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身影凭空出现,强大的元力震开,形成光圈,离风云汐近的宗族人,几乎全部被震飞,只有三长老和个别宗族弟子稍微好点,但是他们也都被那道强悍的元气,震的后退十几步。

  宫冥澈犹如天神般,凌空而降,墨发飞扬,谪仙般的容颜,冷如杀神,四周的气氛,也瞬间将至零度,仿佛被可怖的肃杀笼罩。

  赫连珠呆呆的看着宫冥澈,移不开视线,心脏不受控制的加速跳动,就像有一头小鹿在乱撞,她好喜欢宫冥澈。

  这个世上,怎么会有宫冥澈如此完美的男人?盛世美颜,身份尊贵,元力强大。

  赫连珠顿时觉得她的世界都是粉红色。

  但是,却在下一刻,粉色破碎,变成了灰色。

  只见宫冥澈落在风云汐的身边,伸手就把小男孩接到怀中,一手抱着睿儿,另一只修长如玉的手指,挑起风云汐的下巴。

  左右看了看。

  “没受伤,本王来的不算晚。

  ”

  宫冥澈此举,看在别人眼里,就是一个爱护妻儿的绝世好男人。

  风云长白见状,苍老的眼中,尽是满意,他果然没看错人,宫冥澈是个好孙女婿,以后把汐儿交给宫冥澈,他即使死了,也安心了。

  风云汐拍开他的手,脸庞微红。

  爷爷就在旁边,这个男人干什么呢?

  宫冥澈挑眉,她是害羞了?

  “没想到那野种说的竟是真的。

  ”赫连原脸色阴沉道:“现在麻烦了,我真是想不通,风云汐那种破烂货,宫冥澈为什么会选她?还有那个小野种,宫冥澈就真的不介意?也不怕丢了宫家皇族的颜面?”

  赫连原转头,看到赫连珠的表情,他吓了一跳:“珠儿,你怎么了?”

  珠儿的表情为何如此阴翳?

  “这不是真的。

  ”赫连珠摇头:“我不相信,宫冥澈会喜欢风云汐那种破烂玩意儿,这世上优秀的女子那么多,我都胜过风云汐千百倍,他没有理由选择风云汐。

  ”

  赫连原也不愿意相信,心中也很认同赫连珠的话,在他的眼里,妹妹才是最好的,风云汐就算长得美,也不能跟自家妹妹相比。

  赫连原想了想,下流的说道:“也许是风云汐下贱,床上功夫了得,把宫冥澈伺候舒服了。

  妹妹,你不了解男人,男人逛青楼的时候,并不是因为喜欢那里面的女人,而是为了满足下半身。

  ”

  “真贱。

  ”赫连珠唾弃的骂道。

  宫冥澈视线扫过赫连原,赫连珠。

  赫连原面无表情,赫连珠垂下眼帘,心脏又猛然跳动,像个害羞的小女孩。

  宫冥澈眼底闪过厌恶,最讨厌女子那般表情,他视线落在风云穆天的身上。

  风云穆天封住了穴道,但是手腕的经断了,还在滴血,他脸色很黑。

  “据本宗主所知,澈王并未娶风云汐,她生的这个孩子,也不是澈王的亲生儿子,而是与别的男人所出。

  ”风云穆天道:“所以,澈王还是不要管风云宗族的家务事。

  ”

  睿儿搂着宫冥澈脖子,委屈的说道:“爹爹,那个老匹夫在挑拨离间,你会嫌弃睿儿吗?”

  噗~

  风云长白和风云泽笑出了声。

  风徽宏也笑了,由于身体受伤,笑的嘴角流出了鲜血,但他很毫不在意,反而很开心。

  就连风云穆天身边的二长老,表情也憋的有些痛苦,汐儿的孩子,真是太聪明,太优秀了。

  “小野种,你骂谁……”

  风云穆天面目狰狞,一句话没吼完。

  轰的一声。

  他脚尖前的地面,炸裂开来。

  宫冥澈幽冷的说道:“风云宗主说话还是不要口无遮拦的好,本王生气,后果不是风云宗族能够承受的。

  ”

  风云穆天怔了怔,没想到宫冥澈会为了一个小野种,公然与风云宗族为敌。

  “澈王,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风云穆天捏紧拳头,若不是这个手腕的经脉断裂,他不会让宫冥澈如此嚣张。

  “本王当然知道。

  ”宫冥澈摸了摸睿儿的脑袋,手指触及小家伙头顶,摸到硬硬,类似角的玩意,他眸中闪过不明的光泽,转瞬又消失不见,温和的说道:“睿儿,以后千万不要问那种傻问题,你是本王的儿子,谁欺负你了,你就报本王的名字,报名字没用,他就是本王的敌人。

  ”

  这也太宠了吧?

  所有的人都震惊的说不出话来。

  宫冥澈是认真的。

  睿儿抱着宫冥澈欢呼:“好棒!有爹爹真好。

  ”

  风云汐无语,他们一唱一和,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们是真父子呢!

  赫连珠突然喷出一口鲜血,两眼开始冒金花,

  .

  -->>

  胸口在剧烈的起伏。

  “珠儿,你怎么了?”

  赫连原吓到了,抱着赫连珠,看到她满嘴是血,眼睛瞪的跟铜铃一样,胸口鼓动,好像呼吸不顺,他立刻喂了一个丹药给她。

  赫连珠没能吃下丹药,将其吐了出来,眼角不断的流出眼泪:“哥哥,我的胸口好难受,我感觉自己快要死了。

  ”

  “不要瞎说。

  ”赫连原急道:“你不会死的,哥哥现在就带你去找医师。

  ”

  赫连原把赫连珠抱出风云宗族。

  赫连珠“哇”的一声,放声大哭:“哥哥,你听到了没有?宫冥澈说,以后谁欺负那小野种,就是他的敌人。

  我想杀了那小野种,我也会变成宫冥澈的敌人。

  ”

  赫连原一怔,顿时明白了什么。

  珠儿喜欢宫冥澈,喜欢到了极点,她是因为宫冥澈那句话,才会气的喷血。

  赫连原心疼的擦拭赫连珠脸上的眼泪:“宫冥澈眼瞎了,珠儿不要伤心,咱们不喜欢宫冥澈了,哥哥帮你找个比宫冥澈更好的。

  ”

  赫连珠哭着摇头:“没有比他更好的,我就是喜欢他。

  其实我也知道自己配不上他,可是我接受不了他喜欢风云汐,他喜欢那小野种。

  哥哥,我接受不了。

  ”

  赫连原见状,心中非常难过,又说道:“珠儿放心,宫冥澈不过是因为风云汐把他伺候爽了,等过一段时间,他就会抛弃风云汐和那小野种。

  ”

  “真的吗?”

  “嗯。

  哥哥是男人,最了解男人,哥哥逛青楼的时候,也经常换女人。

  ”

  风云宗族内。

  风云穆天气的浑身发抖,他是一宗之主,何时被这么欺负过?

  看来,这一战,不可避免了。

  “宗主,您淡定。

  宫冥澈也是神武学院的弟子,在六年前,就是榜首。

  而且,他的背后还有皇室,得罪他的后果,比杀十个熊三斧还要严重。

  ”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