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派都不喜欢我 第七百一十八章 反击(二)

小说:正派都不喜欢我 作者:云海青马斩 更新时间:2021-01-05 21:39:00 源网站:网络小说
  何家的掩眼法还需要对手看见手势、眼神,才能使之陷入幻术中。

  可带着你老婆学自狂僧梁癫的毗卢遮那大咒,要优胜得多。

  气劲化出的那神将虚影可不是用来显摆威风的,只要敌人望上一眼,就会被幻象所惑。

  显然,丛小毛与尹宿疑并不会破解这佛门大法,连连怒吼的攻击扑袭上前的幻象,却只是打散了些气劲,妖物幻影又复在另一端凝聚。

  棠梨煎雪糕也是看见了幻象,但敌人也是在眼前,倏忽冲前,

  掌中蝉翼刀飞速斩出。

  锐利的锋刃撕裂空气,虚空中激荡呼啸,宛如冤魂厉鬼的呻吟。

  大屠魂!

  本应是千百道刀光迸射流飞,可用蝉翼刀来施展,却是不见任何刀芒,只有血丝在空中如流电般飞溅。

  丛小毛跟尹宿疑本就被幻术惑了心智,又让蝉翼刀挥斩间散出的的失觉奇毒使之行气阻滞,哪有抵抗之力,身躯在齐斩并落的无形刀刃中扭曲扑腾了下,就被砍翻在地。

  两人口中的凄厉嚎叫声,简直就不似是人的声音,血污狼藉的身子抽搐不停,全身上下都是从横交错的血槽,伤口卷裂,刀刀见骨,直痛得满地打滚。

  棠梨煎雪糕急抢而上,又是快疾的两刀斩上了他们的脖颈,两人登时了账,丧命当场。

  梁襄本是赶过来援助,见这情形,一个转折,到了歌衫身侧,蹲下身子,将其扶了起来,靠在怀中,喊道,“带师弟,那解毒灵药可还有?”

  歌衫惊喜万分泪花直在眼眶里打转“公子......公子......吓煞歌衫了!”

  她也不怪梁襄瞒着她,只是一心忧虑梁襄的安危。

  带着你老婆解除了幻术跑了上前摸出牛黄血竭丹与专治内伤的朱蛤丹递了过去。

  皮卡丘眨了眨眼,只觉眼前的幻象一下就没了踪影哪还能看见什么神将鬼怪,大为惊异。

  回过神来才喃喃的说道“原来......原来你们早知道了......玩将计就计也......也通知我一声啊。”

  带着你老婆已跑了回来,一颗丹药塞进了他嘴里,嘿嘿笑道,“那会我哪知道你是不是叛徒。”

  牛黄血竭丹的效果立竿见影皮卡丘瞬间就说话流利了“你们瞒得我好苦啊!都要被吓死了!”

  一跃起身,皮卡丘才想起刚才“投敌叛变”的事情,急朝着梁襄叫道,“师父!我刚是骗他们的!我不是叛徒啊!你千万不要误会了!”

  带着你老婆也帮腔道,“师兄你这徒弟鬼主意挺多的,但他没有叛变。”

  梁襄颔首“这个我清楚的。”

  说罢,站起身走回了羊舌寒身旁带着你老婆几人才发现羊舌寒还没死,身子还在抽动。

  “我自问从未慢待你等除却先师的武功不能私自传授我从未有对你藏私连我们梁家的独门心法都倾囊相授,如今落到如此田地,你可有丝毫悔意?”梁襄沉声问道。

  带着你老婆着实无语,梁襄师兄居然没有下杀手,也太过心慈手软,他都摆明害你了,你不听他说句悔改的遗心里就不舒服吗?

  羊舌寒颤声道,“成王败寇......我无悔......只恨......只恨......小视了他俩......”

  梁襄闻不禁一声长叹。

  棠梨煎雪糕拎着蝉翼刀走了上前,听到这话,皱了皱眉,“师兄,我给他个痛快?”

  梁襄没有作答,闭目转身,又是一叹,走了开去。

  棠梨煎雪糕就不会手软了,一刀劈下。

  升级的白光在棠梨煎雪糕身上耀起,越级击杀了四人,获得了丰厚的经验。

  爆出的装备,皮卡丘全数都选了放弃,一路都是躺着的,能分上份经验已是不错了。

  前不久还是谈笑甚欢的师兄弟,一转眼,他们就变成了叛徒,横尸在这里,皮卡丘说没有一点难受都是假的,心中着实有些纠结。

  只能感叹羊舌寒实在是隐藏得太深,谁能想到一贯温文有礼的他会一直想着要谋害师父。

  棠梨煎雪糕跟带着你老婆分配就简单了,加防御力道属性高的归带着你老婆,其余的就是棠梨煎雪糕的。

  暂时也用不上这么高等级的装备,离60级都还早呢,也就各自收到包裹里。

  梁襄突地扭头。

  棠梨煎雪糕机警的跟着转头望去。

  只见一道赤虹直飞而来,是脚踩剑光疾掠而至的风亦飞。

  “都解决了?可以嘛。”风亦飞近前,扫视了一圈,笑道。

  “那是,有英明神武的师弟我在嘛!他们的诡计哪能得逞!”带着你老婆得意的笑了起来。

  “这次多亏师弟,不然我们中了毒都不知道。”棠梨煎雪糕道。

  风亦飞也觉庆幸,还好有师弟在,不然梁襄师兄怕是会遭暗算。

  “这次带公子当计首功,幸好有他在。”歌衫虽是内伤未愈,脸色苍白,仍是笑得灿如春花。

  “我们葬了他们罢。”梁襄着实是笑不起来,萧索的说道。

  风亦飞能理解他的感受,一心栽培的门下弟子忽然反叛,心中不好受,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带着你老婆心中大是不以为然,觉得这些叛徒就该让他们曝尸荒野,反正迟早会被系统刷新掉。

  可梁襄都开了口,只得跟着一起帮忙。

  立好了四座新坟,一行人才踏上归途。

  梁襄心情不好,连带着歌衫也是活泼不起来了,神情郁郁。

  风亦飞却有事不得不跟梁襄说,这一天发生的事情接二连三,都还没来得及跟梁襄提起。

  发了个密语过去,“师兄,根据我一个朋友打探到的消息,萧秋水很可能被囚禁在了唐门,她已在召集人马,准备攻打唐门救人了,我也会参与一份。”

  没当着歌衫与皮卡丘的面说出来,全是为了方便梁襄做抉择,他对唐方有意思,说不说得他自己决定。

  他要是不准备说的话,风亦飞也不会去多嘴。

  心底终究还是向着自家师兄的嘛。

  或许唐方不知道也好,她总不可能帮着外人去攻打唐门。

  梁襄登时动容,“当真?”

  风亦飞点了点头。

  梁襄竟是露出了喜色,“太好了,终是知晓了萧大侠的踪迹,这个好消息一定要告诉唐姑娘!救人此事,我必倾尽全力相助!”

  风亦飞心中暗自叹息,跟预料中的一样,师兄对唐方用情至深,宁愿看着她与萧秋水双宿双飞,都不愿看她伤心。首发..@@@m..

  为什么偏偏就要看上唐方呢?

  只要她开心,你就不管自己的难过了吗?

  师兄性格完全不像师父,可却像承继了宿命般,都是爱上了不可能爱上自身的人,实在让人蹉叹......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