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派都不喜欢我 第一千二百六十四章 山君之恶

小说:正派都不喜欢我 作者:云海青马斩 更新时间:2021-10-04 21:30:32 源网站:网络小说
  ll风亦飞虽在与铁手传音交流,但刘猛禽刚刚与袭邪的话语,也是听在耳里的。

  任凭刘猛禽怎么询问,袭邪就是各种敷衍以对,一问三不知。

  就像孙疆吩咐他的问什么答什么,是虚的一般。

  想来刘猛禽是动怒了,才会出讥讽。

  袭邪也不生气,淡淡的笑道,“溢词美语中刺刺带骨。也不是人人可以说得那么动听的。”

  刘猛禽道,“虚伪得如孙山君那么彻底,也是很了不起的了,一个性情如此暴躁的人,见得风大人来到,能这般委屈求全,满脸堆欢,像走三步也会踩着五个金元宝的好心情来相待,也算是可歌可泣了!”

  风亦飞一怔,怎么扯上我了?刘猛禽这摆明是挑衅了,这么不客气的吗?

  说起来,他应是个正派人,见得自己前来,除了例循见礼,就没再跟自己说过一句话,全没一点热情。

  便连铁手与自己凑到一块,也对铁手没了点好脸色。

  倒也无所谓了,他脸色好不好都那样,黑过包黑炭,要分辨他的神色都有些难。

  袭邪仍自微笑,“山君向来都慈和待人、是你误以为他暴躁而已。”

  刘猛禽冷声道,“不是误会!”

  袭邪截道,“世上所有的误会都出自于以为自己没有误会、不是误会,所以才会理直气壮,误会了人。”

  “误会?哼!”刘猛禽冷哼了一声,“三天前,一堂里一位歌姬名为汪未云的,因为不小心弹断了一尾古琴的弦,就遭孙山君砍了四根手指,两日前,这儿有位仆役叫双东的,因进入‘红馆’,无意间撞破孙山君与紫雾庄庄主之妹这有夫之妇私通,便给挖了双目,逐出了一堂,就说昨日吧,听说孙山君又为了些许小事,大发雷霆,将龙虎塔上的古佛雕像足足毁碎了六十三尊,这些若还不是脾气暴躁,那谁称得上暴躁?若这些都是误会,那这世上就没真相可了!”

  风亦飞听得一怔,如他所,孙疆确实是暴躁。

  本在队伍频道里通报茶茶小魔鬼跟他多了许多话聊的余鱼同,及给他出谋划策,教他怎么作答的带着你老婆都不禁转头望向了袭邪。

  怎么听,孙疆都不像是个好人!

  袭邪听了刘猛禽这话,脸色微微一变。

  但也就是微微一变而已,随即啧啧赞道,“刘捕爷名震山东,果尔不凡,原来在来一堂之前,已把青龙山一带捕风捉影的流采听个一清二楚了,不过是乡野之,耳听未必为实。”

  他款款而谈,表面是赞,但对事件却只以“捕风捉影的流”带过。

  刘猛禽脸色更冷,“是不是流,你心里分晓,你也不必禀报山君,省得他将活着的人杀之灭口,我问过汪未云姑娘和双东哥儿,他们都矢口不认,抵死不肯指证为‘山君’所伤,仿佛还伤得心甘情愿,紫雾庄也是讳莫如深,不愿提及此事,所以,你还是省事了吧,要是我能拿出他犯事的罪证,今天我来‘一堂’,就是缉捕孙疆,而不是拜会山君了!”

  袭邪嘿嘿一笑,“双东和汪未云身受山君恩厚,自然实话实说、不致诬陷害人。”

  刘猛禽冷笑,“端的好个‘不致’二字!汪姑娘与双东在山君凶威之下,想直话直说,都得先为家人亲友性命着想,先在肠肚里打几个弯转才自牙齿里进出几个不相干的字来。”

  袭邪耸了耸肩,“刘捕爷,你此行来辛苦,但没点真凭实据的事情,就不要在风大人面前说了,免得败坏了山君的名声,山君德高望重,难免就为人所嫉,传出些流。”

  风亦飞已截获到铁手向刘猛禽的传音,“刘兄,且先莫要起冲突,查探一番,再作打算也是不迟。”

  心中暗暗一叹,刘猛禽外冷内热,是个性烈如火,嫉恶如仇的好汉子,就是脑筋不太灵活,他这一直白的说出口,十有八九,那些个受害人就得遭难。

  没听到也就算了,听到了,少不免,这事得管上一管。

  这念头刚起,就见袭邪笑吟吟的转了过来,拱手道,“风大人明鉴,这都是毁谤之词,切勿往心里去,山君一贯都是仁厚待人,断不会如此行事。”

  他那恶形恶状的样貌,能仁厚?

  风亦飞是不信的。

  表面上却只是轻描淡写的点了点头,“嗯。”

  队伍频道里,余鱼同叫了起来,“风哥,要能找到证据,我们搞他吧?”

  “我也赞成!”带着你老婆道,“要不,等会,我就先跟老鱼出去,找到那几个受害人,送到府衙里保护起来。”

  “可以。”风亦飞一口答应,这提议确实可行。

  说话间,袭邪伸手一引,“这里已进入‘绯红轩’了,这株就是摇红姑娘八年前亲手种栽的槭树。”

  话说也够远的,虽是走得不算快,只是闲庭信步般前行,但也都说了好一阵话了。

  孙摇红的闺房居然是在一堂的深处,有着一小片园林。

  只听袭邪逐一介绍各处,哪一棵树是孙摇红种的,那一种花是孙摇红最喜欢的,哪一个地方还养着孙摇红的猫、狗、兔子等宠物,他都是如数家珍一般,一一了如指掌。

  孙摇红养的宠物也着实是多,除了猫、狗、兔子,甚至还养了些小龟和鱼,以及一条穿山甲。

  从袭邪的话语来看,孙摇红是个很有爱心,惜花惜草惜木惜护小动物的好姑娘。

  她把花园中每棵树都命了名,有棵莲雾树叫“水蓊”,有株芭蕉就叫“月妖”,有枫树唤作“森林之火”,有的唤作“留连之巾”,有的叫“想念”,有的叫”忘记”,刚才就种在“绯红轩”口的槭树,就叫做“却上心头”。

  她养的小兔子、小龟、小穿山甲乃至小鸡、小狗、小猫,小鱼都有名字,有的名字还跟人一样。

  “敏儿”、“华女”、“老古”、“阿吉”、“长尾”、“小璇”、“小倩”、“猪头炳”、“威哥”、“鱼头”、“亚酸”、“荷包”、“人和”、“地利”、“天时”......诸如此类。

  这些小动物都很温驯可爱,可以看得出来曾长期受到主人的爱护调训、浸淫教化,才能如此驯服听话的。

  最为难得的一点,让风亦飞不禁留了个心眼。

  袭邪怎么会记得那么清楚,没一丝错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