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某 第91章冰箭

小说:某某 作者:木苏里 更新时间:2021-07-17 18:47:34 源网站:网络小说
  白马弄堂的这栋房子已经成了一个随时爆发的炸·药·桶。盛望在整理行李的时候无意间听到过江鸥和盛明阳的谈话。其实也不算谈话,是江鸥单方面的道歉。她这段时间精神高度紧张敏感,每天做的最多的事就是道歉。让人无力招架又无从苛责。

  她觉得自己眼下的状态很有问题,对盛明阳并不公平,想要分开一段时间。盛明阳只是宽慰道“没事,别想太多,先把身体调养好要紧”,然后去露台抽了很久的烟。

  盛望直觉他们两个可能结不了婚了。

  他以为自己知道这一点的时候会庆幸或遗憾,实际上却没有任何感觉。他和江添并肩站在钢丝上,光是保持平衡就耗尽了所有心力,根本无暇去管其他。

  附中开学要召开年级家长会,一方面聊一聊上学期的期末成绩,另一方面为3月初的小高考做个动员。

  家长会比以往都要正式,学校生怕有人不跟家长提,直接拿着联系单群发了一遍消息。

  说来讽刺,这段日子大概是盛明阳在家呆得最久的一次。他从政教处徐大嘴那边收到通知,当即爽快答应下来。

  他本想自己一个人去,让江鸥在家好好休息,由孙阿姨照顾她。但思来想去,又觉得有个机会散散心也好,转换一下环境,也许能让江鸥从那些糟心事里跳出来,别再钻牛角尖。

  盛望本想趁开学喘一口气,结果被这个家长会打回原形,以至于去学校的路上神色恹恹。

  盛明阳自己开的车,他从后视镜里瞄了儿子好几次,终于还是笑着问:“怎么了,多大人了还舍不得假期呢?”

  听到这话的一瞬间,盛望觉得讽刺得有点荒谬。他实在没忍住扯了一下嘴角,像是不经意的自嘲。江添的手垂在座椅上,在盛明阳和江鸥看不到的地方轻轻拨了一下他的小指。

  盛望心里的烦躁少了一些。他目光看着车外,手指却勾紧了江添。在盛明阳又一次朝他看过来的时候,含混敷衍地“嗯”了一声:“起早了有点困,我睡会儿。”

  他顺手抓了个腰枕,垫靠在窗边闭上了眼睛。

  一天24小时,一年365天,刨开上课和睡觉,剩余不过零头而已。这样想来,其实毕业也并不久远。

  他在寒假翻了很多书,刷了很多题。有时会产生一种错觉,好像只要他们拼命跑拼命跑、跑得比别人都快,日子就会缩短一点。

  盛明阳认识的朋友多,人还没进附中呢,电话微信就震个不停。仿佛不是来开家长会的,而是来搞聚会的。

  他一整个假期都被江鸥的事情困锁着,直到这时才想起来很久没关注过儿子学校的情况了,恶补起来像个临时抱佛脚的考生,什么都往耳朵里填塞。

  其实也并没有什么,大多是关于成绩和学校表现的话,还几乎都是夸奖。但盛望就觉得他跟江添像是被养殖的什么东西,窝在透明的培养皿中,任由别人口述着观察日志和成长报告,上一句是夸奖,下一句永远未知,而他们只能听着。

  “听见没?小添厉害啊,除了送老先生去医院的那次有点影响,每次考试都是第一。期末这次发挥得尤其好。”盛明阳收了线,毫不吝啬地夸着江添,江鸥也笑得温和漂亮。

  成年人就连偏见都是“体面礼貌”的,这一刻,他们仿佛已经忘了自己平日是怎么有意无意观察江添的,好像那些因为季寰宇生出的嫌隙根本不存在。

  “望仔也很不错。”盛明阳笑着说:“第二。说实话,一个学期能追到这个程度,爸爸真的挺高兴的,看得出来是吃了苦下了功夫的。”

  盛望“嗯”了一声。

  不知道为什么,这个“第二名”从那些电话里透露出来总是虚无缥缈。他感觉不到真实,既没有高兴,也没有如释重负。

  盛明阳和江鸥进了学校没多久就被老师引往大礼堂,年级家长会在那边召开,徐大嘴春光满面,还带他们看了荣誉墙。

  看到他们走远,盛望才拍了拍江添,两人上了明理楼。几级台阶一跨,僵化很久的血液才活泛起来。

  盛望大步跨上二楼,插着口袋转过身来,一边看着江添笑一边倒退着往上走。他说:“听见没,第二,我说什么来着?一个学期必然摸上老虎屁股。”

  江添“嗯”了一声,步子配合着他,不紧不慢。他应声的时候还带着假期里惯性的阴郁,过了几秒终于融化开来,开了个玩笑:“好摸么?”

  盛望刚要开口,何进抓着几张纸从楼上匆匆下来,见到江添的时候松了口气:“怎么来这么晚?走,跟我去礼堂。”

  “干嘛?”

  “第一嘛,学生代表。一会儿家长会上需要说几句话。”何进抖了抖手里的纸,“就一小段,照着念就行。”

  盛望在旁边站了一会儿,拍了拍江添的肩膀说:“我先上去,晚点再说。”

  晚点再说,这句话充斥在他们整个假期里。

  这种被突然打断再另找时机的瞬间发生过太多次,他们已经说得很熟练了。只是大多数被打断的话都只在那一刻是有趣的,过了那个点,就没有再续上的意义了。

  盛望往楼上走的时候,何进又叫了他一声,提醒道:“这次末考发挥不错。一会儿趁着自习把东西搬回楼上,我刚跟班长他们说过给你腾个位置出来。”

  “啊?”盛望愣了一下。

  何进笑说:“怎么,放个假把神经放松了,反应还变慢了?考了第二,回a班了!”

  盛望进b班教室没多久,鲤鱼和高天扬就下来了,趴在后门口冲他招手。盛望跟前后桌打了声招呼,拎了书包出来了。

  高天扬再次成功苟在了a班,又替盛望高兴,显得很亢奋,手舞足蹈:“你来得晚还顾得上打听吧?我去办公室替你偷听过了盛哥,你这次就跟添哥差5分,老吴说你有两个小失误还蛮可惜的。我感觉添哥皇位有威胁了,这学期可以期待一下你俩一位争夺战了。”

  鲤鱼说:“何老师让安排个位置出来,腾出来的空座太靠前了,你个子高视力也没什么问题,坐前面挡人,所以还给你排的老位置,坐江添前面。”

  直到这时,盛望才真正意识自己回a班了。之前那个换班的煞笔决定至此终于画上了一个句号。

  他绕了一个大圈,又坐回到江添前桌。往后的日子也骤然变得明晰起来——听课刷题搞竞赛,他也许可以抢几次第一,也许能跟江添并肩拿几个奖,把荣誉墙玩成连连看,比谁照片更多一点。

  这么一想,好像很不赖。

  这大概是近期唯一一件值得高兴的事。盛望跟他们往楼上走,顺口问了一句:“那这次有几个惨遭流放的?”

  “哦,就一个。”高天扬的笑意没了,说不上来时候唏嘘还是别的什么。

  “一个?谁?”

  “还有谁?齐嘉豪呗。”

  盛望愣了一下,刹住了步子。

  “他上学期就一路往下掉,迟早的。”高天扬朝楼上瞄了一眼,压低声音说,“你今天来得晚,你要早点来还能看见,齐嘉豪他妈来这边了,我靠……说真的有点惨,我都——”

  话刚说一半他就倏然停住了,因为齐嘉豪拎着书包从楼上下来了。他嘴角破了,头发很乱,鼻子里塞着纸巾,洇出一片红,显得滑稽又狼狈。

  盛望回a班,他被挤出去了。一个要上楼,一个要下楼。这个交错尴尬而嘲讽,又是注定的。

  最狼狈不堪的样子被最讨厌的人迎面撞见,又避无可避。齐嘉豪那个瞬间看向盛望的眼神满怀怨愤,偏偏又梗着脖子带了几分不屑。

  他经过拐角的时候故意没让,重重撞过盛望的肩,“继续说啊,刚刚不是说得很开心么,操!”

  “你有病吧?”高天扬有点讪讪,但被连带着撞个踉跄,心里还是窝了火,尤其被撞的盛望根本什么都没说。他知道齐嘉豪只是找由头起茬而已。

  齐嘉豪倏地站住,阴沉着脸转头道:“我有啊,你们不是一直觉得我有病么?觉得我是个傻逼,当我不存在,现在总算轰出来了,高兴吗?”

  他又转而盯向盛望,问:“把我挤走了,爽吗?”

  那个眼神带着某种说不上来的意味,像是拎着油桶在火边围观。他上一秒是狼狈的,下一秒又有几分高高在上的感觉。这让盛望莫名其妙,又很不舒服。他忽然想起小辣椒许久之前的提醒,说齐嘉豪丢了包要查监控,最终又不了了之。

  盛望本想回他一句“你之前第二么?我是抢了你的名次还是怎么?”但想到那次监控,又蹙着眉把这话忍了回去,他拽了一下高天扬说:“老高,走了。”

  “走什么?干嘛怂呢?你不是挺傲的么?”齐嘉豪蹭着鼻旁的血,不依不饶。他在a班的角落里憋了大半个学期,被无形地排挤和孤立,起初是觉得自己错了。时间久了,怨愤和委屈就占了上风,再到被挤出a班、被他妈劈头盖脸拧打的瞬间转化成了扭曲的愤怒。

  “你们干嘛呀,别吵了,今天家长都在呢。”鲤鱼有点懵,试图在里面缓和一下。

  高天扬翻了个白眼跟着说:“是啊家长会,你在这闹丢不丢脸?”

  “要什么脸?!我妈打我的时候你们那么多人在旁边,我要什么脸?我人都滚出a班了要什么脸?”齐嘉豪吼起来。

  盛望实在没忍住:“那你找你妈去。”

  “我妈不讲理,但你们是恶心。”齐嘉豪说。

  盛望对“恶心”这个词几乎要有条件反射了,整个寒假都因为这个词笼罩在令人窒息的盯视里。以至于他听见这两个字就烦躁至极。

  奈何齐嘉豪还在说:“都觉得我垃圾、傻逼,但是以前冲着垃圾老齐长老齐短的也是你们。那你们算什么?”

  高天扬:“我们瞎行吗?”

  “是挺瞎的。”齐嘉豪点了点头,又看了盛望一眼,一字一句地说:“供着两个同性恋当宝,”

  盛望脑中嗡的一声,楼梯拐角瞬间陷入一片死寂。

  楼上楼下的教室喧闹不息,却好像被阻隔在厚厚的磨砂玻璃之外,仿佛另一个世界的存在,模模糊糊的,他听不清楚。

  他只有一个念头:果然……

  那柄悬在头顶的剑时隐时现,果然没有消失,只是在等一个时机轰然砸落。它大概是冰做的,否则碎片埋到头顶,怎么会让人遍体生寒。

  “你他妈放什么屁呢?!”高天扬最先从怔愣中反应过来,仿佛听了什么天大的笑话,又愤怒不已。

  齐嘉豪拽了拽书包,说:“你不知道啊?你最好的两个朋友兄弟乱——”

  “伦”字没能出口,盛望已经一拳砸了过去。

  高天扬怎么破口大骂的、鲤鱼是怎么劝架的,徐大嘴又是怎么抽身从礼堂赶过来的,盛望都记不清了。

  他不知道齐嘉豪为什么最初选择不说,后来又没能忍住。他只知道对方开口的那个瞬间,他跟江添堪堪维持的平衡被毁得一干二净。

  钢丝锵然断裂,他们两脚一空,直坠深渊。

  等他终于砸落在地,怔然回神,他已经站在了政教处办公室里,盛明阳在不远处,听着齐嘉豪奋力辩驳。

  徐大嘴信奉一切事情低调处理,能少牵涉几个人就少牵涉几个人,除了消息灵通闻讯而来的盛明阳,再没有别人。礼堂那边一切照常,学生代表发刚刚结束,台下家长们掌声热烈。对比之下,这间没开空调的办公室冷得像冰窖。

  齐嘉豪说他没撒谎,他看见过,就在艺术节那天,他只是当时不想说。

  盛明阳说:“我自己的儿子自己清楚,我信他做不出那种事。学校这种地方不是有监控么?是真是假,一查就知道了。十几岁的学生有点冲突口角很正常,急起来口不择,这都可以理解。但是风风语拦不住,传出去就害人了。老徐,帮我查。”

  他或许是真的不信,也可能是在找证据支撑自己。他的每一句话都很平静,却像是摁着盛望的肩膀,一刀一刀扎进他身体里。

  ……

  也不全对。

  盛望想,其实也是他摁着盛明阳,一刀一刀地扎过去。

  他在徐大嘴站起来的时候开了口,声音沙哑。他说:“别查了。”手机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假期没结束的时候,盛望总会想。时间久了他和江添会变成什么样。但他忘了,他们隐患太多,连“久”的机会都不一定有。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在2019-11-17200333~2019-11-1917410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深水鱼雷的小天使:折溪岚、监考官tn1个;

  感谢投出浅水炸弹的小天使:吃饭团的曳总、江停大宝贝1个;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sun、20421211、麓麓麓麓麓麓.3个;七了个叉、贴纸、吃饭团的曳总、冰晶小枫、孤云独去闲2个;环树旅行者、loveday、陌尘、辜限河.、lethe冥、江添生日快乐、玻璃一般的存在、清涵、罐装望仔好添~、30924136、许丞以、_槿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冰晶小枫10个;巴巴喝甜旺、39765436、冬浔2个;林子真是大了、黄暴荷、盐水鸭不甜、wnamelessw、糖怡、40763795、深呼晰是真的叻、lethe冥、景岚、七了个叉、破阵子、andufala.、飒飒吃不停、loveday、小萌妹、陈不知不吱、流年似水、望添啾惑、燃晚余晖、沐沐、路枳、36039710、头牌的助攻、麓麓麓麓麓麓.、罐装望仔好添~、花荣不姓荣㏄、雨宫妹、湛湛生绿苔、兰兰妈妈、uio先生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season23个;冰晶小枫19个;七了个叉7个;、呼吸过度5个;彼岸无花、turtledove、江添生日快乐、二十二kkw、书里、扶风摇曳、204212114个;肖山哥哥、林子真是大了、影影咋芥末可爱、町疃鹿场3个;罐装望仔好添~、星港灯火、一粒糖、飒飒吃不停、flying、辜限河.、大大更新了吗、是纯真不是纯甄吖、lethe冥、景岚、mako喵、想吃红豆栗子蛋糕、变奏小星星、君离笑、玖零、41011279、揽月、周周今天特想喝奶茶、千机、恭喜玩家江添获得旺仔2个;行走的蘑菇、森林中的影帝、芝麻小饼干、40019823、***、ww蕴、许丞以、江添什么时候睡盛望、乌尔骨的尽头是子熹、费嘟嘟的酒柜、不知有冬夏、想想叫什么呢、小藝射日、40763795、盗版叉叉、墨雪尘心、百醇醇醇、下雨天、芳草菲菲28、川酱想和十三载谈恋爱、羽成、吧唧吧唧冬、godagod、夜深人靜時、宸絮、木易、球球球球球球球可、六水、刘奶奶找牛奶奶买榴莲、7777777、云之语、我一口八个西瓜、白玖纡、添哥的甜旺仔prprpr、slayona、未久拾遗、连点成线、凉介、cil、ヾ(^▽^)ノ、查无此人_、gi、无邪、嘻嘻吉吉、费洛因、29994488、流流、欲rrr、沈巍、做梦的蜗牛、橘子果冻双皮奶、汪汪汪、棉花糖好甜呀、啥也不说爱太太、长安jx、春草暖阳阳、花荣不姓荣㏄、茯藏、没有鱼、特别好看的池映雪、estate.、一壶白冰、ju花残满地伤、112358-13-21、niseusagi、evan.、黄暴荷、老九门张家子、三思、青柑、贴纸、y、心肝儿的一枝花、江添、灵灵不磕cp会死、冬雪的十四行诗、星月、olivia、我的奶茶三分甜、一支软妹挂枝头、甜党、酿果、叫什么名字好呢、罚酒饮得、锦鲤阿俞、今天喝旺仔了吗。、黛湘、巴巴喝甜旺、情终是个大坑、wnamelessw、一点点、冷白色、汤圆、silver、如麑皛翛、是帆动、kaka?、嫐丶、东方镜君、应郎慕鸿、轩羽莲洛、lan、蔚蓝、费承宇锤爆p黑狗头、春眠不觉小狗蛋、我又把刘海剪坏了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人参不甜不酸不养胃107瓶;夏木森森90瓶;无书辞87瓶;月是故乡明70瓶;旺仔每天都是甜甜的54瓶;夏莫添50瓶;土肥圆49瓶;杨!思!曼!46瓶;112358-13-21、雪花40瓶;团团团子339瓶;月、野生沙丁鱼38瓶;雾漫小东江、溪雨、蘇、春眠不觉小狗蛋、jennifer、你说的都对30瓶;顾安27瓶;仙女八岁26瓶;swlxxi23瓶;连点成线、延其厮枕、苏打桃酥、橙子、fwwm、是帆动、我超凶hh、喵、小白兔不长个、墨墨哒大大、、阿甘不说话、27481697、板栗子、:)、李珂艺骑鹅旅行记、周真顺、没有鱼20瓶;与翙19瓶;茉小羽、厉害了我的哥、是纯真不是纯甄吖17瓶;黄暴荷、猪皮、allriselune16瓶;卡丘、female°、缄、子之金、时安、磨磨叽叽、喻佳轩、初三15瓶;may、flottant14瓶;杨开心、笙笙歌13瓶;残忆、醋栗、a、迟暮易倾12瓶;k7、花开庭院前11瓶;风流小仙女、青峰大黑、非洲可人儿、书至、黎明、mrs.l、闲半日、樱kurasum、墨雨儿、拂衣生、祈陌、30739305、枫井、青鷺、掌握核心科技、凉信、刀下留人t^t、蛋糕说话,屑屑闭嘴、紫徽北斗、无邪、羞羞姗、莹嘤嘤、格小楠、富富要好好賺錢~、云雾菌、序生、neon、阚星.、木易、呆ちゃん。、sin-、阿霁mio、无心。、一叶梵染、tcccccc、19674812、墨卿、顾兮辞、汐汐、买橘子的阿妧、何故、木苏里你没有心!!!、滚滚。、绿水青山、叶千鱼、莫谩白首、木择、叶桉抱着徐西临说道、wnamelessw、行走的蘑菇、小黄鸡没有小**、faust.、梓榆、、酒哩、陈先先、棉花糖好甜呀、啾咪、轻叶叶叶叶、小黄鱼、枭棋、可爱的小咸鱼、40045935、百醇醇醇、半月尹、下班就下雨、每天早起好好学习、长安jx、徒步流浪、35544298、深深慢ya、小阿竹、海王星、靖轩、霖堇、卡奈、柒柒、破阵子、江添什么时候睡盛望、书里、32965784、五福临门、knight10瓶;轻舟不过、fay、千日酒9瓶;天地连城荒、考官a8瓶;旺仔牛奶、30247917、我的阿峤、乌尔骨的尽头是子熹、芝? 年糕、巧克力7瓶;长白山神树和罐装旺仔、木小小心、花枝别尔、柏万千6瓶;ccydx、睿智孜、罐装、霎雨、kan、豆子豆豆、minze、尘落、万年庄周、居家小笼包、大椿、哆啦未归、我是一颗百香果、舞雩、明天吃什么、千面妆、zyfczy、想偷哥哥的颜、bjyxszd、庄生识天籁、七、江甜甜喝旺仔不、邹走走、尤里奥、千奈5瓶;37748614、夏天、ccsszx、嫦娥的胖兔子、29227007、鸭吖4瓶;抱紧、式微微微微、甜的旺仔牛奶、是姜辞呀、桂圆柿子.、衬衬衬衬衬xdd、入妄、筱柠小仙女、贪生、猫儿、猫小罗、栩星3瓶;15721282、一叶障目、成美、蓝胖子、栗子味羊驼、河豚鱼、祁希希希希、moon、海盐柠檬、空空、是障障啊!、营养快线、十一、梦溪笔谈、嘻嘻、柱柱柱竹子、扬纸2瓶;黑金喵、俞哥唐时望仔殿下袭雨、喵如玉、apr.、暂时没有想到新名字的、whisper、性感扣扣、晴小米、南柠、merry邓、susama、梅子不萌、棂阡芑、阿斯蒂蒙斯、code5555、寻寻觅觅寻寻、invy、sarahhhhh、青鸾、还有什么比磕cp更快乐、derella、sa银镯、冰璃、昂、今天看完更新了吗?、krayee8、蓝孩纸?、与卿、柳惜夕、楔の野猫?魖峫、小澄酱、洁癖小敷衍往西、白喵喵踩奶、明河共影、懒灯君、诗三百、黛湘、玥是小乖乖、很想给自己发张好人卡、最西、钓雩执法、暗黑伯爵德古拉、走调儿、牛奶味酷盖、蒋丞丞、雪の恋、汐汐复息息、陆虔、旧岁繁花、迷雾、jean、亚齐、晴小凉、一天优等生、花无妄、缪音、一西、云深何处、时恩、喵喵喵、上官倾、30679046、被庸众捧杀、神奇芪、estate.、步北林、小圆1瓶;更新最快s..sm..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