睿儿低下头,没有说话。

  他太讨厌赫连珠,还有神武学院的那几个人了,他想揭穿赫连珠的假面具,让神武学院的狗屁院长看清赫连珠的真面目。

  风云汐见小男孩不说话,她夹起他,放置在自己的腿上,抬起手啪啪两下,打在小男孩的屁股上:“你为何这么不听话?”

  风云汐很生气,更多的是担忧。

  院长和几个长老,乃至赫连珠兄妹都看到了睿儿的“特殊”,他们若传出去,定会给睿儿带来巨大的危险。

  睿儿趴在风云汐的腿上,眼眸微红,稚嫩的声音道:“娘亲,你不要生气,睿儿知道错了。

  ”

  风云汐听到睿儿软软的声音,心肠一软,拿还舍得再打他?

  风云汐抱起睿儿:“下次绝不可以因为任何事,让人看到你的金瞳。

  ”

  睿儿乖乖的点头:“娘亲,睿儿记住了。

  ”

  风云汐见状,心中叹气,摸了摸他漂亮的小脸:“刚才娘亲打的疼吗?”

  睿儿摇头,笑着抱住风云汐:“不疼,娘亲最疼睿儿了,都舍不得打疼睿儿。

  ”

  这孩子……

  风云汐无语,拎了拎他的小耳朵:“不疼也要记住教训,没有下次了,如果再有,为娘下手肯定会很用力,疼的你嗷嗷叫。

  ”

  睿儿歪着小脑袋,蹭风云汐的手指:“收到。

  ”

  娘亲才舍不得用力打他呢!

  天擎王府。

  来了四个人,宫沐、宫轻扬、花飘雨,吴达。

  四人带来了珍贵的礼物,花飘雨和吴达直接用装金元宝的大箱子,装了几大箱珍贵宝物过来。

  他们齐齐来到这儿,只有一个目的……琉璃墓。

  宫沐看向花飘雨和吴燃。

  花飘雨是个年芳十七的少女,穿的绫罗绸缎,跟俏孔雀似的,头上插着一根雀翎绿釵,看都不看宫沐一眼,扬着下巴,态度傲慢。

  吴燃约二十岁,穿着酱红色的锦衣华服,跟花飘雨在一起,就像两只斗艳的孔雀,头上倒是没插奇怪的装饰,手中却拿着一把白色的鹅毛扇。

  吴燃一个大男人,跟女人似的拿着鹅毛扇,不愧是表兄妹。

  宫沐眼底闪过不屑,对花飘雨这对财大气粗的表兄妹有些厌恶,因为这两个人对他的态度,太傲慢了。

  不就是家里有两个臭钱?

  他贵为王爷,他们有什么资本在他面前傲慢?

  一个身穿紫袍,尊贵的身影走了过来。

  花飘雨和吴燃两人眼睛一亮,蹭蹭的跑了过去,脸上的傲慢消失不见,堆上了谄媚的笑容。

  “澈王,小女子等您等的好辛苦啊!现在终于见到您的面了,您真是跟传说中的一样,威武高大,谪仙容姿,让人仰慕的呢!”

  “澈王,这位是小妹花飘雨,她对您的敬仰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

  我叫吴燃,对您的敬仰,也如小妹一般,您是百姓的守护神,也是我心中的神。

  ”

  宫沐嘴角一抽,暗骂:“两个马屁精。

  ”

  宫轻扬微微一笑:“他们不是一般的马屁精,澈王叔的战绩,受的起他们的马屁。

  ”

  宫沐转头,不屑的看着宫轻扬:“你替他们说话,是看中了他们两家的财力?六皇子好心计。

  ”

  宫轻扬看向宫沐,只觉得宫沐眼中只有人与人之间的尔虞我诈,他笑着说道:“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我总不像某些人,为了利益,连自己的婚姻都可以出卖。

  ”

  宫沐脸色一沉:“你没有资格说教本王。

  ”

  宫轻扬笑了笑,没有再说什么,转身朝宫冥澈走去。

  花飘雨和吴燃命人把宝箱打开,琳琅满目的宝物,散发着赤橙黄绿青蓝紫各种光芒,这些宝物若是拿去拍卖行,绝对价值连城。

  宫沐的眼睛都差点被亮瞎了。

  他蹙眉,心中说不嫉妒是假的,花吴两家有这么多宝物,居然还跑来争琉璃墓?若不是花吴两家脑子进水了,就是琉璃墓中有比这些宝物更有价值的宝物。

  宫沐心动不已,他发誓要拿到去琉璃墓的通文举荐。

  “澈王,您有四个通文举荐名额,您又不喜去那种地方,只要给小女子一个,这些宝物都是您的。

  当然,若是澈王瞧不上,小女子也可以……”

  花飘雨对宫冥澈抛去一个媚眼,伸出软舌,舔了舔唇瓣,手指撩动自己的衣襟,做出要拉开的样子。

  她在勾引宫冥澈。

  吴燃见状,眼珠子瞪了瞪,下流……好歹他也是花飘雨的表哥,牺牲自己身体,不会多带他去一个?

  宫冥澈蹙眉,没觉得花飘雨好看,只觉得辣眼睛,冷声道:“把这个女人和她的宝物,全部丢出去。

  .

  -->>

  ”

  说完,又补充了一句:“谁再让本王看到她,本王就削了他的脑袋。

  ”

  花飘雨愣住了,怎么会这样?

  她生的如此美丽,带了如此多的宝物,宫冥澈竟然如此对她?嘤嘤嘤……

  “哈哈哈……笑死了。

  ”吴燃不厚道的笑了。

  花飘雨脸一红,愤怒的看着吴燃:“笑毛?”

  青衣突然出现在她面前,拎起她,速度飞快的跑向府外。

  花飘雨就这么悲催了被丢了出来,紧接着是她的宝箱。

  花飘雨愤怒的指着“天擎王府”:“宫冥澈,你是柳下惠?还是好男风?”

  “娘亲,什么是柳下惠?好男风?”

  稚嫩的声音突然响起。

  花飘雨转头,便看到一个漂亮的小男孩,雪白的肌肤,跟瓷娃娃似的,尤其是那双赤黑如墨的眼睛,好清澈,好灵动。

  这孩子长大了,一定是万千少女的劫难。

  太好看了!娘耶!

  风云汐皱眉,脸微微发红,无法跟睿儿解释。

  花飘雨抬头,看到牵着小男孩手的风云汐,顿时愣住了,片刻以后,她蹭蹭的跑到风云汐面前:“姐姐,你是仙女吗?姐姐肯定是仙女,这么漂亮。

  ”

  如此殷勤的女子。

  风云汐有些不适应,推了推花飘雨想要靠过来的身体:“姑娘,我不是仙女,麻烦让让。

  ”

  花飘雨似乎感觉到自己的行为太唐突,有些不好意思的让开,跟在风云汐的身后:“姐姐,我叫花飘雨,咱们可以做个朋友吗?”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