汐冷笑:“与你有夫妻之实的何止我一个?你忘了千雪?玉香楼的花魁?”

  宫冥澈突然凑近她,放大的俊脸,近在迟尺,能感受到彼此的呼吸。

  风云汐呼吸一窒,想要朝后退,却被他按住了肩膀。

  宫冥澈吐气道:“汐儿吃醋了?”

  风云汐面颊一红,想给他一巴掌,这个男人好不知耻,竟然用这种事调侃她?

  风云汐装作若无其事:“想多了,谁吃你的醋?”

  宫冥澈挑眉:“我初次见到你,不知道是谁说的?她嫉妒心很强,容不下别的女子,要我此生只能娶她一个?”

  风云汐感觉四周的空气,都变热了:“我那只是随便说说,澈王当真了?”

  宫冥澈黑眸注视着她微转的眼眸,明显是心虚了,他低笑:“对,我当真了。

  ”

  风云汐有些不敢直视他的黑眸,伸手推他:“时间不早了,澈王还有很多公务要忙吧?我就送澈王到这儿,告辞。

  ”

  她转身的时候,宫冥澈突然一只手托住她的腰,将她转了过来,面对着自己:“今日我不忙,有的是时间。

  汐儿,你还没回答我的话,我当真了,你打算怎么办?”

  怎么办?

  她面颊滚烫,脑子乱糟糟的。

  “汐……”一道男子的声音叫她。

  风云汐听到宫轻扬的声音,本能的转过头。

  却被宫冥澈抱住后脑勺,他薄唇压了下来,亲在她柔软的唇瓣上。

  顿时。

  风云汐

  .

  -->>

  的大脑失去了思考,纤长的睫毛,轻颤的眨了眨,对上他幽深的黑眸,那黑眸中隐藏着某种不知名的情绪。

  他趁她失神之际,加深了这个吻。

  宫轻扬站在原地,呆呆的看着这一幕,他仿佛听到了心碎的心声,却又移不开目光,直到风云汐用力推开了宫冥澈。

  宫轻扬暗淡的眼神,才有了一丝光泽。

  他没有退缩,大步走到风云汐的身边,看着她被滋润过的唇瓣,他的心犹如被针扎了一般。

  “轻扬,我……”

  “汐儿,你不用解释,我知道,这不怪你。

  ”宫轻扬对她露出一抹理解的微笑,又看向黑眸深沉的宫冥澈:“澈王叔,汐儿很快就要嫁给我,希望你离汐儿远一点。

  ”

  宫冥澈突然冷笑,双手背在身后,淡淡的说道:“轻扬,你还真是本王的好皇侄,连皇婶都想抢?”

  宫轻扬看到宫冥澈不怒而威的表情,他心脏微颤,这是出于本能,对皇叔的敬畏之心,从小就养成的,他挺起胸膛,给自己鼓足勇气:“若是澈王叔珍惜汐儿,任何人都抢不走。

  ”

  下之意,你不珍惜汐儿,汐儿才会被抢走。

  宫冥澈冷冽的看着宫轻扬:“说的冠冕堂皇,也掩饰不了,你觊觎汐儿的龌龊心思。

  ”

  宫轻扬脸色开始泛红:“我……我没有……”

  宫冥澈逼近宫轻扬:“没有?你敢说你不喜欢她?看到本王被算计,快要失去汐儿,你没有窃喜?招亲台上,你鬼鬼祟祟跟汐儿耳语,你让汐儿故意输给你,你敢说你没有想要把汐儿占为己有的肮脏心思?”

  宫轻扬被逼的步步后退,无法否认,他确实有着小心思。

  宫冥澈手掌拍在宫轻扬的肩膀上,力道之大,几乎要把宫轻扬的身体,压得跪在地上。

  他冷冷的说道:“轻扬,我才发现,你竟然是个伪君子。

  ”

  宫轻扬面色痛苦,很想说自己不是,但是剧烈的痛苦,使他说不出话来。

  风云汐见状,突然上前,抓住宫冥澈的手腕,皱着眉道:“他是无辜的,你不要再欺负他了。

  ”

  无辜?他欺负他?

  宫冥澈黑眸愈发的冷,手指继续用力,他真想捏断宫轻扬的肩骨。

  宫轻扬脸色惨白,紧紧的咬着牙关,不让痛苦的声音溢出,他不想在汐儿面前,输给宫冥澈。

  “宫冥澈,你住手。

  ”风云汐冷嗤。

  宫冥澈眸色幽冷的看着风云汐:“你就这么关心他?怕本王伤害他分毫?”

  风云汐很无语:“他是你皇侄,你怎能残忍伤他?”

  宫冥澈冷笑:“皇侄?皇室亲情淡漠如水,别说皇侄,父子相残,兄弟残杀,也是平常之事。

  ”

  他说的没错,但这不是他伤害宫轻扬的理由。

  风云汐松开了宫冥澈的手腕,淡淡的看了他一眼,说道:“你说的对,既然如此,你要杀便杀吧!我元力在你之下,无法阻止你。

  但从此以后,我再也不想看到你。

  ”

  宫冥澈蹙眉,眸色冷若寒冰,为了一个宫轻扬,她对他说出如此无情的话?

  好!

  很好。

  宫冥澈松开了宫轻扬。

  宫轻扬身体的力气,仿佛被全部抽光,双腿一软,险些栽倒在地。

  宫冥澈冷声对宫轻扬道:“不要在让本王看到你跑到风云府,否则……”

  后面的话,他没有说,但是了解宫冥澈人,都知道,否则问题很严重。

  宫轻扬满头冷汗,却没有接宫冥澈的话,他什么都不怕,澈王叔想让他不见汐儿,他做不到。

  宫冥澈似乎看出宫轻扬的意图,薄唇冷冽的勾起,又对风云汐的背影道:“汐儿,我不过是想吓吓他,岂会真的对他动手?轻扬也算是我看着长大的孩子,我不会对他做出残忍的事情。

  ”

  “汐儿,我就先回天擎王府好生准备一番,后天良辰吉日,娶你过门。

  ”

  说罢!

  宫冥澈就像一只胜利的白孔雀,迈着得意的步伐,走出了风云府。

  宫轻扬震惊不已:“汐儿,澈王叔说什么?我赢了擂台,为什么是他娶你?”

  不是应该,他娶汐儿?

  风云汐面色尴尬,说道:“他早上跑去爷爷那儿告状,爷爷不承认擂台招亲,要我嫁给澈王。

  ”

  宫轻扬脑袋有些发晕,脸色一冷:“我去找风云老爷子。

  ”

  风云汐拉住宫轻扬。

  宫轻扬心中一紧:“汐儿,你为何阻拦我?难道你想嫁给澈王叔?”

  风云汐耳根子通红,宫轻扬到了爷爷那儿,爷爷肯定会把她和宫冥澈那件事托盘而出。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