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衣疑惑饿看着宫冥澈:主子,您有女性朋友吗?好像没有吧?

  白湘认真的回答道:“都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男的突然做出这种事情,真是个辣鸡,不过背叛这种事最伤人,女子别说几年了,一辈子都放不下的也大有人在,毕竟曾经深爱过……”

  咦!

  降温了吗?他怎么感觉四周的温度越来越冷?

  “你怎么知道女子曾经深爱过?”宫冥澈不悦的问道。

  “主子,您不是说他们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如果女子不是深爱,怎么会……”白湘的声音越来越小,有些不敢直视宫冥澈冷冽的眼神。

  他不知道自己犯了什么错?主子的眼神要把他杀死一般?

  青衣见状,脑中突然冒出一个大胆的想法,脱口而出道:“主子,您说的那位朋友,该不会就是风云汐吧?”

  六年前,风云汐和宫沐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后来风云汐不见了,宫沐娶了风云芜,背叛了风云汐,现在风云汐回来,痛恨宫沐……

  天啊!

  主子……这是在吃醋?

  白湘恍然大悟,心中叫苦,完了,主子喜欢风云汐,他说了不该说的话,主子肯定恨死他了。

  “你瞎猜什么?本王说的是朋友,你听不懂?嗯?”宫冥澈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属下知错,属下该死。

  ”青衣低下头,大佬说什么就是什么。

  宫冥澈不耐烦的摆了摆手:“都出去吧!你们连女子都没接触过,怎么会懂女子的想法?是本王高看你们了。

  ”

  青衣:“……”

  白湘:“……”

  两人出去以后,面面相觑。

  白湘道:“我怎么知道主子说的朋友是风云汐?早知道是她,我也不会说什么大实话啊!现在好了,我得罪了主子,还被主子骂单身狗!”

  青衣拍了拍白湘的肩膀:“说话有风险,实话需谨慎。

  兄弟,你不是一个人被骂,我也被主子骂了单身狗。

  ”

  白湘又道:“真搞不懂,风云汐有什么好的?主子遇到她以后,整个人都变的不对劲了,主子要是真的很介意风云汐的感情史,可以不要她啊!澜州大陆女子那么多,爱慕主子的贵族女子多如过江之鲫,主子可以挑个看的顺眼的。

  ”

  青衣无语,白湘想的太简单了,主子不就因为喜欢风云汐,才会介意她跟宫沐的感情?

  青衣道:“兄弟,抱怨几句也就算了,这话千万别被主子听到,主子是要面子的。

  ”

  白湘:“……”

  沐王府。

  咚的一声。

  风云芜的房门被踢开,宫沐脸色阴沉的走了进来。

  风云芜睁开眼睛,看到宫沐大步的走来,表情不善,她心脏猛颤,难道宫沐知道她进宫在太后面前告状了?所以非常生气的过来跟她算账?

  风云芜不断的安慰自己,宫沐不敢把自己怎么样?毕竟她去了慈安宫,宫沐就算心疼风云汐那个贱人,也不敢在这个时候对付她,因为太后若是问起来,宫沐就没法交代了。

  宫沐不是个蠢人,他应该懂得取舍。

  “王爷。

  ”小梅吓的一惊,赶紧跑来行礼。

  “滚。

  ”宫沐手掌一挥,小梅被元力掀翻在地。

  风云芜见状,心脏狠狠一颤,有些害怕这样的宫沐,甚至有种想要逃走的冲动。

  宫沐大步走到床前,伸手掀开被子,阴沉的看着风云芜:“你的良心被狗吃了吗?本王昨晚求着风云汐来救你和孩子,你不但大吵大闹,还跑到慈安宫去告状?”

  风云芜怔了怔,昨晚……宫沐求着风云汐过来的?

  她不知道!宫沐没有告诉她。

  宫沐又道:“风云汐如今已是宫冥澈未婚妻,你是想让本王和太后得罪宫冥澈?还是想把本王的脸面丢尽?”

  风云芜再次震惊。

  风云汐……怎么会成为宫冥澈的未婚妻?

  她想要在宫沐的脸上找到破绽,可是宫沐脸上除了生气,就是愤怒,没有丝毫说谎的痕迹。

  风云芜突然想到昨晚,宫沐叫风云汐“皇婶”。

  风云芜大脑顿时轰了一声,后悔的情绪涌上心头,她真的冤枉了宫沐。

  “沐王……臣妾错了,臣妾不知道您为臣妾付出了那么多,请你原谅臣妾,臣妾只是太爱您了,才会做出那样失智的事情。

  ”

  风云芜抬起头,微红的眼睛里装满了泪水,她可怜兮兮的看着宫沐,想要博取宫沐的同情。

  “你这妒妇,休要对本王说爱,本王真后悔当初娶了你。

  ”

  宫沐看着风云芜丑陋的脸,心中充满厌恶。

  “王爷……”风云芜伸手去拉宫沐的手:“您怎么骂臣妾都可以,求求您原谅臣妾吧!”

  .

  -->>

  宫沐甩掉风云芜的手,她现在碰他,都让他觉得恶心。

  宫沐冷冷的说道:“本王以后没有你这个妃子,从现在开始,你给我滚去冷院,没有本王的命令,不得踏出冷院半步。

  ”

  风云芜表情变了变,沐王府的冷院跟皇宫的冷宫一样,里面住着都是宫沐不要的女人,她嫁过来的时候并不知道,后来才知道的。

  宫沐把这件事瞒的太好了,他追求风云汐的时候,风云芜以为他没有过女人,直到嫁给宫沐,她才知道宫沐已经拥有了十几个女人,各个相貌都是极美的,进入冷院以后,有一大半变成了疯子。

  风云芜吓的后退:“我不要去冷院。

  宫沐,我是你明媒正娶的王妃,我帮你生了儿子,你怎么能这样对我?”

  宫沐厌烦道:“本王能娶你,也能休掉你。

  至于那个残废儿子,生出来还不如死在你的腹中。

  你们母子简直就是本王的污点。

  ”

  风云芜滚烫的眼泪不断的落下,手指紧紧的捏着,宫沐……你怎么可以这么残忍?

  宫沐说完,看都没看风云芜一眼,转身离去。

  两个护卫走了进来,不顾小梅的阻拦,把风云芜从床上拖了下来。

  风云芜大吼大叫:“放开我,我是王妃,你们不能这么对我。

  宫沐,你给我回来,你怎么对我,你不怕有报应吗?”

  外面。

  宫沐听到风云芜的喊叫,他满脸冰冷。

  他是有报应,娶了风云芜,就是他的报应。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