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派都不喜欢我 第九百五十六章 镇压全局

小说:正派都不喜欢我 作者:云海青马斩 更新时间:2021-04-20 22:13:27 源网站:网络小说
  敖曼余的‘偏剑’虽快,但被先发一步的破空气劲击得微微一偏,只在脖颈上划了道口子。

  尘剑映雪、浮生幻灭等玩家都是大喜过望。

  米雪花更是泪如泉涌,却是喜悦的泪花。

  人未至,声已到。

  “事情没搞清楚前,敖曼余不能死!”

  “谁说的?”何华田怒极暴喝,“敖曼余!你还不自戕,你的小情人就要性命不保!”

  敖曼余正欲动手自裁,身侧已突兀的多了一人。

  一个银发赤瞳的人。

  一把就捏住了他那偏斜长剑的剑刃。

  “我说的!”

  风亦飞在紧急关头,终是赶到了。

  说罢,朝着敖曼余一笑,“敖前辈,先不要着急。”

  话是说得气定神闲,手里还真是捏了把冷汗。

  亏得学了‘伤心箭诀’,见敖曼余抬剑,知情形不对,立马来了个超远程狙击,把人给救了下来。

  马兵、列宾迅速趋前,挡在了何华田的前边,厉声呼喝。

  “你是何人?”

  “可知阻扰官家缉凶,论罪当诛?”

  风亦飞瞟了他们一眼,满不在乎的道,“我是刑部风亦飞。”

  这话一出,何华田一干人等都是脸色剧变。

  何华田神色变幻了下,牵强的扯出了丝笑容,“原来是风大人。”

  他是从京师下来的人,风亦飞凶名在外,还是左相蔡璟的世侄,他自是得罪不起的。

  风亦飞也不去管他,径自道,“赈灾的银两被劫的案子,现在案情还不算清楚,我想知道,为什么就要把敖曼余当做劫匪处理?”

  何华田强笑道,“风大人有所不知,案情已然明瞭,就是这敖曼余勾结贼人,里应外合......”

  还未说完,就被风亦飞冷声打断,“我到了这里,这案子就要归我管,是不是,等我查明白再说!”

  敖曼余突地传音道,“我约莫猜到了,他们为何要伏杀我。”

  风亦飞同样以传音回了过去,“救了人再说。”

  不管敖曼余是查到了什么蛛丝马迹,人质还是在何华田他们手上,说出来说不准还会让他们狗急跳墙,敖曼余也是个明白人,没直接说出口。

  一眼瞪向霍桑,“把人给我放了!”

  见风亦飞镇住了局面,尘剑映雪心中一块大石落地,在场的玩家都是松了口气。

  霍桑听到这话,却是迟疑的望向了何华田,手中长剑仍是架在米雪花的脖颈上。

  澶州知府忽道,“风大人你虽是来自刑部的上差,但何大人也是皇上遣派下来的钦差大臣,并不受刑部辖制,你如此发号施令,未免也太霸道了些罢?况且,你说你是刑部神捕风大人,可有凭证?”

  “你以为我是假冒的?”风亦飞从包裹里摸出平乱玦,平举了起来,声线一下转厉,“皇上御赐平乱玦,如天子亲临,若遇奸恶抗命,可以先斩后奏,就地正法,你说这种话,信不信我先杀了你!”

  澶州知府登时噤若寒蝉,不敢再作语。

  浮生幻灭不禁在队伍频道里笑说,“真是好大的官威!原来进朝廷做官还能这么威风的,我都想投靠朝廷了。”

  团队里已是一片欢腾。

  何华田却道,“这雨委实下得太大,下官看不太分明,还请风大人移步近前,让下官验证一二。”

  “当然可以。”风亦飞一口答应,走了过去。

  马兵与列宾两人很有眼色的左右分开,将在青罗盖下的何华田让了出来。

  风亦飞将平乱玦递到了何华田面前,“看吧。”

  何华田当即低头审视。

  却在此时,骤然生变。

  马兵手中抓着的熟铜棍遽地舞出了几道棍影向风亦飞的脑袋当头击下。

  而列宾的双手也于同时间,化出重重残影,抓向风亦飞周身要害、关节、穴位。

  出手之凶狠残忍,是存心要置风亦飞于死地。

  几乎所有人都为之一惊,谁也没料到他们会突施暗算。

  除了风亦飞。

  风亦飞没有动手,却像是有了无数只手。

  身躯轰然炸开了浓重的血雾,朝周围弥散而出,变作了一只只触手,将所有攻击都接了下来。

  没有一点声息,马兵熟铜棍上,列宾手上蕴含的强猛劲力仿佛在一瞬间消殆无踪。

  还不止于此,血雾还裹上了他们的身子。

  在马兵、列宾的攻击被挡下之时,何华田像受惊的兔子般,飞快的后退,退进了兵丁的人堆里。

  他,也是身怀武功的。

  澶州知府也是惊恐交加,连滚带爬的向后逃窜。

  风亦飞根本没去管他俩,双手一分,就已按住了马兵和列宾的天灵盖。

  手一压,马兵跟列宾伴着一阵骨骼碎裂的暴响,跪倒了下去,发出响彻天际的凄厉惨嚎声。

  海量的血雾自他们的七窍、躯体狂涌而入,将他们身上的血都给抽取了出来。

  飞洒而出的血液,尽数被血雾吸纳了进去。

  嚎叫声尤未停歇,两人似要把嗓子都给吼裂。

  场中所有人都为之骇然,马兵、列宾都是军中将领,忍耐力怎会如此不堪,这情形,就如是遭受了千刀万剐的酷刑一般。

  却哪里知道,吸髓大法的劲力直冲入脑髓、骨髓、血髓、脉髓,抵御不住,瞬息间就会心智全毁,痛苦煎熬就如置身炼狱。

  风亦飞确是没有刻意防备,全场没一个血红标识的,完全不用太过在乎。

  不对!少算了敖曼余!

  要不是身在朝廷,有官位在身,早就动手砍人了,哪还要跟这些虾兵蟹将啰嗦。

  呼嚎声戛然一停,风亦飞随手将两具尸身像破布袋一样抛开,露出了个很是阳光的微笑,

  “敢对我动手,你们这是要造反了?”

  风亦飞笑得和煦,可此时的笑容,只让人感觉像恶魔的微笑,惊惧万分。

  因为现今风亦飞的状况是分外的邪异,身遭深邃幽黯的黑色气流如同火焰般跃动,在黑色气流外,血雾在张牙舞爪,甚至凝聚出了一条条彷如巨蟒般的形态。

  条条血蟒似在狰狞的张开獠牙,朝着四面八方发出嘶吼。

  淡淡的血色雾气如浩渺的云烟,散了出去,在雨幕中,泛起了阵阵宛若水波涟漪的奇景。

  “人质还在我们手上,你敢轻举妄动,立时便杀了米雪花!”何华田也不再做掩饰,声色俱厉的咆哮出口。

  s..book2261618184642.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正派都不喜欢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