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派都不喜欢我 第一千二百五十八章 雷纯的决定

小说:正派都不喜欢我 作者:云海青马斩 更新时间:2021-10-01 19:02:52 源网站:网络小说
  ll西柚秀儿的表情着实太严肃了,满怀着警惕,却又隐有几分不满,更透着几分怀疑。

  一副全天下都欠我钱的神色。

  跟原先的又恰又泼辣的模样,真个是完全两样。

  “你瞅啥?想打架吗?”西柚秀儿似是找到了发作的点,对弹剑而歌怒目而视。

  弹剑而歌双手抱臂,嘿然一笑,“你不看我,怎么知道我看你?”

  挺好的一个漂亮妹子,怎么就长了张嘴呢,哑了多好。

  “师弟,别像小孩子一样,跟人斗嘴。”雷纯瞥了弹剑而歌一眼,轻声说道。

  “哦。”弹剑而歌从善如流,立即闭嘴。

  西柚秀儿是有气没地方出,目光死死的盯着雷纯。

  雷如四人已将轿子放了下来,连同雷实几个,八人齐齐向雷纯行礼。

  雷纯点了点头,却是转向了狄飞惊,“爹爹临终时,曾对我说了一句话。”

  是什么话,狄飞惊完全没有问。

  他从来不问不该问的问题。

  雷纯眨着一双幽梦似的明眸,“爹爹说,他既然已是无幸,但我依旧要为他建立的大业而活,但决不是要为他报仇而死,这样他才是虽死犹活,真正的复仇不是用自己的力量来拼命杀死敌人,而是用敌人的力量来壮大自己。”

  狄飞惊眼帘低垂,轻出了口气,“总堂主果然是非凡人物,见识非常人能及。”

  雷纯笑了。

  纯纯的笑了。

  眼波流转,却似有了几分悲凄。

  “所以,我们今晚轿子里的客人,才能活到现在,而且——”

  她的柔弱在此时显得无比坚决。

  “......不但不杀他,还要助他,助他东山再起,击败白愁飞!让他重新成为金风细雨楼里的主子!”

  弹剑而歌这会有了明悟,为什么师姐知道金风细雨楼出现那么大的变故,都全没联系过风亦飞的缘由,此前只以为,单单是由于风亦飞跟白愁飞是好兄弟的原因,此时才全数明白,师姐根本不想风亦飞牵涉其中。

  风亦飞估计是绝对不会容六分半堂收留苏梦枕。

  养虎为患,师姐这聪明人怎么会不懂呢?为什么就要这么做呢?

  只听雷纯似是充满歉意般,对着狄飞惊道,“这么重要的事情我都没在事前告诉你,你会不会生气?

  “小姐做的都是对的。”狄飞惊毫不犹豫的作答,“你才是总堂主,尤其是那么重大的事,你不需事先跟我说。”

  雷纯向狄飞惊倩然一笑,非常感激的样子。

  狄飞惊的眼中在一霎间有了神采。

  弹剑而歌看得出来,只要雷纯能对他笑上一笑,再大的错处,也变成对的了。

  这时候,那顶轿子里的人陡地发出一阵令人悚然的呛咳,而且像一个病深疾重的弥留者,一口气把剩余的呼息深吸力吐出来,然后才说了一句话,“你们说错了一点,我并无你们可借重的地方,更没有了什么力量,如今不过是个重病垂死的人罢了,我自招其败,重用了白愁飞,想要回天再起,已是无能为力,时不予我,徒呼奈何......”

  又咳嗽了几声,“况且,我也不想要你们六分半堂的助力!”

  劲风一拂,深黛色的轿帘掀动抖甩了下,却没掀得起来。

  弹剑而歌不由得一愣,苏梦枕弱成这样了么?隔空发劲还掀不起一张帘子?

  杨无邪赶紧凑前掀开了轿帘。

  弹剑而歌大觉惊诧。

  曾闻名于江湖的金风细雨楼楼主苏梦枕,此际是脸色惨白,一脸的病容,瑟缩在一袭皮裘中。

  刚动用了真气,似是让他病情加重,全身在轻轻的颤抖着,剧烈的咳嗽不休。

  雷纯美目一转,带着几分关切的道,“你又何必如此,我既然打算要帮你,自是有了法子,给你寻医问药,让你的病痊愈。”

  西柚秀儿闻,登时惊喜,“你有办法治好我师父的病?”

  雷纯点头。

  “是什么办法?你要什么条件?”

  西柚秀儿还未说完,就被苏梦枕发话打断,凝望着雷纯道,“我是你的杀父仇人,是不是?”

  雷纯点头,“是。”

  “那你为何要帮我?”

  雷纯一笑,眨眨如梦似幻的大眼睛,露出皓齿幽幽笑道,“也许因为我本就是你未过门的妻子,我本就深深地喜欢上了你......”

  “我的决心,兴许就是来自那似水的柔情,你虽然暂时失败了,但失败往往也是成功的开始,只要你的人还在......”雷纯笑得愈发的柔婉,“苏梦枕毕竟是苏梦枕,苏公子永远是苏公子。”

  在轿里的苏梦枕听得这话,身躯似也微微一震。

  狄飞惊终是忍不住一般,抬目道,“不过苏公子已非昔日的苏公子了。”

  “不错。”雷纯居然同意,接着又道,“但有些人,是永远遇挫不折,遇悲不伤的,而且倒下去便一定会爬得起来,在哪倒下,就在哪重新站起来,甚至蹲着的时候也比站着的人高大。”

  狄飞惊似是一时语塞,不再作声。

  苏梦枕又咳嗽了起来。

  弹剑而歌心中感觉救助苏梦枕不太好,但也不知道该怎么发话阻止,雷纯师姐明显是打定了主意,劝阻不会起作用。

  最重要的,弹剑而歌也悄咪咪的有了点自己的小九九。

  似乎,可能,或许......是个好的开始也说不定。

  雷纯向着狄飞惊道,“狄大哥,你还有什么意见么?”

  “没有了。”狄飞惊垂首低眉。

  “我助杀父仇人去复仇,你也不反对?”雷纯又问道。

  “你才是六分半堂的总堂主,我跟随你,绝对服从。”狄飞惊答道。

  “这不伤害你效忠六分半堂的原则吗?”

  “雷总堂主故去后,小姐你已代表了六分半堂,何况,没有原则一向就是我的原则。”狄飞惊平静的说道。

  雷纯笑了,微眯着眼,眉眼弯弯的,很娇,也很美。

  “这样很好......”雷纯晏晏笑道,又转向了苏梦枕,“苏公子,白愁飞绝想不到,我会助你,如果把死路走得好,就能变成活路,绝崖之后必有胜景,越寒冷时的花就越艳,你就算不顾及自身,也要顾及还心向着你的众多部属兄弟,还望你不要拒绝我的援手。”

  西柚秀儿不禁望了眼苏梦枕。

  苏梦枕手掩着口,咳得分外的剧烈。

  杨无邪深吸了口气,上前两步,朝着雷纯深深一揖,语声微颤,“还请雷姑娘,救救我家公子!”

  苏梦枕挑了挑眉头,欲,却是又止。

  雷纯拍了拍手,“这便好了,我已为你们安排了落脚之所,且随我来。”

  说罢盈盈行出,雷如几个立马抬起了轿子,跟了上去。

  弹剑而歌与狄飞惊紧随上前,弹剑而歌的目光悄悄的瞟向一人。

  行了一段,忽然觉得不太对头,弹剑而歌这才察觉,竟是到了雷纯居住的地方,踏梅寻雪阁所在的院落。

  师姐竟然是打算把苏梦枕藏在这里?

  是了,就算霹雳堂长老他日来到,怕也不会想到金风细雨楼的楼主会藏身在雷纯的闺房。

  只不过,狄堂主......

  不由得以眼角余光瞥了一眼。

  狄飞惊丝毫不动声色,似是根本就没想过要拦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