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眼至半夜。

  山洞之中,风云汐睁开眼眸,顿时感觉到神清气爽,目视千里,耳听八方,就连远处微风抚草尖的声音,都能听得一清二楚。

  她脸上露出兴奋的笑容,紫云仙境初段,她以为至少需要十年,才能达到紫云仙境,没想到这么快。

  兴奋之余,风云汐有些奇怪,因为带睿儿回到风云府之前,她刚进阶,那段时间,她用泫元玉疯狂地修炼,回到风云府以后,她几乎不敢把泫元玉拿出来,炼制的真元丹,她也极少服用,到底是什么原因?让她这么快就突破紫云神将九段?到达紫云仙境?

  还有一件奇怪的事情,她感觉到紫霄的力量,突然猛增,不是在她进阶以后,而是在风云府,她战败了风云霆和风云平以后。

  难道与强者战斗,可以提升紫霄的力量?

  但是,紫霄的力量未免也提升得太快了。

  山洞外的熊瞎子,躲在丛林中,是不是地看向洞口,那是它的洞穴,女魔头上次来把它赶走了,害它在外面待了一夜,碰到可恶的豺狼群,今天这女魔头又来了,她什么时候走?

  突然。

  黑暗的天空出现响声,顿时一道极光在天边闪现。

  熊瞎子吓得在林中四窜,待天空极光彻底消失,它才逐渐安静下来,四肢跪在地上,像动物拜神那样,低着黑色的大脑袋。

  此时。

  两个人影,出现在“神武学院”最高的房顶。

  “天显异样,城内有人突破了仙境。

  ”

  “突破仙境者,若是中年人和老人,天空不会出现异样,因为这种人,即使达到仙境,修炼资质也只是平平。

  只有修炼天赋极高的年轻鬼才,才会天显异样。

  ”

  “不知这鬼才,是何许人也?”

  “管他何许人也?抢来就是了。

  ”

  “我也正有此意。

  ”

  老者和中年男人一拍即合,两人笑得格外阴险。

  老者又道:“古晟师弟,请立刻派人去京城调查,是哪个家族出了这位鬼才?把人给我抢到神武学院。

  ”

  中年男人作揖:“是,师兄。

  ”

  风云汐走出山洞,片刻以后,就被突然出现的黑衣人给拦住了。

  这些黑衣人没有遮面,似乎不在乎容貌被人看到,他们手持刀剑,凶恶地盯着风云汐。

  “这条路,你不能走,滚去绕路。

  ”

  黑衣人的态度极为嚣张,仿佛这路是他家的。

  “凭什么?”

  “就凭我家小姐在这里修炼,知道我家小姐是什么人吗?说出来吓死你,不过你也不配知道,快滚吧!”

  风云汐嘴角微抽,她这个人吃软不吃硬,别人越是嚣张,她越不会退让。

  “我偏要从这儿走。

  ”

  风云汐的声音极冷。

  “不知死活。

  ”

  黑衣人的刀剑,凶猛地朝风云汐砍来,只是还未能近身,就被风云汐释放出的元力,弹飞出去。

  数人受伤以后,又一批黑衣人来袭。

  一道悦耳的声音传来:“退下。

  ”

  黑衣人全部住手:“是,小姐。

  ”

  女子一身雪白衣裙,面容姣好,看到风云汐的时候,她脸上闪过惊讶,随即眼中出现了嫌恶的神色:“本小姐还以为是谁?原来是风云家族曾经的大小姐……风云汐啊?”

  她又笑着说:“六年未见,汐大小姐的名声不仅未减,还比六年前更大了呢!”

  风云汐皱眉,眼前这位女子,她并不陌生,是澜州五大家族之首,赫连家族的大小姐……赫连珠。

  赫连珠是赫连家族的天才少女,修炼天赋极高,容貌也是佼佼者,只是未被评选为澜州京城第一美人,因为有风云汐的存在。

  风云汐的美,是冷艳的,是空谷幽兰般的冰山美人。

  赫连珠独自一人的时候,会惊艳别人的目光,但是和风云汐站在一起,她就像被蒙了灰尘的明珠,发不出光来,而风云汐则是天上最闪耀的那颗星星。

  所以,赫连珠最讨厌的人,就是风云汐。

  如今,风云汐声名狼藉,赫连珠高兴极了,她最讨厌的那颗星辰陨落,变成了泥沼中的臭货,她如何能不开心?

  风云汐没有理睬赫连珠,跟她打口水战,不如回家睡觉。

  赫连珠本以为风云汐会生气,羞愧得无地自容,没想到风云汐居然和六年前一样,直接无视她?

  是可忍,孰不可忍。

  她身影飘到风云汐前面,姣好的面容,有些狞色:“风云汐,你还以为自己是六年前的汐大小姐?摆出一副高冷的臭脸给谁看?本小姐今时不同往日,如果你现在能跪下来,对我磕三个响头。

  本小姐就既往

  .

  -->>

  不咎,放你离开。

  否则……”

  她冷笑,高傲的神情,完全不把风云汐放在眼底,如今的风云汐,也不配她放在眼底。

  她刚突破神将八段,在澜州大陆,到达这个段位的人,屈指可数。

  年轻一辈,除了战神宫冥澈,还有“神武学院”那极个别的存在,就是她了。

  如今,她捏死风云汐,就像捏死一只蚂蚁。

  “否则怎么样?”风云汐冷冷地问道。

  赫连珠以为自己听错了,风云汐居然还敢问她否则怎么样?风云汐脑子坏了?

  “否则……”赫连珠阴笑:“本小姐就把你打趴下,在扒光了你的衣服,犒劳犒劳本小姐的护卫们。

  ”

  众护卫闻,眼睛邪恶地盯着风云汐,这个臭娘们把他们打得好惨,等会儿小姐收拾了这个臭娘们,他们一定会好好地折磨死她。

  风云汐眼底闪过幽光,淡淡的说道:“这个主意不错。

  ”

  “你说什么?”

  赫连珠迷茫地问道。

  她看到风云汐朱唇邪邪地勾起,意识到不妙的时候,风云汐已经近身在她面前。

  “找死。

  ”

  赫连珠大喝一声,手掌极快地抓住风云汐的手臂,以防风云汐近身偷袭,她以为能够轻易地扭断风云汐的胳膊,不曾想风云汐胳膊一震,她手掌被震开,十分震惊地看着风云汐,紧接着,风云汐抓住她颤抖发麻的那只手臂,狠狠一摔。

  赫连珠整个人腾空而起,重摔在地上,手臂已经被风云汐拧成麻花状。

  神将八段,哪来的胆量,在她仙境面前嚣张?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