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兽宝宝鬼医娘亲风云汐 第164章 小白白变身

小说:萌兽宝宝鬼医娘亲风云汐 作者:风云汐宫冥澈 更新时间:2021-10-26 00:37: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汐姐姐,我和你……”

  花飘雨的话没说完,就被吴燃给拉住了。

  吴燃皱着眉,低声道:“表妹,你干什么啊?”

  花飘雨道:“表哥,放开我,我也要下湖底。

  ”

  吴燃立刻拒绝:“不行,她有避毒珠,可以安全的抵达湖底,你呢?你想吸入红湖的毒气?恐怕没到湖底,你就挂了。

  ”

  花飘雨道:“我带了避毒丹。

  ”

  吴燃很头疼,又道:“那也不行,避毒丹的功效只有半个时辰,我不会让你去冒这个险。

  何况……”

  顿了顿,他扫了一眼众人,继续说道:“他们都在盯着风云汐,你若下去,无论你有没有拿到宝物上来,他们的目光都会盯上你,都会认为,你得到了宝物。

  ”

  花飘雨甩开吴燃,冷冷的说道:“表哥,你怕了吗?别忘了,永生花在湖底,它就是我母亲需要的圣药。

  ”

  吴燃见状,沉声道:“好,既然表妹想要下去取永生花,那么表哥陪你一起去。

  ”

  花飘雨有些不赞同,但是不等她反对,吴燃吞下避毒丹,闯入了红湖。

  “卧槽!他进了红湖。

  ”

  “没事,他居然没事,他没有避毒珠,为什么会没事?”

  “我知道了,避毒丹,他肯定服用了避毒丹。

  ”

  “……”

  一句惊醒梦中人。

  避毒丹是价格不菲的上品丹药,但是能进入琉璃墓的人,基本都是厉害的角色,他们绝大部分人的手中都有避毒丹。

  大部分人吞了避毒丹,涌入红湖,少部分没有避毒丹的开始用高价收买,但是无人肯卖,谁也不知道在红湖多久才能找到那三件宝物?

  谁会傻到把避毒丹卖出去?

  宫轻扬急了,他没有避毒丹,看着众人像下饺子一样,跳入红湖,他不由的开始担心风云汐。

  宫冥澈抬头,看了看宫轻扬,在心中摇头,真后悔把通文举荐给他,这位皇子活的太单纯了,到了琉璃墓这种地方,他完败。

  这种皇子就该生活在澜州大陆的皇宫里,永远过着皇上,兄长庇护的生活。

  赫连珠身上有避毒珠,她没急着跳入红湖,而是捏着香帕,来到宫轻扬的面前。

  “你怎么不下去啊?难道是没有带避毒丹?”赫连珠甩开香帕,对着白色小兽的脸,又阴险的说道:“求我啊!求我,我就给你避毒丹。

  ”

  宫轻扬嫌恶的看着赫连珠,朝后退了两步:“做梦,你给本皇子滚远一点。

  ”

  求她就会给他避毒丹了吗?宫轻扬在心里冷笑,她莫不是把他当成个傻子?

  像赫连珠这么阴险卑鄙的人,是不可能拿出避毒丹来的,她要的是羞辱别人的快感。

  赫连珠恼羞成怒,正要发作,宫轻扬怀中的白色小兽,朝她扑了过去。

  赫连珠大惊失色,手中的帕子对着白色小兽的脸甩去,又飞快的运起元力,朝白色小兽击杀而去。

  哧!

  帕子被撕碎,接着就是元力,在小兽锋利的爪子下,成了两片。

  赫连珠睁大惊悚的瞳孔,心道一句完了。

  小兽锋利的爪子,便到了眼前。

  “畜生,住手。

  ”赫连策抓着白貂飞来,看到白色小兽在残害赫连珠,他唤出本命灵器,对着白色小兽的身体,急刺而去。

  “小白白。

  ”

  宫轻扬大惊,飞奔过去,想要保护白色小兽,但是赫连策的元力太过强大,眼看那本命灵器,就要穿过他的心脏。

  宫冥澈眼底闪过幽暗,爪子捏了捏,只能暂且放过赫连珠,转身回到宫轻扬的肩膀,看到已至宫轻扬胸口的金刺,宫冥澈瞳孔猛缩。

  后爪狠狠一弹,宫轻扬身体摔倒在地。

  那金刺仿佛长了眼睛,立刻转动身体,尖端对准地上的宫轻扬。

  宫轻扬后背很疼,看到金刺的那一刻,他脸色苍白,额头开始冒冷汗。

  白色小兽从他身上弹了起来,前爪抱住金刺,大吼一声:“滚。

  ”

  宫轻扬浑身颤抖,他知道小白白是叫他“滚”,但是小白白……

  宫轻扬极快的爬了起来,眼中闪过坚定,他双手伸向金刺,狠狠的捏住,感觉到巨大的元力,几乎要震碎他的掌心。

  宫轻扬面色痛苦,对白色小兽道:“小白白,不用管我,你快逃吧!”

  他不想小白白出事,汐儿那么喜欢它,他不想汐儿出来以后,看到小白白的尸体,怨恨自己。

  他宁愿自己牺牲,起码汐儿永远都会记得他。

  宫轻扬嘴角扬起一抹笑容,这样便足够了。

  他喜欢汐儿,爱汐儿,爱了很多年,只要看到她幸福

  .

  -->>

  快乐,他便知足了。

  而他,其实对汐儿来说并没有多重要,这样也好,只要汐儿记住自己,不要过多的伤心,这是最好的结局,不是吗?

  宫冥澈看白痴一样的眼神,看着宫轻扬。

  突然看到宫轻扬痛苦的脸上,扯起一抹“幸福”的笑容,他的眼睛里都充满了幸福,还有满目的星光灿烂。

  宫冥澈心中微微一怔,突然想到了风云汐,难道宫轻扬是想……

  宫冥澈眸色沉了下去,这臭小子。

  本王不会给你这个机会的。

  白色小兽大吼一声,顿时地动山摇,宫轻扬的面前,出现一道刺目的白光,那白光的威力,盖过了金刺的光芒。

  赫连策惊了惊,这是什么情况?

  赫连珠的半边脸和嘴唇剧痛,眼泪狂掉,她一抹,满手都是鲜血,她怨恨的盯着白色小兽,那只畜生把她的嘴巴抓烂了。

  “五爷爷,我要那只畜生死。

  ”

  赫连珠眼睛猩红,发狂的大吼,嘴唇痛的钻心,鲜血也不断的从她嘴巴流了下来。

  现在她,看上去就像一个坟墓里爬出来的丑鬼,还是一个恐怖毁容的丑鬼。

  刺目的白光散去。

  赫连珠呆掉了。

  抓住赫连策金刺的小畜生不见了,宫冥澈一袭白袍,出现在了眼前,他墨发披在肩后,随风飞扬,白色的袍裾猎猎作响,就像天上下凡的仙人。

  “怎么会这样?”赫连珠说完,脸上因为痛苦,变得扭曲。

  “宫冥澈?”赫连策惊呆了:“为什么会是你?难道你就是那只白色小畜生?”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