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派都不喜欢我 第一千一百七十四章 激战三鞭道人(四)

小说:正派都不喜欢我 作者:云海青马斩 更新时间:2021-08-17 19:59:02 源网站:网络小说
  突地,余近花身形展动中,停滞了一刹。

  也就是这一刹,让风亦飞觅得了一丝破绽,双手急扬,一下格开短鞭、发鞭,如游鱼般撞入余近花的胸前。

  双臂一下合拢,死死的将余近花拦腰抱住。

  风亦飞取向很正常,也不喜欢抱男人。

  但,却是为了让余近花无从躲避,才出此下策。

  也不管余近花的攻击怎么砸到头上,背脊上,全靠着自行护主生出的死灵之气硬扛。

  “嗡”的一声轻响。

  一个硕大、幽黯、邪异的漩涡在余近花的身后突兀的浮现。

  明明那里是一片山壁,可那诡异的漩涡就是嵌在了山壁之中,仿似打开了一个异世界的大门。

  炽烈的黑色电光中,锋锐无匹的暗黑剑气闪电般破空穿出。

  风亦飞已经打定主意,要来个玉石俱焚,同归于尽。

  犹有再战之力的陆破执与严魂灵都是遍体鳞伤,凭他们两个还对付不了此际的余近花。

  死灵之气消耗巨大,这一记破体无形剑气也是最后一击。

  风亦飞不介意跟余近花一起串个葫芦。

  不就是死嘛!

  普祥山就有个野外复活点,等会就又是一条好汉!

  以自己的身法速度,绝对能赶上回来拾取余近花的掉落。

  剑气将要临体之际,风亦飞脑海中遽地升起了个古怪的想法。

  坏事!

  不妙!

  余近花要在这时候用出‘破神枪’,我这么紧密的跟他熊抱在一起,不是要被他面对面的戳上一记?

  特么.......

  时间像在瞬间停顿了下来,风亦飞只觉全身都陷入了一片阴冷、孤寂的空间,仿似有无数冤魂在耳边呼嚎,咆哮。

  没有剑气贯体的感觉,却感到躯体里的死灵之气像浇下了一瓢水的热油,迅即翻腾了起来。

  带来的感受,却是清凉透体,说不出的舒爽,仿佛每一个毛孔都似张开了的一般,连胸口的气闷感都没了。

  更有一种奇异的感触,世间的物事都似与自身无关,漠视一切,超脱了物外一般。

  也只是短短一瞬。

  一声凄厉的嘶吼,响彻了整个山腹密地,回音重重荡绕。

  醒觉过来的风亦飞只能看见四下都是漆黑的气流笼罩,都阻碍了自身的视线,赤练红瞳都看之不透,除却眼前面目扭曲狰狞,似是遭遇了极大痛苦的余近花。

  他只是微弱的挣扎着,吼叫着,都已没了出手攻击的劲力。

  都没觉察到他有使出‘破神枪’。

  可山腹密地中的众人都是惊容满面的看着诡异的一副景象,漆黑幽黯的气流凝作了一大团,如烈焰般熊熊燎动,更有些气流散逸了出来,如幽魂般环绕飘飞。

  一圈一圈的冲击波向四下荡开。

  震得山壁寸寸龟裂,碎石不住落下。

  已看不见风亦飞与余近花的身影所在。

  晶镜与夜明珠都已跌落在地。

  那团漆黑气流的位置却陡然出现了一道阴影,胀大了起来,像是一个活物般,巍巍晃晃的矗立而起,好似一个被斩去了头颅的凶灵,要在人间找回砍掉他首脑的仇人来报复。

  身在其中的风亦飞也发现了不对,余近花像在经受炽炎焚烧,整个人的面目都一下变得枯槁,身躯也跟着萎缩了下去,生命力似乎也在迅速枯萎、消亡之中,但气机反而愈发高涨。

  他还有什么法门要拼死一击?

  风亦飞此际身上感觉像有使不完的劲力,都似要涨破身躯而出,不吐不快。

  双臂猛一收紧。

  “焚”一声响,余近花的躯体被硬生生的勒得暴开,死灵之气也瞬即被引动,撕扯了上去。

  霎时间,余近花整个人都被扯得碎了。

  在众人的视界中,那道凶灵一样的影子飞速收缩消散。

  漆黑邪异的气流也跟着四逸飘飞。

  露出了风亦飞的身影。

  “风兄弟,你还好吗?”严魂灵急喝了一声。

  风亦飞一转头,严魂灵关切的神情一下僵住。

  因为风亦飞的形象大变,原本是银亮的发丝,赤红如火的眼瞳,此际却是墨黑的长发无风自动,连一双眼睛都没有了眼白,一片深邃的黑暗,似是两颗幽黑的水晶镶在眼眶里,分外的邪异。

  常人也是黑发,却不会这般黑得刺目,黑得闪光,如同黑色的火焰,又似是活物一样缓缓的飘动着。

  “我没事。”风亦飞有些错愕得看着瞪大了双眼的众人,答了一声。

  话音才落,就觉身体里的力量如潮水般的退去,整个人一下被抽空,不止是死灵之气,就连体内的真元,都似全都没了。

  周身都酸软无比,再支撑不住,仰天而倒。

  “蓬”一下重重的砸在了地上。

  不自觉的猛喘着粗气,真个是提不起一丝力气。

  眼角有看到多了个debuff,系统给出的注释是死灵之气贯体,陷入了衰弱状态,持续20分钟,真气恢复速度减低90%,全属性下降60%。

  原来破体无形剑气这死灵之剑是不会反伤自身的,还会带来短时间的提升增强,但负作用委实太大。

  难怪从没见过老燕用这招。

  一用出来,短暂的增强时间过去,有这debuff,那就是要任人鱼肉了。

  严魂灵急奔上前,伸手去搀扶风亦飞,“没事罢?”

  “哎呀呀呀,别碰我,让我躺一下!”风亦飞情不自禁的叫了出口。

  疼是不疼的,可通体上下很是酸麻,就如久坐麻痹,稍做碰触都非常难受的那种感觉。

  听得这话,严魂灵只得将风亦飞放回了地面上。

  散乱四下的残骸表明,‘三鞭道人’余近花那大敌已死。

  真气虽是恢复得极慢,但终究还是会自行从丹田生出,风亦飞稍感有了些气力,扭头望了眼。

  都还活着。

  崔略商扶着腰,在陆破执的扶持下,坐了起身调息,就是脸色惨白如纸,灰败无比。

  另一端的无情一身白袍,都已污浊不堪,周身尘灰,斜倚在仇烈香的怀中。

  仇烈香在为他拭去脸上的灰土,他还能笑得出来,笑得还非常的灿烂。

  他的功法还是挺奇异的,先遭暗算,后又遭重击坠地,都能保住生机。

  风亦飞心中是有些疑惑的,余近花将无情当做头号目标,偷袭于他,绝对是不会手下留情的,肯定是想一击就要了无情的性命,可无情还是撑了下来,且还能施放暗器。

  换做自身,被余近花偷袭,怕景况都不会好到哪去。

  他方才怕是打出了‘顺逆神针’,才会让余近花后来一再出现异状。

  幸亏有崔哥跟无情一起联手对敌,仇烈香的那什么飞刀也立下了大功。

  风亦飞又颤巍巍的以手肘支起了上半身,目光扫向周遭。

  掉落呢?掉落呢?

  千万要出‘山字经’啊!

  可别出个‘破神枪’和什么劳什子的鞭法!

  装备就更不要了!

  纵使是传说品阶的装备,又哪比得了山字经重要!

  薄薄一册黑色封皮的老旧书册瞬间就吸住了风亦飞的目光。

  s..book2261619618284.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正派都不喜欢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