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男子没跑几步,头颅就飞了出去,可怕的是他的躯体还在向前跑,数步之后,躯体一个踉跄,栽倒在地上,鲜血染红了地面。

  众人再次倒吸一口凉气。

  “本尊最讨厌阴险,多舌的败类。

  ”幽冷的声音,传入众人的耳中。

  某兽转身,没有立刻回风云汐的怀抱,又来到了宫轻扬面前,看到宫轻扬微脏的袍裾,它眼中闪过嫌弃,抬起高贵的脑袋,那双还未彻底退去赤金色的眼睛,清冷的看着宫轻扬干净的袖摆。

  宫轻扬秒懂,这只兽又想把爪子上的血迹,擦在他的身上。

  从袖中拿出一个干净的帕子,宫轻扬蹲了下来,伸手要握住某兽的爪子,帮它擦拭的时候。

  某兽轻哼一声,爪子熟练的在宫轻扬袖摆擦了擦,直到每一根爪子都擦干净,它冷漠的转身,跑到了风云汐的怀中。

  宫轻扬瞅着自己身上的血迹和污迹,很是无语。

  吴燃走到花飘雨的身边,低声说道:“表妹,你把丹药吃了吧!风云汐的那只小兽很危险。

  ”

  花飘雨摇头:“我不吃,我不怕,汐姐姐不曾伤害过我,那只神兽通人性,也不会伤害我的。

  ”

  吴燃被花飘雨的固执打败。

  赫连珠震惊之后,眼底充满贪婪,天秘诀,天秘诀竟然在琉璃墓,天秘诀是一本修炼元力的上古书,据说修炼者元力进步飞速,修炼十年,能达到天境,天境是在仙境之上,更高的境界,整个赫连家族,五爷爷元力最高,也只达到了仙境,离天境还有很大一段距离。

  若她得到天秘诀,相信很快就能突破仙境,只要十年就能修炼到天境。

  到时候,她捏死风云汐就像捏死一只蚂蚁那么简单。

  还有永生花和徽卦图,她不休丹术,也不休卦术,但是获得这两个宝物,她到了圣域,就可以用这两件宝物,结交丹术大佬和卦术大佬。

  有了靠山,人脉,才能在圣域走的更远。

  赫连珠想的很美好,把去圣域都想好了。

  “珠儿,她怀中的小兽,不好对付。

  ”赫连策心中也很激动,但他比赫连珠稳重,也更能看清现实。

  那只小兽能撕破乔棠的元力,能瞬间秒杀琉璃墓中的人,那只小兽很有可能,成为他们夺宝的最大障碍。

  “可恶的小畜生。

  ”赫连珠骂道。

  她眼珠子又转了转,手指摸向怀中,阴险的笑道:“五爷爷,你不用担心那只小畜生,珠儿自有妙招对付它。

  ”

  “哦?你有什么办法?”赫连策问道。

  “我带了情花粉。

  ”赫连珠脸颊有些微红,身上带了这个,本以为宫冥澈会来琉璃墓,她想要宫冥澈爱上她,没想到宫冥澈没来,既然如此,那她就给那只小畜生用上,让那只小畜生爱上风云汐。

  情花粉可不是光爱上那么简单。

  情花粉刚吸入的时候,“情”就会发作,会疯狂的“要”了对方。

  那只小畜生不是喜欢风云汐,就爱帮风云汐吗?她就要它在琉璃墓对风云汐做出不可描述的事情。

  风云汐被自己小兽给玷污了。

  赫连珠阴险的笑了,想想都好刺激。

  赫连策闻,老脸一红,瞥了赫连珠一眼,没想到她竟然带这个?

  赫连策不想深究赫连珠带这个的目的,深究就是丢人,难不成这情花粉,她真的是为风云汐怀中那只小兽准备的?

  “嗯,你跟着风云汐,我去绿林抓一只兔子。

  ”兔子也是毛茸茸的,那只小兽应该会喜欢。

  “五爷爷……”

  赫连珠欲又止,笑着对赫连策道:“没什么,我只是想说,兔子会不会太温顺了?五爷爷还是去抓一只白貂吧!貂跑起来快,小兽追起来,也没那么容易。

  ”

  “之有理。

  ”赫连策信了赫连珠的鬼话。

  她看着赫连策消失的背影,脸上的笑意加深,什么白貂?她不想说出自己真实的想法,让五爷爷觉得自己是个卑鄙无耻的人。

  这情花粉可是花了她好多银两买来的,怎么可能用在母兽身上?便宜别的母兽?她要风云汐倒霉。

  赫连珠随着众人,跟在了风云汐的后面。

  花飘雨看到赫连珠跟来,她对吴燃道:“表哥,你留心一下赫连珠,她眼睛里藏着恶毒的笑,不知道她又想出了什么坏主意?”

  吴燃叹气:“知道了。

  ”

  走近红湖,就看到红湖并非真正的红湖,而是一层红色的毒气,飘在红湖的水面上,让人有一种错觉,水是红色的。

  其实,红湖的水,跟外面的湖水没有任何区别,都是清澈的,甚至可以看见里面游动的鱼儿。

  湖的浅水区,鱼儿的底下是漂亮的鹅卵石,还有五颜六色的琉璃石,若是除去这层

  .

  -->>

  红色毒气,这红湖该是怎样美丽的景色?

  “小白白,你先跟着宫轻扬,我先下去探一探。

  ”风云汐对怀中的小兽道。

  “不行,本尊必须跟你一起去。

  ”

  宫冥澈语气很坚定,湖底没有那么简单,墓主留下的那缕元气肯把宝物说出来,吸引大家来到这个地方,很有可能,湖底藏着很危险的生物。

  他不会让风云汐一个人去冒险。

  “不行。

  ”风云汐的语气也很坚定,手指挑起它的下巴,微微俯头,与它四目相对:“相信我,我会好好的从湖底上来。

  ”

  女子的清香拂面而来,宫冥澈脸颊微红,看着她清澄雪亮的眼眸,里面有无数璀璨的星光,他心软了,竟无法拒绝她。

  “本尊给你一个时辰,你若不能上来,本尊就跳入红湖,去寻找你。

  ”一个时辰,是他的底线。

  风云汐“噗嗤”笑了,手指在它可爱的脸颊,摸了摸:“小白白,你这么在乎我?”

  宫冥澈:“……”脸更红了,白色的毛,逐渐变成了可爱粉。

  风云汐笑的更欢:“小白白,你的毛又变色了,你在害羞吗?”

  宫冥澈浑身都开始发烫,他已经不想理这个调侃他的女人了。

  他转身,主动的跳到宫轻扬的怀中。

  宫轻扬受宠若惊。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