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兽宝宝鬼医娘亲风云汐 第199章 寻找睿儿亲生父亲

小说:萌兽宝宝鬼医娘亲风云汐 作者:风云汐宫冥澈 更新时间:2021-10-26 00:37: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千雪忍着脖子的剧痛,灰溜溜的跑了。

  出了风云府,她又停下来,怨恨的看着这座令她受尽屈辱的府邸,低沉的说道:“风云汐,你这贱人,未歇护的了你一时,他未必能护你一世,你给我等着。

  ”

  风云府内。

  花飘雨跑到未歇的面前,脸上带着崇拜和兴奋的神色:“榭姑娘,你真是太厉害了,一招就把千雪制服了,榭姑娘,你收徒弟吗?我想拜你为师。

  ”

  未歇凤眸微转,红唇上扬,很享受花飘雨的马屁,有个小徒弟,是挺不错的,不过,他不想收花飘雨。

  他想收……

  未歇凤眸朝风云汐看去,伸手推开凑过来的花飘雨:“你资质太差,一边凉快去。

  ”

  花飘雨:“……”

  过分,太过分了,她资质怎么差了?

  要知道,澜州大陆,只有资质好的人,才能去圣域,她明明就资质很好。

  花飘雨心中不服气。

  未歇走到风云汐的面前,骄傲的抬起下巴:“汐,你若是想拜师学艺的话,我可以考虑考虑,收下你这个徒弟。

  ”

  风云汐想都没想,说道:“我有师傅。

  ”

  未歇以为自己的耳朵听错了,这个女人是在拒绝他吗?

  不行。

  还没有人能拒绝他。

  太没面子了。

  未歇又道:“把你师傅叫出来,我要跟他打一架,他输了,就要把你这个徒弟让给我……”

  “我师傅不在了。

  ”

  风云汐的眼神黯淡。

  未歇愣了愣,看着风云汐落寞的背影,他想抽自己一耳光,哪壶不开提哪壶!

  夜晚,外面传来沙沙声。

  但是,过了片刻以后,那沙沙声就消失了。

  次日清晨。

  “啊~”小蝶来到风云汐的门前,就发出尖叫声。

  风云汐倏然睁开眼睛,披上外衣,就迅速的打开房门,看到小蝶脸色苍白的站着,浑身不住的颤抖。

  “少主,太可怕了。

  ”

  小蝶指着地上的东西,对风云汐哭诉。

  风云汐低眸,看到地上死掉的毒蝎,毒虫,毒蜈蚣,毒蟾蜍……足有百条,堆积成一座小山,放置在她的门前。

  风云汐眼皮子跳了跳,这些毒物散发出一股腥味,但是还未变臭,由此可见,它们才死不久,尸身还很新鲜。

  是谁把这些东西放在她的门口?

  风云汐抬眸,看向狂一刀。

  狂一刀挠了挠脑袋:“少主,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昨晚并未发现,有人来过您的房前。

  ”

  “这不是人干的,难道是鬼干的?”小蝶吓的浑身颤抖,就像个筛子,她最怕毒虫,毒蝎这种东西了,不管是死的,还是活的。

  狂一刀说不出话来,片刻以后,他单膝跪在地上:“少主,这是属下的失职。

  ”

  风云汐淡淡的说道:“起来吧!这不怪你,把这些毒物全部清除出去。

  ”

  “是。

  ”

  “我要出去一趟,睿儿醒来找我,你们就说我很快就会回来。

  ”

  “啊?少主,您要去哪里?”小蝶问道。

  风云汐抿着红唇,没有说话,小蝶看到风云汐眼中流露出悲伤的表情,心中虽有疑惑,但是没有继续问下去。

  待风云汐离开。

  狂一刀把毒物清理干净,丢至风云府外的某处林中。

  沙沙沙。

  狂一刀走后,一条头顶银冠的小蛇,游了过来,竖立的蛇眼看着地上的毒物,露出不解的表情:那个女人到底怎么了?把它辛辛苦苦找来的宝贝,全部丢了出来?它省吃俭用,每天几乎都饿着肚子,才累积到这些宝贝的。

  小蛇瞬间变大,张开嘴巴,把地上的毒物全部捡了起来,它身体再次缩小,又转身朝风云府游去。

  小蝶在风云汐的房中,干完早活,前脚刚踏出房门,看到地上重新出现的毒物,她吓的险些晕过去。

  “啊~”她发出尖叫。

  狂一刀在补觉,听到小蝶的叫声,他拎起外袍,跑了出来,看到地上的毒物,他的表情沉了下去。

  狂一刀再次把毒物清除。

  但是,没过多久,那些毒物又出现在风云汐的门口。

  另一处。

  风云汐来到谷底,在木屋前,亲手挖了一个坑,从随身空间中抱出黑猴的尸体,她看着死去的小黑,手指轻轻的抚摸它的脑袋,它身上的毛发,眼中不知不觉,有了湿意。

  “小黑,对不起,我没有告诉睿儿,你的死讯,他不能过来送你,你会怨恨我吗?”

  黑猴安静的躺在风云汐的怀中,无法回答她这个问题。

  .

  -->>

  过了好一会儿。

  风云汐才把黑猴的尸体,放入挖好的坑中,她眼泪滴在它的身上:“小黑,你安息吧!你的仇,我来报,我会让伤害你的恶人,得到应有的报应。

  ”

  双手颤抖的捧起土,洒在黑猴的尸体上,约一炷香的时间,木屋门前,出现了一个小土包。

  风云汐做完那些,没有立刻回去,而是来到一个山洞前。

  山洞里发出男人粗狂的声音:“来了?”

  风云汐拿出烧鸡和酒,放置在洞口。

  瞬间,山洞里伸出一只枯槁似的手,把烧鸡和酒,抓入了洞中。

  咕噜咕噜。

  “好酒。

  ”山洞里男人大笑:“我很久没有喝到这么好喝的酒了。

  ”

  风云汐道:“你省着点喝,就此一坛,以后不知何日,我才能给你送来这么好的酒。

  ”

  山洞里的男人再次“哈哈”大笑,突然笑声消失,他吃惊道:“永生花的香味?这酒是永生花炼制而成?”

  “风云汐,你找到了永生花?”

  “嗯,我放了一片永生花的花瓣,别的都拿去炼丹了。

  ”

  咕噜咕噜……

  风云汐听着他暴饮酒的声音,嘴角抽了抽,好东西不是应该慢慢的享受?他也太心急了。

  男人喝完,打了一个酒嗝,狂笑道:“我没白教你医术,这是我此生,喝过最好的酒。

  ”

  风云汐闻,说道:“小黑走了。

  ”

  男人怔了怔,片刻以后,哼了一声:“走了便走了吧!那无用的畜生,活着也没有多大的用处。

  ”

  风云汐皱眉,胸口起伏,男人的话让她很不适。

  男人又讥嘲道:“怎么?为了那只畜生,你生气了?可是,生气有何用呢?这本就是弱肉强食的世界,弱者注定被强者欺凌,虐杀。

  那畜生不会元力,不够强,又不肯回归猴群,过它平庸的生活,偏要天天往你的木屋跑,还异想天开的想要离开谷底,去外面寻你和睿儿,哈哈……它真是愚蠢。

  ”

  风云汐逐渐捏起拳头,声音颤抖的说道:“小黑自出生,就被母猴和猴群抛弃,它跟睿儿在一起,生活了六年,想要追随睿儿,何错之有?难道就因为它不是灵兽,没有修炼出元力,就活该被恶人杀害?你可知小黑是怎么死的?”

  男人沉默了片刻,问道:“怎么死的?”

  风云汐眼睛发红,颤声道:“它是被神武学院的院长和任清长老虐杀而死。

  ”

  男人吃惊道:“神武学院的院长和长老,何时变得如此下作?连一个猴子都不放过?”

  风云汐深吸一口气,又说道:“他们发现了睿儿的秘密,想要血契睿儿,便用小黑的性命威胁。

  ”

  男人沉声道:“下作的玩意儿。

  ”

  男人又道:“风云汐,你可想好了,现在应该怎么办?睿儿是神龙血脉,现在已经被神武学院的院长和长老知晓,他们会不顾一切后果,抢夺睿儿。

  这还不是最可怕,若他们有人把这件事传出去,无论是澜州大陆,还是圣域,那些人都会蜂拥而至,想要抢夺睿儿,到时候……”

  男人后面的话没有说,他的心脏在颤抖。

  风云汐眼底闪过坚毅:“我不会让任何人伤害睿儿。

  ”

  男人想了想,又说道:“我给你出一个主意,或许能帮到你,去找睿儿的亲生父亲吧!他是龙族,只有他才能庇护的了睿儿。

  ”

  “它?”风云汐眼底闪过迷茫,且不说到哪里去找那个“怪物”,就算是找到那个“怪物”,她真的能够割爱,把睿儿让出去?

  风云汐内心是拒绝的,她摇了摇头,说道:“不,睿儿是我的,我生的,养了六年,那个怪物付出了什么?它凭什么白得一个儿子?我不会把睿儿让给他的,我要去圣域,你说的没错,只有变强,才能保护想要保护的人,我会把自己便的更强,让他们所有人,都不敢觊觎我的儿子。

  ”

  圣域?

  男人抬眸,看着山洞外面的风云汐,突然一阵飓风,从山洞内刮出,强大的元力,几乎可以摧毁外面的一切。

  风云汐见状,眼神微冷,没有闪躲,唤出紫霄,变成一把灵剑,在空中划出一条紫光。

  轰!

  强大的紫光碰到飓风,瞬间把飓风摧毁,山洞也开始剧烈摇晃。

  风云汐怔了怔,面色巨变:“山洞要倒塌了,你快出来。

  ”

  山洞里的男人没有说话,顷刻间,一阵巨响,地动山摇,山洞彻底崩塌。

  风云汐失神的看着,他……不在了吗?

  风云汐眼中划过热流,抬起紫霄,开始劈塌方的山石。

  轰!

  .

  -->>

  再次传来巨响。

  塌方的山洞炸开,本该被埋的男人,站了起来,头发凌乱的像稻草,手腕还拴着铁链,他伸了伸懒腰:“很久没有见过天上的太阳了。

  ”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