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云穆天一口老血差点吐出来。

  宫冥澈揉了揉睿儿的小脑袋:“睿儿,有些人,没必要去说道理,他仗势欺人,我们就仗势欺他。

  ”

  风云汐:“……”

  这么教孩子的吗?

  风云泽心里表示很赞同,有些人,说道理是没有用的,只有拳头比他硬。

  风云长白:哈哈哈,好孙女婿,此霸气。

  宫冥澈给了风云穆天一掌。

  风云穆天身体飞了出去,口喷鲜血,倒在地上。

  “以后,谁欺负本王的妻儿,就是这种下场。

  ”

  宫冥澈冷冽的说完,就抱着睿儿,牵着风云汐的手,大摇大摆的走出了风云宗族。

  “宗主。

  ”

  所以有人奔跑过来,围着受了重伤的风云穆天。

  二长老喂了丹药给风云穆天、

  风云穆天剧痛的五脏六腑才好点,他表情狰狞,眼神阴翳:“宫冥澈,你真够狠的,如此重伤羞辱本宗主。

  ”

  “你们给我记住今天的仇恨,所有宗族人,必须无日无夜,努力修炼,弱者就要被挨打,今天我的下场,就是你们的教训。

  ”

  “宗主,您少说两句吧!您都伤成这样了,眼下调养身体最重要。

  ”二长老道。

  风云穆天瞪了二长老一眼,又吐了一口血,大概意识到自己不能情绪太激动,便没有再说什么,由两个宗族年轻人把他抬到了厢房中。

  风云穆天叫所有人出去,留下了二长老和三长老。

  “宗主,您可是有什么事情要交代?”三长老问道。

  风云穆天点了点头,脸色虚弱道:“宫冥澈那一掌,把我丹田打碎了,现在的我如同废人。

  ”

  二长老和三长老震惊不已。

  风云穆天又道:“这件事不可以告诉任何人,你们立刻偷偷的帮我去找神医,等我治好丹田,疯狂修炼,必要杀了风云汐和宫冥澈。

  ”

  二长老嘴角抽了抽,宗主,您老歇歇吧!

  丹田还不一定能治好呢?就想着杀了风云汐和宫冥澈?您现在这把年纪都打不过宫冥澈,别说以后了,您还是养好身体,安享晚年吧!

  不要再兴风作浪了!

  这次,不仅二长老这么想,就连三长老都这么想。

  风云府。

  风云蓉和虞姝身穿丧服,跪在风云平的棺材前。

  两人烧着纸。

  虞姝不断的抹眼泪。

  风云蓉道:“娘,您不要哭,这次风云汐必死无疑。

  还有那个小野种,他也会死无葬生之地。

  ”

  风云宗主知道睿儿是风云汐在外面跟野男人生的孩子,绝不会留下那野种。

  风云宗族丢不起那个人。

  所以,睿儿必死。

  虞姝怨恨道:“蓉儿,等风云汐死了,要把她的人头割下来,祭拜你的父亲。

  ”

  风云蓉道:“嗯,母亲放心吧!蓉儿会那么做的,蓉儿会让父亲的上天之灵看到,风云汐是怎么惨死的。

  ”

  片刻以后。

  风云蓉的丫鬟,匆忙的跑了过来:“二夫人,五小姐,不好了。

  ”

  风云蓉皱眉:“慌慌张张,像什么样子?没看到我娘亲现在很伤心?你想吓到她?”

  丫鬟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一样,面色通红:“风云汐回来了。

  ”

  风云蓉震惊:“什么?”

  丫鬟吞了吞口水,继续道:“是的,风云汐回来了,不仅她回来了,澈王,老爷子,大老爷,大公子,全部都回来了。

  ”

  风云蓉表情难看:“怎么可能?风云宗主怎么可能放过那风云汐那个小贱人?等等……你说澈王?你是不是眼花了?澈王怎么可能跟风云汐一起来风云府?”

  丫鬟摇头:“奴婢没有看错,是澈王,千真万确,澈王怀中还抱着那个小野种。

  ”

  宫冥澈抱着小野种?

  风云蓉的表情,又狰狞起来,发火道:“不可能,我不相信,澈王会抱一个来路不明的野种,我绝不相信。

  ”

  丫鬟道:“五小姐,奴婢好像还听到那小野种叫澈王……爹爹。

  ”

  啪!

  一记响亮的耳光,打在丫鬟的脸上。

  风云蓉狞声道:“闭嘴,你这贱婢,再给本小姐胡说八道,本小姐割了你的舌头,把你卖去伎馆。

  ”

  丫鬟嘴角流出鲜血,不断的摇头,她说的都是真的,五小姐为什么要打她?

  另一边。

  风云长白高兴极了,说道:“今日我们化险为夷,多亏了澈儿。

  澈儿,你现在跟我

  .

  -->>

  们是一家人了,今晚就留下来吃过晚饭再回府吧!”

  澈儿。

  叫的多么的亲密,就像长辈叫疼爱的晚辈。

  风徽宏干咳两声,说道:“父亲,我和泽儿受伤严重,恐怕晚上无法招待澈王,不如改日吧?”

  “我伤的……”没多严重。

  风云泽话没说完,就被风徽宏瞪了一眼,愣是吓的不敢说话了。

  臭小子,怎么没一点脑子?宫冥澈留下来晚饭,肯定会跟老爷子喝酒,那喝多了,懒着不走,汐儿岂不是要遭宫冥澈的“毒手”?

  没有成婚,他断不会让宫冥澈趁机睡了汐儿的。

  彭~

  风徽宏脑袋,挨了风云老爷子一掌。

  风云老爷子瞪他:“收起你那些小心思,你以为老子不知道?澈儿是你想的那种人吗?他不是,他是正人君子。

  ”

  风徽宏:“……”

  睿儿眨巴着眼睛:“老太爷,什么小心思啊?”

  风徽宏老脸红了。

  风云老爷子笑呵呵的说道:“你外公怕你爹爹和娘亲提前洞房。

  ”

  咳咳……

  所有人的脸顿时一红。

  风云汐尴尬到不行,爷爷啊!您怎么能当着睿儿的面,说这个事儿?

  风云泽恍然大悟,懊恼的拍脑袋,他怎么那么笨?没跟父亲想到一块儿?

  宫冥澈脸皮超厚,看了看风云汐,女子绝美的脸庞泛着红云,像春天里的桃花,美的令人心惊。

  顿时,他又想到了那晚,被她搂在怀中,她衣裳凌乱,他的和身子都贴在她香软的身上。

  宫冥澈下腹一紧,耳根子红了。

  “爹爹,我娘亲漂亮吗?”

  小男孩小手挡着唇,突然在他耳边,悄悄的问道。

  宫冥澈浑身一颤,仿佛不可描述的心事,被小男孩发现。

  他脖子红了,脸也泛着薄红。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