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派都不喜欢我 第六百四十六章 惊诧的发现

小说:正派都不喜欢我 作者:云海青马斩 更新时间:2021-01-05 21:39:0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剑气破空,“嗤嗤”有声。

  风亦飞这会才明白,雷媚的绰号为什么会叫“无剑神剑手”,她用的也是剑气。

  眨眼之间,就已攻得杨无邪左支右绌,手忙脚乱,结在头顶的发髻都被削了下来,一头长发披散,极其狼狈。

  这位金风细雨楼的大总管智谋过人,被苏梦枕倚为左右臂,武功却是远不如雷媚。

  异变接连而生,雷纯终是反应了过来,急叫道,“师弟,快带我上前阻止他们!”

  “好!”风亦飞应了声,护在雷纯身前,双手一分,劲气排空而出,挡在前边的无论是桌椅还是交战的人员,都如浪分涛裂似的分开了一条路。

  风亦飞双手疾挥,猛拍出道道掌劲清除障碍,带着雷纯大步冲前。

  苏梦枕与白愁飞联手,跟雷损打得激烈非常,难解难分。

  但,白愁飞的指劲纵横,似乎跟苏梦枕配合得不是十分默契,反是互相掣肘,都得回避对方的攻势,雷损虽被夹攻,也只是微落下风,仍是守得固若金汤。

  雷纯已是不住的大喊了起来,“爹爹!苏梦枕!快停手!”

  雷损与苏梦枕、白愁飞确是分开了,却不是因为雷纯的呼声。

  而是雷损大喝了一声,“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

  这一声喝,似雷霆一震。

  在雷损合掌像是僧人合什般的同时,九个缩小了许多倍,梵文环绕的纹章当空浮现,一齐激发了出去。

  九字纹章有快有慢,有速有缓,却似是一张天罗地网,万灭漩涡,凌空绞动。

  无俦巨力汹涌轰出。

  白愁飞双手间拢起了蓬璀璨耀眼的十字型星光,银亮夺目,反袭了过去。

  苏梦枕手中的红袖刀也是带起了一片如纱如雾的绯红刀光,如水银泻地般斩出。

  蓬!

  一声巨响。

  苏梦枕跟白愁飞都被震得飞退。

  雷损也是踉跄后撤了几步,嘴角溢出了血丝,微微喘息。

  风亦飞心中已然明瞭,雷损用出的这一招应该就是‘快慢九字诀’中自己没学到手的最后一式了。

  “都停手啊!”雷纯惊急交加的高呼。

  可没人听她的,苏梦枕身形一定,就再度揉身扑上。

  雷损也自腰际拔出了一把两尺有余的刀,这刀并无特殊颜色,黝黑如生铁铸成,暗淡无光。

  但风亦飞看在眼里,却愕然的发现,随着雷损的挥刀,那刀上竟是闪出了奇异的光彩,时而是亮烈的黑光,时而如青电,一会又变得赭红似血,转眼又是五彩光华纷呈,目为之眩。

  好一把奇异的刀!

  风亦飞却不知道,这柄刀在江湖是大有名气。

  四大奇兵,血河红袖,不应挽留。

  雷损这刀就是其中之一的魔刀“不应”。

  一刀在手,雷损似是整个人的战志都被带动,疯狂的劈斩。

  空气都在不住的震荡,扭曲模糊,不仅仅是快,蕴含的力道还强得不可思议。

  他用的不单是刀法,另一手还在结出手印攻击。

  苏梦枕却没有退,他的红袖刀漾起了一抹凄美的绯红。

  像是一抹夕阳的余晖。

  刀势却如细雨,又像落花一般无依,在绵密闪耀的五彩奇光中飘荡。

  雷损攻得凶猛,可苏梦枕还是抵挡住了,且还有余裕反击。

  “砰”地一声,临近大厅上方的窗棂破碎,一道人影穿窗而入。

  还未落地,就急急的喊道,“师父!无发无天叛变了!”

  是浑身浴血的西柚秀儿,她也不想走窗户,可在跨海飞天堂的大门边,王小石与雷动天正打得不可开交,雷球电流到处横飞,根本进不来。

  话一出口,她就已发现大厅中一片混乱,到处都在厮杀,薛西神有气无力的在与莫北神交战,已露败像。

  杨无邪也是岌岌可危。

  要不是时不时会有几道指劲袭过去攻击他俩的对手,他们怕早已败亡。

  弹出指劲的是白愁飞,可白愁飞没有冲过去相助,也根本没看杨无邪与薛西神那边,而是目光凝注在另一个方向。

  西柚秀儿刚想过去帮忙,又一道人影从毁坏的窗户中掠了进来。

  还未落地,凌空就结起了手印。

  “秀儿,我们都是老相好了!你逃什么?就看看今天我们谁掉的经验多!”

  西柚秀儿顿觉身子一沉,如同山岳般的重力当空压下。

  来的是一名叫弹剑而歌的玩家,他才是雷损的亲传弟子,跟西柚秀儿也是老对手了,打过不知道多少次,互有胜负,梁子结得极深,故而才紧追不舍。首发..@@@m..

  一点绿芒却在此时没入了西柚秀儿身上,绿光氤氲而起,在她身遭还荡起了一圈圈的浅蓝波纹。

  西柚秀儿立时感到气血与内力飞快的回涨,重压尽去,说不出的轻松,手中弯刀疾挥,一蓬淡红的刀光倒卷而上,如同朵朵红花爬升绽放般斩向弹剑而歌,“你去死!”

  弹剑而歌哪想得到西柚秀儿在‘智拳印’的压杀下,刀法还能那么的凌厉快疾,顿即明白那些波纹有古怪,赶紧手印变换,撑开了不动印的护罩,抢在护罩被斩碎前闪了出去。

  西柚秀儿紧追而前,一片刀光连着一片刀光,绵绵不绝,斩得弹剑而歌只有招架之功没有还手之力。

  弹剑而歌连连变招抵挡,心中叫苦不迭,这三寸钉母老虎怎么会突然凶猛了那么多?绿了就会变强吗?

  风亦飞护着雷纯已快至上首的位置。

  骤然间,地面上弹起了十数点黯黄的光芒,电闪般袭上了风亦飞的身躯。

  风亦飞心思全在雷损与苏梦枕的战况上,根本没有察觉,都不知道这攻击时从何而来,连闪避的反应都没有作出。

  措手不及之下,死灵之气却已自发护体,深邃幽黑的气流在受道袭击的位置凝成了一个个小漩涡。

  星火般的光芒在死灵之气中溃灭,可死灵之气也瞬间削减了三百多点。

  “止步!再上前休怪我不顾情谊!”一声冷喝响起。

  发话的是白愁飞,他正冷眉冷眼的凝望过来。

  风亦飞心中却是震骇万分,刚遭到的攻击与凌晨时分,在破板门碰上的那怪汉使出的掌力是何其相像。

  难道那人是老白?

  风亦飞按捺住心中的惊疑,停了下来,一扬手顺便挡住了想要继续冲前,仍自不住呼喊的雷纯。

  跟老白对上是铁定打不过的!

  白愁飞面如严霜,却是没再出手攻击风亦飞,但也没去帮苏梦枕,只是时不时的弹出指劲援救友军,他都不需去看,只凭灵觉就认得奇准。

  那副架势,似乎是要与风亦飞对恃到底。

  与雷损激战中的苏梦枕忽地咳嗽了起来。

  一面呛咳着,鼻下、唇边,都溢出血来。

  连带着刀法都为之缓了些,他似是已受不住雷损的疯狂攻袭,以致引发了身上的恶疾。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