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兽宝宝鬼医娘亲风云汐 第75章 谁敢?

小说:萌兽宝宝鬼医娘亲风云汐 作者:风云汐宫冥澈 更新时间:2021-10-26 00:37: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风云汐再次被传入皇宫,看到的便是失去双腿的郑成。

  包扎的伤口不断的渗出鲜血,空气中流动着血臭味,那是腐烂流脓和鲜血混合的难闻味道。

  风云媚手拿锦帕,掩住鼻口,在里面待了三秒钟,就想要呕吐,她受不了的出去了。

  “娘亲,好难闻。

  ”睿儿嫌弃的捏住小鼻子。

  “睿儿,你去外面等娘亲。

  ”风云汐道。

  这么大的腐脓味,这男人身上也好不到哪里去,她可不想宝贝儿子被熏坏了。

  “娘亲,你要快点哦!这里真的太臭了。

  ”

  小男孩也很关心自己的娘亲。

  “嗯。

  ”

  风云汐朝他温柔一笑,等小男孩出去以后,她从袖中拿出一块帕子,挂在耳后,把脸遮住,避免他身上的脓血喷到她的脸上。

  把脉之后。

  风云汐的表情十分难看,郑成中的是“梅尸毒”,这种毒是常年混迹青楼,又触碰了尸油才会得的,中毒者从身下开始溃烂,以至全身溃烂,最后会在剧痛中死去。

  郑成是郑国公之子,好色混迹青楼并不稀奇,但是他这样的纨绔子弟,不会去主动触碰尸油这种东西,除非他得罪了人,有人故意利用青楼女子,给他下了尸油。

  活该!

  风云汐不同情郑成,看着被截断的双腿,她嘴角轻撇,虽然郑成是活该,但宫中太医就这么砍断他的双腿,也太草率了,这货的病是可以治好的,不需要截肢。

  因为真正需要截掉的地方是……。

  风云汐喂郑成吞下一颗解毒丹,又拿出精致锋利的小刀,他身上的脓包,需要全部挖出,伤口敷上“玉汁”,才能“里应外合”,彻底清除毒素。

  伸手,去解郑成的衣袍。

  突然,有个鬼魅的身影出现,捏住了她的手腕。

  风云汐本能反应是转动手中小刀,对准来者的咽喉,却被他轻松化解,她面色一变,四目相撞,她整个人怔住了,眨了眨眼睛,刚才是她看错了吗?她分明看到他眼睛是赤金色。

  “你是谁?”

  “男女有别,你这么做,想要给你的未婚夫戴一顶大绿帽子?”

  男人的声音低沉,面容被黑布遮住,那双仿佛有星辰流光的眸中,满是讥嘲。

  风云汐回神,这货从哪里蹦出来的?嘴咋这么损呢?她是来救人的,这都能扭曲?

  风云汐冷笑:“你有闲工夫操替我未婚夫操心,不如先操心一下你自己,这里可是皇宫,你擅闯皇宫是死罪,只要我大喊一声,就会立马有侍卫冲进来。

  ”

  男人眸色变冷,浑身散发出属于强者的冷气,他丢开风云汐的手。

  “恩将仇报。

  ”

  他旋身,站到一旁,双手环胸,似乎不打算离开,准备在这儿看着风云汐动刀。

  风云汐揉了揉被捏疼的手腕,心里纳闷,这货说话难听,这叫恩?如果这能算恩,她可以还他百种这种恩情。

  男人看到风云汐扒开郑成衣袍的瞬间,他眸底的冷意更盛,手术刀落到郑成的血肉,无情的挖出脓包,郑成在昏迷中发出痛苦的声音,男人脸色才好转一些。

  门外。

  一个石子朝睿儿飞来。

  睿儿拧眉,石子快落到他的身上,小男孩手指微动,一甩衣袖,那石子朝相反的地方飞去。

  “哎呦~”

  宫禠痛叫,手捂住额头,明显感觉到非常痛的那个地方,慢慢的鼓起包。

  宫禠气急败坏。

  “小贱民,你砸本宫?”

  “多行不义必自毙。

  ”

  睿儿送了宫禠一句话。

  “你诅咒本宫死?”宫禠震惊的看着睿儿,不知道他哪来的胆量,敢对他说这种话?他可是当今太子殿下。

  “你犯了死罪,给本宫拿下他。

  ”

  宫禠对黄门和宫女下令。

  黄门,宫女上前捉拿睿儿。

  睿儿小脸冰冷:“我娘亲在里面帮你们小侯爷治病,你们敢动我分毫,等娘亲出来,绝不会饶过你们。

  ”

  黄门,宫女都发出“咯咯”的嘲笑。

  “小蠢货,诅咒太子殿下死罪一条,没人能救得了你,等你母亲出来,恐怕也要被你连累,被皇上关进大牢,大刑伺候。

  ”

  “就是,也不看看自己什么东西?你给太子殿下舔鞋都不配,还敢诅咒太子殿下?活该被处死。

  ”

  “风云汐也真是倒霉,六年前好歹也是堂堂的风云少主,如今沦落的带回来一个野种,还被这无知愚蠢的野种连累。

  ”

  睿儿小拳头捏紧,小脸愤怒:“我不是野种,宫冥澈已经派人去风云府提亲,我娘亲嫁给宫冥澈,我就是澈王的儿子。

  .

  -->>

  ”

  黄门,宫女皆是一愣。

  随后,传来更大的笑声。

  宫禠讥讽道:“就你?也配做本宫澈皇叔的儿子?本宫的澈皇叔是战神,是澜州的神,你不过是个小野种,去天擎王府刷茅厕都不配,因为你很脏,出生脏,血脉脏,只配做澜州大陆最低级的贱民。

  ”

  黄门,宫女差点没为宫禠鼓掌。

  “说的好,太子殿下说的对极了。

  ”

  “可不是?臭虫也想攀上高枝变成龙?白日做梦。

  ”

  “……”

  砰~

  黄门,宫女被击飞,宫禠脸上的笑容消失,很快爬上惊惧。

  “母妃,救命~”

  宫禠拔腿就跑。

  “怂包!”

  睿儿没有追,守在门口,等娘亲出来,他就和娘亲离开这个让人讨厌至极的地方。

  然而,片刻以后。

  风云媚牵着宫禠,带着王勇和侍卫来了。

  风云媚威胁道:“小野种,你要不束手就擒,跑进去找风云汐求救,本宫就让王将军带人杀了你母亲。

  ”

  睿儿抬头,看着风云媚阴险的脸,他怒道:“皇宫就只会仗着人多欺负人少?”

  他又扫过王勇和侍卫:“你们这么多大男人,就只会欺负我这个孩子?”

  王勇和侍卫顿时有些脸红,觉得媚贵妃太小题大做了,这不就是个六岁的孩子?让王将军带着大家来……太羞耻了。

  风云媚在心里冷笑,现在知道怕了?

  可惜太迟了。

  就凭他诅咒龙儿,就能治他死罪。

  “拿下他。

  ”风云媚喝道。

  “谁敢?”

  房门突然被打开。

  风云汐走了出来,微风卷起她的衣袂,恍若仙子,王勇包括侍卫,全在这一瞬间,看呆了眼。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