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二长老的话,风云穆天逐渐冷静了下来。

  没错,无论是宫冥澈的身份,还是他的实力,与他为敌,都是最不明智的举动。

  何况!

  他现在手腕经脉已断,需要时间修养,这个时候风云宗族再与宫冥澈一战,必定会元气大伤。

  墙倒众人推,那些排在风云宗族后面的家族,恐怕会趁此机会,彻底的打垮风云宗族。

  这种事情在澜州大陆,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

  风云穆天这次只能认栽了,干咳两声,说道:“澈王,本宗主今日就给你一个面子,让你带走他们。

  ”

  三长老和风云宗族的人,全都大跌眼睛。

  “宗主,不可这么轻易饶了他们。

  ”三长老跳出来道:“风云汐嚣张狂妄,杀了熊三斧,她生的孩子,阴险毒辣,偷袭宗主,使您手经断裂,他们做的所有的事,都是不可饶恕的。

  ”

  “三长老说的没错。

  宗主,不能这么轻易就放风云汐离开。

  ”

  “……”

  “都闭嘴。

  ”风云穆天蹙眉,觉得三长老有些多事,现在能得罪的起宫冥澈,他会这么轻易放风云汐和小野种离开?

  一群没眼力劲的。

  “熊三斧技不如人,死有余辜。

  ”风云穆天继续说道:“澈王的儿子虽然伤了本宗主,但是本宗主是大人,岂会跟一个孩子计较?”

  众人晕倒!

  这变脸比变天都快,前一刻,还说要杀,风云长白一脉,一个都不留。

  转眼间,熊三斧死有余辜,孩子好像也没有错了。

  风云汐看了看身边的宫冥澈:权势的魅力真大啊!就连风云穆天都不得不低头,难怪风云蓉和刘茜思都想嫁给宫冥澈。

  “风云宗主,你给本王面子,本王却不打算给你面子。

  你吓到了本王的未婚妻和儿子,又打伤了本王的未来的爷爷,岳父和大舅子,这笔账,该怎么算?”宫冥澈问道。

  风云穆天闻,嘴巴裂开,笑的跟菊花似的。

  以前怎么就没发现?宫冥澈这小子说话这么动听呢?他很喜欢做宫冥澈的爷爷。

  风云穆天面色一沉,宫冥澈什么意思?他已经给他台阶下了,宫冥澈这是得寸进尺?

  “你想怎么样?”风云穆天眯着眼睛问道。

  “道歉,再受本王一掌。

  ”

  “咳咳,澈儿,要不就算了吧?”风云长白低声道。

  风云穆天好歹也是风云宗族,现在已经像吞了苍蝇般吃了大亏,再让他道歉,受宫冥澈一掌,风云穆天会不会疯掉?

  “爷爷,如果您想算了,那我可以让他不跟您道歉。

  ”

  “……”风云长白。

  “宫冥澈,你别太过分。

  ”风云穆天老脸气成了猪肝色。

  “本王没有过分。

  ”宫冥澈淡淡的说道:“本王要是过分,现在就不会跟你说废话了。

  ”

  “你……”风云穆天气的快要吐血了。

  二长老心中那是一个着急,眼睛朝风云汐看了几次,想要风云汐劝劝宫冥澈,叫他就此罢手,但是风云汐就像没有看到似的。

  权势这么好用。

  她为什么要让宫冥澈罢手?难道父亲和泽哥哥受的伤,都是白受了?

  别忘了,风云穆天可是差点要灭了她所有的亲人。

  风云穆天内心疯狂的挣扎,到底是没过的去自己那道坎,狞声道:“本宗主给你脸,你不要,这一战无法避免了,风云宗族所有人听令,给本宗主……杀。

  ”

  风云穆天气吞山河,吼的那是一个决绝。

  待他吼完。

  厮杀的声音,并未响起。

  风云宗族所有人,顿时寂静无声。

  “本宗主叫你们杀,你们耳朵聋了?”风云穆天愤怒道。

  所有人面色苍白的指了指上面。

  风云穆天抬头望去,脸色跟他们一样,顿时苍白了起来,只见四周的房顶,俯卧着无数弓箭手,他们手中的弓箭,皆对着每一个风云宗族的人,包括风云穆天。

  据说。

  澈王训练的弓箭手,几乎都是百步穿杨的高手,连天上翱翔的大雕,都给你射下来。

  他们是人啊!这么大块头,弓箭手射起来,不跟射什么似的?

  “宗主,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二长老捏了一把冷汗,好声劝道。

  风云穆天此刻的表情,跟吃了屎一样难看,手指用力握紧:“堂堂澈王,竟为了一个女人,如此卑鄙。

  ”

  宫冥澈轻笑:“多谢风云宗主夸奖,本王是个男人,若连自己的未婚妻和儿子都不能保护,还算什么男人?”

  .

  -->>

  风云汐顿时脸颊红了。

  睿儿小脑袋枕在宫冥澈的肩膀:“爹爹说的对。

  ”

  这个爹爹,他喜欢。

  风云穆天气的说不出话来。

  “本王没那么多耐心,只数三声,风云宗主还不跟道歉,那就别怪本王了。

  ”宫冥澈冷声道。

  风云穆天瞳孔一缩,缩成针尖。

  “一。

  ”

  普通,普通,数人跪地。

  “宗主,救救我们,我们不想死。

  ”

  “宗主,我们死了,风云宗族,就全完了啊!”

  “……”

  “二。

  ”

  风云穆天手指捏出血来,当四周房顶响起拉弓箭的声音时。

  “本宗主道歉。

  ”风云穆天咬牙切齿。

  宫冥澈笑了:“那开始吧!容本王提醒你一句,道歉的态度要诚恳,否则无效。

  ”

  风云穆天眼睛冒火,狠狠的压下心中怒火,为了风云宗族的生死存亡,他只能先牺牲了。

  “抱歉。

  ”

  风云穆天看着风云汐道。

  他知道,这个女人,才是宫冥澈最在乎的,只要她开口,宫冥澈就不会再说什么?

  “风云宗主不懂得长幼有序?”风云汐冷笑道:“先跟我爷爷道歉。

  ”

  风云穆天脸色铁青,这贱货……

  “澈王,你看他的眼神好可怕哦!他好像不服。

  ”风云汐纤纤玉指抱住宫冥澈的手臂,娇声说道。

  “放……”箭。

  “风云长白,抱歉。

  ”不等宫冥澈把话说完,风云穆天就急忙说道。

  风云长白很诧异,心中叹气,摇了摇头,表示接受了风云穆天的道歉。

  风云穆天一个一个的道歉,最后跟睿儿道歉。

  睿儿稚嫩的声音道:“宗主,你要记住,以后不可以再这么欺负人了,欺负人是不对的。

  ”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