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派都不喜欢我 第一千三百四十章 开派大典(四)

小说:正派都不喜欢我 作者:云海青马斩 更新时间:2021-11-16 21:31:15 源网站:网络小说
  ll天羽血河派的开派大典已然开始,列于山道上迎客的门人弟子都已撤了回来,镇守在演武场外,自然不会有人通传。

  任谁也听得出来,来人为数众多,骑行也是极快,故而马蹄声才会声震如雷,响彻山峦之间,却又是有种难以述的整齐。

  所有人都不由得看向了山道口。

  数百骑井然有序的拉开了条长龙,如飞而至。

  参与开派大典诸人,望及来人都不禁一惊。

  风亦飞也是有些愣神。

  近得演武场,一声清朗的号令,如疾风般飞驰而来的大队骑兵整齐划一的勒马止步,原地整队列阵。

  一干骑兵皆是甲胄齐整,铁甲在阳光下熠熠生辉,锋锐的长矛林立,反射着耀目的寒芒。

  只是看这军容,就能明瞭,这是一支强军。

  更何况,整支骑兵还隐隐透着一股巨大的煞气,跟武林中人不同,那是经历过战阵的百战雄兵才有的威势。

  且,那散发的煞气竟然还勾连在了一起。

  发出号令的是为首的一名年青将领。

  眉清目秀,面容俊朗,却又透着些彪悍的味道。

  头戴一顶二龙戏珠紫金冠,两根雉尾斜飘,身穿大红团龙战袄,外罩银光闪烁的鱼鳞铠,左胁下悬一口宝刀,右胁边挂一张雕弓。

  坐下一匹枣红马,两杆四尺有余,两头皆有枪尖,系着鲜亮红缨的滚银枪悬于马上。

  威风凛凛,雄气赳赳。

  ‘双枪将’陆文龙。

  一时间,各方群豪都不禁交头接耳,窃窃私语。

  陆文龙一跃下马,扫了一眼,毫不在意两边江湖人士的注目,快步上前,到得方歌吟面前丈余开外,一拱手,“听闻方掌门今日重立血河派,山门再开,张宪将军特命小将前来道贺!”

  方歌吟不由得有些发愣。

  陆文龙他是不认得的,张宪就更不认得了。

  看着陆文龙,要说不犯疑是假的,一众骑兵都是顶盔带甲,除却手中长矛,坐骑上还都配有劲弩,长短两刀,怎么看都是要上战场的配备。

  陆文龙来得礼貌,明说是来道贺的,礼数当是得周全以对,方歌吟抱拳还了一礼,“方歌吟谢过张将军了。”

  风亦飞已忍不住发了密语过去,“你来做啥?”

  在毁诺城一役时,就见过陆文龙,那时,他还是一身黑衣劲装,还是首次见他穿盔甲。

  居然不是戴头盔的,真跟电视剧里一样,孙大圣那顶戴差不多,两根雉尾随山风飘来飘去的。

  陆文龙转了过来,拱手垂头一礼,他就不是以密语回应了,“末将陆文龙见过风大人!”

  扫了眼两端人马,“张将军已有交代,此行来血河派道贺,旁观大典,若有宵小敢无故生事,当要帮着管束一二。”

  说罢,一挥手。

  下了马匹,静立于侧,摆开了阵势的兵卒齐声高喝,“贺血河派重立!”

  喝声响彻云霄。

  登时,议论纷呈。

  江湖人秉持的是江湖事江湖了,哪有办个什么庆典,会邀朝廷兵马过来道贺的。

  要说对上官军,说不秫都是假的。

  又不是个个人能如燕狂徒那般的绝世高手,视千军万马如无物。

  陷身军阵,遭群起而攻之,想要安然脱身绝不是易事。

  况且,军伍之中,高手也是不少。

  光看陆文龙的气度,就能知晓,他是一员骁勇的悍将。

  这情状,绝对是跟风亦飞这朝廷鹰犬脱不了干系了。

  他竟是为了血河派的开派大典,调来了兵马。

  却不知道,根本不是风亦飞的锅。

  风亦飞都没搞懂,张宪怎么会派陆文龙跑过来的,还带了一支精兵来。

  听陆文龙一说,方歌吟也明白,那张宪将军是为义兄风亦飞助阵,看的是风亦飞的面子,自当是要盛情款待。

  陆文龙还带了礼物过来道贺,兵士呈了口小箱子上来。

  临时又加了个座位,陆文龙倒也不在意坐于末座,遥相与独孤无敌等人抱拳招呼。

  独孤无敌,浪子可可等玩家跟他也是老相识了,曾一同于毁诺城外并肩作战,他还跟独孤无敌切磋过一把。

  如此情形,让些心怀叵测的江湖人士更是满心忐忑,左瞄右观的,萌生去意。

  可那干骑兵摆开的阵势已将山道口堵了个严严实实。

  风亦飞一扭头,望向了方才想说话,却因大批骑兵来到,又停住了的天宏大师,“大师,你有什么话想说的,说吧?”

  “阿弥陀佛!”天宏大师宣了声佛号,“前番剿灭七寒谷、忘忧林,天象师兄与少林僧人多得方掌门援手,这份恩情少林是铭记在心,血河派能得方掌门引领,当会弃恶从善,也是美事一桩,老衲此行前来,只为道贺观礼,并不欲插手恩怨仇杀。”

  顿了一顿,又道,“至于风大人与少林的恩怨,冤家宜解不宜结,五位太上长老早有托付,过往纠葛,就此两消,释怀作罢!”

  他却也不问,风亦飞愿不愿作罢。

  一片哗然。

  谁也没想到,作为少林代表的天宏大师会是这么一番说辞。

  居然,真就是来观礼的!

  看他那神态,显是要置身事外做壁上观了。

  竟是连少林前任方丈天正大师丧于风亦飞之手的血海深仇都能放下。

  欲要发难的嵩山、衡山、括苍三派掌门已是怔在当场。

  却又哪里知道,少林也是不得已为之。

  少林与朝廷牵扯颇深,常受敕封,便连河南府尹,也是跟少林寺关系密切,初祖庵中更有当朝左相蔡璟的题字留书。

  怀抱五老亲自出手了一次,欲擒拿风亦飞这朝廷官员,都是冒天下之大不韪。

  且还没得手,反遭燕狂徒擒住,许下了诺,不得再对付风亦飞。

  因此故,什么仇怨自然都得放下了,少林,还不想跟朝廷作对,也不想再得罪燕狂徒,让少林再蒙灾祸。

  听得天宏大师这话,风亦飞撇了撇嘴,少林终究还有怀抱五老跟或火工头陀在,天正已死,和尚大师也杀了。

  也说不上有太多仇恨了。

  暂且搁下再说。

  顾九星这会就来事了,抢先接话道,“我们武当也是单纯来观礼祝贺的,前阵子,要不是方掌门他们来帮忙,武当就麻烦大了,我就不怕说明白点,要帮我也是帮血河派。”

  苍松、苍壁面色微变。

  武当感念方歌吟与长空帮的恩情,他们此行就是来道贺观礼,哪有帮血河派这一说。

  可顾九星这小师叔话已出口,泼出去的水又哪有收回来的。

  掌教都已说过由顾九星主持这趟的事务,也只能哑巴吃黄连,认了。

  顾九星才说罢,恒山的多情豹子头又紧接着道,“我们恒山派也只是来道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