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兽宝宝鬼医娘亲风云汐 第70章 家规处置

小说:萌兽宝宝鬼医娘亲风云汐 作者:风云汐宫冥澈 更新时间:2021-10-26 00:37: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风云府。

  “小贱种,你给我滚出来。

  ”

  风云蓉冲到风云汐的小院,声音尖利的叫道。

  “五小姐,这是少主的房间,你不能进去。

  ”

  小蝶张开双臂,拦在门前,听到风云蓉叫“小贱种”,小蝶心里气极了,风云蓉是风云家族的五小姐,却一点教养都没有,还嚣张跋扈。

  “贱婢,你算什么东西?也配阻拦本小姐?”

  风云蓉扬起手,狠毒的一巴掌,即将落在小蝶的脸上。

  突然,有个人影把小蝶拉走了。

  风云蓉打了个空,她愤怒的瞪着他:“狂一刀,你不过是风云泽养的一条狗,本小姐教训一个贱婢,你胆敢跟本小姐作对?”

  小蝶一个踉跄,感激的看着狂一刀。

  狂一刀松开小蝶,脸色一片阴沉,手指猛然捏紧成拳。

  房门,这个时候被打开。

  “吵什么吵?”威严的声音响起。

  “老……老爷子……”

  风云蓉错愕的看着风云长白,又看到他怀中抱的小男孩,风云蓉眼中闪过阴暗,爷爷为什么要抱这个来路不明的小杂种?

  难道就因为他是风云汐的儿子?即使风云汐跟野夫生的,爷爷也不在乎?

  爷爷未免也太偏爱风云汐了。

  不行,她绝不能让这小贱种得到爷爷的喜爱,因为他不配。

  风云蓉嘴巴一撅,把缠在脖子上的纱布揭开,眼泪婆娑的说道:“爷爷,您看,我的脖子中毒了,毒医说我中的毒非常霸道,也非常恶毒,就算帮我排了毒,我脖子上已经腐烂的地方,再也无法恢复,以后将留下丑陋的疤痕。

  ”

  风云老爷子瞅着风云蓉脖子上的伤口,十分狰狞,他抬手捂住睿儿的眼睛,说出来的话,差点没把风云蓉气死。

  “这是你来汐儿小院撒野的理由?”

  她来风云汐小院……撒野?

  风云蓉脸色青了青,心里恨透了风云汐和睿儿,却要装作委屈可怜:“爷爷,我脖子是拜您怀中这个小……男孩所赐。

  ”

  想骂小贱种的,看到风云老爷子不怒而威的眼神,风云蓉生生的把到嘴边的话给吞了回去。

  风云老爷子怔了怔,粗糙的手掌,被睿儿拉了下去。

  小男孩目光清澈,一派天真。

  风云老爷子摇了摇头,睿儿才几岁?怎么可能对风云蓉下毒?还是脖子那种地方?他的身高够的着吗?

  风云老爷子冷笑:“睿儿几岁?你多大?睿儿是你的对手?他怎么给你下毒?笑话。

  ”

  “我说的都是真的,您可以问我的婢女,她亲眼看到的,还有狂一刀,他也在,他们都看到了小……男孩抓伤了我的脖子,给我下毒。

  ”

  风云蓉把身后的奴婢拉过来。

  奴婢猛然点头:“对,我们小姐说的没错,老爷子,奴婢亲眼所见。

  ”

  风云老爷子没有理奴婢,他转头看向狂一刀:“一刀,你怎么说?”

  狂一刀面无表情道:“小少主不见了,我在五小姐那儿找到小少主的时候,五小姐跟我说的是……她在和小少主玩耍。

  ”

  面对风云老爷子投来怀疑的眼神,风云蓉又哭唧唧的说道:“我只是好心把他带去我的小院玩耍,却没想到他竟那般恶毒,若不是我及时发现去找毒医。

  我现在肯定没命了,呜呜呜……”

  小蝶忍无可忍道:“五小姐,你根本就没有安什么好心……”

  风云蓉狠狠的瞪了小蝶一眼,又大声嚎道:“我这个风云家的五小姐真是窝囊,现在连一个奴婢都敢爬到我的头上来。

  ”

  狂一刀皱眉,给了小蝶一个闭嘴的眼神。

  小蝶快要气死了,她说的没错,也想跟老爷子说清楚来龙去脉,可是风云蓉太狡猾了,不仅打断了她,还给她安了个罪名。

  怎么办啊?少主不在,小少主该怎么办?

  睿儿眨了眨眼睛,稚气的说道:“老太爷,那位大婶说的没错。

  ”

  大婶?小贱种叫她大婶?

  风云蓉想吐血,她如花骨朵般的年龄,这小孩眼睛瞎了?叫她大婶?

  看他说话的样子也不聪明,该不会是以为老爷子抱了他,无论他犯了什么错?老爷子都会原谅吧?做梦去吧!他只要承认下了毒,别说风云汐不在,就算风云汐在,都护不住这个贱种。

  “事情是这样的,大婶叫来两个下人,用布袋套住了睿儿的头,把睿儿绑到她的小院陪她玩耍。

  大婶还跟我聊天,说我不配做澈王的儿子。

  我想回家的时候,大婶还热情的抱起睿儿,想要跟睿儿玩摔跤游戏,多亏一刀哥哥来的快,睿儿才六岁,力气都比不上大婶,哪能摔过大婶啊?”

  小男孩嘟了嘟

  .

  -->>

  嘴,眼睛闪着泪花:“老太爷,您可不可以跟大婶说,以后不要把睿儿带去跟她玩?睿儿害怕玩那种游戏。

  ”

  风云蓉傻眼了,这小东西比她还白莲花?

  小白莲!

  “风云蓉,这就是你所谓的玩耍?”风云长白气到颤抖:“睿儿才六岁,你跟他有多大的仇?用如此手段,想要置他于死地?”

  “爷爷……我……我没有……”

  “闭嘴。

  ”风云长白喝道:“睿儿才来风云府几日?他除了跟泽儿学习紫云拳法,就是待在汐儿的小院,若不是你派人来抓他,他认得你小院的路?”

  睿儿瞅着风云长白,老太爷原来什么都知道啊!难怪娘亲和大舅舅走了,老太爷就来了。

  风云蓉哑口无。

  “一刀,把风云蓉带下去,家规处置。

  ”

  “不……不可以……”风云蓉慌了:“为什么要用家规处置我?分明我才是受害者,还有我哥哥,他六年前被风云汐的本命灵器重伤,为什么不对她用家规?”

  “爷爷,这不公平,我们同样是您的孙女,您不该区别对待,对风云汐仁慈,对我和哥哥残忍……”

  风云长白面色一冷,眸色慑人,浑身散发着一家之主的威严气压:“家规加倍!如若不服,滚出风云府。

  ”

  风云蓉吓的肝胆俱裂,不敢再出顶撞风云长白,眼中的泪水簌簌往下掉,她捏紧手指,指甲陷入肉中也不觉得痛,只有恨。

  “为虎作伥的两个恶奴,打断双腿,丢出府外。

  ”风云长白又一声令下。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