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派都不喜欢我 第一千一百六十三章 一无所获

小说:正派都不喜欢我 作者:云海青马斩 更新时间:2021-08-14 11:37:39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lw.!无广告!

  黄泉寺并不是一片破瓦残桓,本就有破落的古刹留存,因众多工匠入驻,到处都搭起了棚架,还有些地方挖开了地基。

  名为修缮,实则是扩建。

  此后是要广招僧人道人来这的。

  释道合一,虽是老皇帝异想天开,但现实里还真有这样的例子。

  像湖南的衡山脚下,就有一座南岳大庙,里面既有佛寺,又有道观,和尚道士住在一块,你拜你的菩萨,我拜我的神仙,两者和谐共处。

  那地方风亦飞曾在公司团建时,登过一次衡山祝融峰,观感实在说不上多好,参观万寿鼎的时候,有个和尚说求个长寿牌,挂到万寿鼎那边是件美事,也不贵,才15元,风亦飞也就拿了一个,写上了姓名。

  结果,那和尚又打蛇随棍上,说施主要给父母也代为求上两块,这个就贵了,好几百,风亦飞稍有迟疑,结果那和尚居然说不求就是不孝,当时闹得很不愉快。

  上了祝融峰,又有幺蛾子,买的三十元一串的佛珠找僧人开光,让他拿三柱香,随手在空中画两个圈,三百。

  几秒间的事,风亦飞感觉自己也会,偏排队开光的善男信女是一条长龙。

  倒不见道士有这么多手段,给香油钱也就是行礼答谢,还有见着一长须及胸老道士,优哉游哉的提着一大瓶红星二锅头飘然而过,确有些游戏红尘的的感觉。

  在衡山脚下夜宿那晚,还发生了件令风亦飞印象比较深的事情,有位常吹嘘道行高深的公司前辈,惫夜而出,与衡山两名妖女大战,力有未逮,落败,遂丢下千余买命钱仓惶而回,一再道,骨髓都要被炼出来了......

  可见其中之凶险。

  扯得远了。

  黄泉寺里也就是差不多,既要建佛寺,也要建道观供奉三清。

  道观还未有个雏形,就出了事,数十工匠身死。

  只留下了一片占地极广阔的古刹,与等着要重塑金身的佛像。

  风亦飞到处跑了一圈,越找心越凉。

  要有古怪,找得到机关还好,可偏偏就是找不出一点异状。

  凭借着高阶的何家暗器机关术,接近有机关密室的所在,可是会浮现出金色小齿轮标记的。

  机关术不会出错,都屡试不爽的了。

  若是‘夏侯四十一’那杀手组织与‘三鞭道人’余近花盘踞在这里,怕老窝败露,才会害了那些匠人的性命,那为什么找不到他们的巢穴所在?

  哥舒懒残曾于这黄泉寺宿了数夜,都没找着,想来定有其隐蔽的法子。

  原本留于黄泉寺伴着青灯古佛的僧人是不是会跟‘夏侯四十一’有勾结呢?

  找来陈自成一问,风亦飞才知道,黄泉寺的那几名僧人,也在那些匠人死后,无疾而终,没留下一个活口,死状与匠人一般,像是受了极大的惊吓。

  四下查探的不止是风亦飞,无情、‘拼将’陆破执与‘嫁将’严魂灵也搜索了一圈,也是一无所获。

  没有古怪,却又是最大的古怪之处。

  来到黄泉寺耗费了些时间,又经历了一番地毯式搜寻,已是天色大暗,夜幕临尘。

  无情是打算就在这古刹里夜宿。

  寺庙边就有禅房,不过,无情是没想着要卧榻安寝,要睡的时候,靠在轮椅上小寐就是。

  陆破执与严魂灵虽是军中将领,也曾行走过江湖,风餐露宿是等闲视之,内功在身,熬个一两晚也不过是寻常事情。

  陈自成见几位上边来的大人都要留宿黄泉寺,他也是不敢独自离去的,只得跟随着,守夜也能尽上份力。

  严魂灵操持起了饭食的事情。

  她一贯认为,要得到一个男人的心这回事,得到他身体是完全说不过去的,没有用的,因为男人一向精神分裂,神在上面,用以思索,精在下面,用以寻欢,脑袋长在上边,爱和情智,都在那儿了,但下边却是另一回事,饥不择食,无欲不欢,禽兽不如.......

  所以要控制男人的心,倒不如,先满足他的胃,再满足他的才智,继而满足他的英雄感。

  男人大多喜欢吃,食色姓也嘛,美食更是天性,喜欢享受而大都不愿做家务,女人要能做出佳肴,收拾打点好家里一切,就形同收服了男人的一半。

  再来就是男人喜欢吹嘘,不管喜欢胡诌的还是寡的,都希望自己的智计有人倾听,让人信服,男人常苦叹自己怀才不遇,空有大志无人听信,女人要是能让他在这一点上得到满足,不论他身在寒微还是已号令群雄,都一定会对女人由衷臣服。

  而后就是英雄感了,为什么很多男人会出轨,盖因为许多女子在成婚后与其说道的就是柴米油盐,家长里短,长久以往,谁会不生厌,男儿在世,谁不想做英雄,女人若能令他有英雄感,让他觉得是个大丈夫,有气概,那么这女人多半家庭一定是和睦的。

  男人喜欢小鸟依人,知情知趣的女人就是这缘由。

  风亦飞感觉,严魂灵的论调还是有几分道理的。

  无情是饶有兴致的听着。

  陆破执却是嗤之以鼻,来了一句,“你说是一套,做是一套,被你打跑的夫郎还少么?”

  严魂灵立即反唇相讥,“既是大丈夫,连我这小女子的拳脚都受不住,哪能称得上什么豪杰?”

  一米九的小女子确实不多见。

  严魂灵的手艺是真的不错,粗陋的干粮也弄出了美妙的滋味,还找来了口锅,整出了一锅汤。

  只不过,风亦飞敏锐的发现,她在给陆破执的汤碗里偷偷的加了不少料,大概是胡椒面一类,盐也下得重些。

  她懂得如何使点小坏,耍点小奸,整治这个与之不对付的男人。

  陆破执吃了个脸红脖子粗,却还是把那碗汤硬梗了下去。

  挺有意思的一对冤家。

  游戏里要吃补充饱食度,现实里当然也要。

  风亦飞找了个由头走开,退出游戏,随便应付了下午饭,心中在苦苦思索,有哪些错漏了的地方。

  几乎可以肯定,黄泉寺中,每一块地砖,每一片瓦,都检视了一遍。

  应该没有遗漏才对,陆破执和严魂灵也是搜寻了一遍的,要是不在黄泉寺里的话......

  风亦飞脑海中灵光一闪,会不会其实在黄泉寺外边的地方。

  而那里又可能有什么引开他人目光的阵势之类,故而陆破执、严魂灵没有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