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派都不喜欢我 第一千一百七十二章 激战三鞭道人(二)

小说:正派都不喜欢我 作者:云海青马斩 更新时间:2021-08-16 20:35:34 源网站:网络小说
  而且,余地鞭也是极长,挥洒开来,范围极广。

  风亦飞一式‘绕’字诀卷出。

  密集无伦的鞭影抽下,一圈圈的银光被打得为之一黯,溃不成军。

  风亦飞只得将余地鞭急缩舒展,一式‘护’字诀,舞出了一片屏障,护住自身,更护住无情等人。

  霎时间,场中狂风大作。

  方圆几丈,全被凌烈的劲风笼罩。

  余近花张狂的大笑,“在道爷面前玩鞭子,你这不是关公门前耍大刀么?”

  鞭影更急,更密。

  骤如暴雨般急抽而下。

  风亦飞舞出的银芒顿时招不成招,只有招架之功,全无还手之力,间或还要挨上数下。

  嘴角已是溢出血迹,硬拼下来,劲力交接,受了些内伤。

  风亦飞原本是想以余地鞭应敌,将‘离魂锥’的劲力传导到那长鞭上,破解这迅疾无伦、笼罩全场的鞭法,哪想得到作用并不太大。

  无声的爆炸重重炸开,只是让鞭影急颤,仍是毫不留情的猛抽。

  余近花挑了挑仅余一边的眉毛,狞笑道,“你这鞭子倒是不错,居然未被我的九龙鞭抽断,合该为道爷所有!.......”

  话没说完,狂风劲雨般的鞭势忽地消散,那黝黑的长鞭遽地当空断开,其中一截还寸寸碎裂。

  余近花手中只余几尺长的一段。

  风亦飞目力过人,看得分明,断开的位置,正是抽灭‘惊蛰’与‘大寒’两道指劲的鞭身,都还有着雷火炙烧过的痕迹。

  冰火,的确容易让人忍不住。

  但想不到冰火交煎,还会使鞭变脆。

  风亦飞已有了些猜测。

  想必是余近花这一番猛抽猛打,每接触一下,‘离魂锥’的劲力都自余地鞭上传导了过去,一重接一重的炸开,那在惊神指下本已有了暗伤的九龙鞭再经受不起余近花强横劲力的贯注,所以才会突然的断了、碎了。

  骤然的变故,余近花都错愕了一下。

  “咻”一声,急促的破空尖啸。

  以风亦飞的目力,都只能见红芒一闪而过。

  快得惊人!

  余近花反应神速,急抬手,以鞭柄挡向袭往额间的这凌厉一击,另一手的短鞭也扬至了胸前。

  “噗”的一声响,红芒刺穿了鞭柄,但被挡了下来,没伤及余近花分毫。

  “蜀中唐门的‘愁眉绯色刀’?可惜用出来的不是唐梦蝶!”

  余近花说着一展短鞭,上边已有了三枚弯若残月,细如牛毫的黝黑小针,“这就是顺逆神针了?过其实,劲道不够啊!”

  使出飞刀的是仇烈香,这一刀似是花尽了她全身的力气,连带着脸色都苍白了许多,微微气喘。

  余近花所的唐梦蝶乃是原唐门家主唐老太太,换做唐老太太使出,余近花或许未必能挡得下来,但仇烈香用这绝技,却是远远不够了。

  无情的杀手锏‘顺逆神针’也不知是不是因负伤之故,弱了劲道,未能奏效。

  余近花却也无暇再说下去,因为风亦飞已裹着一身血雾冲至近前。

  短鞭一下舞开,与猛烈无比攒刺而来的凌厉剑光撞到了一起。

  另一边,崔略商也随后而至,右脚急踢余近花的手臂,左脚疾蹴他的头颅,腿影一下绽放。

  十分奇异的,每出一脚,都有一个残像凝于空中,让人都要产生一种错觉,他这腿法好像并不快一样。

  但其实是似慢实快,而且快得惊人。

  追命十一腿中的杀招,追影!

  余近花头上盘着像“牛粪”一样的发辫骤然动了,像有了生命,有了灵性一般,弹跃飞抽。

  甩头间发出来的鞭风,竟有开山裂石、粉身碎骨之力!

  居然是只凭着这“发鞭”就将崔略商踢出的腿影尽皆封挡了下来。

  他号三鞭,果然不错,这发鞭正是第三条鞭。

  另一手的短鞭也是鞭圈一个接一个,一圈接一圈,绵绵不绝,生生不息,犹如火花绽开,更可怕的是,这些鞭花,既是生了,就没有灭过,这些鞭圈,既已成形,就没息过。

  劲风余波,狂扫四下。

  风亦飞一式‘飞蝗箭雨’徒劳无功,变招‘锋芒钻破’,以点破面,也未能钻开余近花守得风雨不透的鞭影,还连被抽了数记,鲜血不断自口角溢出。

  鞭圈依然一串一串浮动着,鞭梢依然像在浮动在半空中的长蛇,腾动不已,起伏不停。

  遽地,一下炸开。

  那些鞭圈竟然是他所布下的杀着,罡气波波互涟。

  风亦飞与崔略商登时被回旋绞缠的罡气漩涡给卷了进去,喷血连连。

  有着死灵之气护身,又有血雾运起‘吸髓大法’,风亦飞还能勉力压住伤势,凭借惊神指的‘春分’一式,稍做疗治,崔略商的状况就要惨上许多,一口接一口的鲜血往外狂吐。

  余近花的手都快看不见了,快至绝伦的挥出重重鞭影,圈圈相连的罡气不住叠加。

  无情惊急交加,可掷出的诸多暗器皆被罡气震得飞溅而开。

  强忍伤痛,怒吼冲前的陆破执与严魂灵亦遭鞭影罡气震得踉跄倒跌,滚倒在地。

  却在此时,本已占尽上风的余近花身躯震颤了一下。

  仇烈香笑了起来,她都有些快站不稳,却笑得犹如春花般灿烂,“别忘了,唐门不止有暗器,还有毒!这‘缠绵’的滋味可好受?”

  这会,她也顾不上唐门是令她深恶痛绝的了。

  蜀中唐门凭着暗器闻名江湖,用毒之剧烈也是毫不逊色,几可比肩毒步天下的岭南老字号温家。

  仇烈香是唐门精英高手‘飞花满天’唐礽芓的宝贝女儿,又怎能不会用毒,大敌当前,她拼尽全身劲力,用出的又何止是‘愁眉绯色刀’那一式飞刀绝技。

  余近花怒极暴喝,“贱人!我本想留你一命!......”

  他为人阴险狡诈至极,纵横江湖数十年,只有他暗算别人的份,哪想得到会阴沟里翻了船,着了别人的暗算。

  话未说全,突见一道身影自罡气漩涡中飞了出去,眼前浓重的血色雾气在罡气冲击下,打着旋的漫开,一双手闪电般疾探而出。

  是风亦飞!

  得了喘息之机,凭着‘吸髓大法’吸纳卸力,将崔略商扫了出去,硬生生的撞开了罡气包围,闯了出来。

  因毒之故,气机阻滞,余近花手中的短鞭挥动都是慢了。

  风亦飞拼命进击,他的短鞭纵使是能抽中,但在那之前,风亦飞的双手,也会轰上他的胸口。

  掌、拳可不是风亦飞所擅长的,如今,双拳虚握,拇指齐齐横捺而出。

  用出的是先天无相指剑中的一大杀招,霸剑合击!

  在这一刹,余近花是避无可避,闪无可闪。

  紧急关头,余近花忽然亮出了一件事物。

  枪!

  s..book2261619604065.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正派都不喜欢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