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派都不喜欢我 第七百九十八章 驰援七寒谷

小说:正派都不喜欢我 作者:云海青马斩 更新时间:2021-01-19 23:02:42 源网站:网络小说
  赤蝎粉这毒药能使人全身火辣辣的痛痒难当,对npc逼供是利器,但对玩家没啥用处,玩家根本不怕痛,风亦飞以前练毒术的时候也曾带着些,现今是早不做这玩意了。

  当即摇手拒绝道,“不用了。”

  想知道长空帮的出了什么事,直接问独孤师兄不更快些,十方无敌近来一直在北方作战,跟长空帮免不了也有争端,总会知道点线索。

  长空帮阵营虽有地狱不空那倒霉催的帮派,但长空帮是出名的正派组织,帮主桑书云也是侠名远扬,有义薄云天之称,要在战场上对垒,当然是不容手下留情,这偶然遭遇,风亦飞终究是心存善念,不怎么想肆意杀害长空帮的人。

  也没什么好处,这赵生运不过是50多级,又没多少经验。

  随手一丢,就将那赵生运掷往车下,人尤在空中,几缕指风就已经袭上,解开了他的穴道。

  渐行渐远的时光几个见风亦飞放人,虽觉有些可惜,但也没说什么。

  风亦飞打开好友列表一看,独孤无敌在线,但显示他所在是未知区域。

  显然,他是呆在了一个隐秘的地方。

  立即发了个密语给独孤无敌,“师兄,长空帮出了什么事?是谁被困在七寒谷了?”小说首发.xs.m.xs.

  独孤无敌马上回复了过来,“就是我们啊。”

  “啊?”风亦飞错愕了下,“怎么回事?帮里兄弟全被困了?”

  十方无敌可说是人多势众,跟着的还有情缘必死基友长存,清酒赋,飞翔的祖安人几个同盟帮会,且如今可能还要加上长空帮阵营的人,要将他们困在那叫七寒谷的地方,敌人得有多少人马啊?

  “没有呢,就三正三奇跟我们各自带着些精锐好手,几十个人吧。”独孤无敌答道。

  “你们不打了吗,怎么都凑到了一起?”风亦飞有些莫名其妙,之前不是各分阵营大混战的。

  “少林那边说查到了消息,血河派余孽在贺兰山一带出没,还见到了幽冥血奴,所以暂时联合了,对付了血河派再说,少林的天象提议由他们三正三奇带头,挑选精锐高手,先一起去查探个究竟。”独孤无敌道出了缘由。

  “就是因为这样,我们就跟着一起上了贺兰山,确实有发现血河派的人,一路追踪,被引到了个很隐蔽的峡谷,也就是七寒谷了,一进入这七寒谷里,没走多远,就遭遇了大批人马伏击,死伤了些npc,我们被围困在一个山洞里,有几个厉害的boss带着很多敌人守在洞外,冲杀不出去。”

  “现在各个阵营的帮会都在攻打贺兰山,帮里的说,敌人还比我们的人多,除了血河派阵营的玩家帮派,还新出现了几个npc势力,除了七寒谷的人,还有金衣会,天罗坛的,没办法杀进来支援。”

  “刚听严苍茫说了,金衣会,天罗坛都是塞外的帮会,跟中原武林不对付,七寒谷还是什么绝地,能进难出,反正这鸟地方又是看不见坐标,到处都弥漫着有毒的瘴气,相当的麻烦,还好带着牛黄血竭丹,顶得住。”

  “情况很危险么?”风亦飞问道。

  “还好,我们冲不出去,敌人也进不来,三正三奇不是吃干饭的嘛,要不是他们之前跟任狂大战一场,都受了伤,或许我们早就突围了。”独孤无敌道。

  “师兄,你说那幽冥血奴会不会就是少林的天象?”风亦飞道,这么凑巧,他一提议到贺兰山上查探,就在七寒谷遭遇埋伏了,又早知道三正之一就是幽冥血奴,天象脱不了嫌疑。

  “开始我们也是怀疑天象的,告诉了严苍茫,可可也跟他师父车占风说了,准备等天象露出马脚就找机会偷袭他,但后边听天象说,是武当的人先发现了血河派的踪迹,现在又不太肯定究竟是天象还是武当的大风那老道士了。”

  “或者两个都是?”风亦飞猜测道。

  “我们也是这么想的,可现在山洞外那么多敌人,天象跟大风手下都还带着高手,要同时解决少林武当两派的人,相当麻烦,很容易让外边的人乘势进攻,所以,严苍茫让我们静观其变,等他们露出马脚再说。”

  独孤无敌顿了顿,又道,“也不用怎么担心,我们应该还能坚守一段时间,长空帮的人放了些飞鹰出去求援,桑书云他说长空帮还有一大批暗中隐藏,在各地隐姓埋名的人马,外界的人接到飞鹰传书,会发召集令聚集人手来救援。”

  风亦飞这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想来刚碰上的赵生运等人就是长空帮潜藏起来的部众了,所以才会装束完全不一样。

  才看见旗花信号,他们要汇聚还要时间,哪有血河车赶过去快。

  “我带着我组织几个兄弟在来的路上了,等会看情形过去凑凑热闹。”

  “行啊,你易容的那身份还是帮里的副帮主,先收他们进个帮,方便用战旗复活,就不用报名字给我,一个个去搜索收人了。”独孤无敌道,随即就发了个队伍合并的邀请给风亦飞。

  风亦飞立即选择了同意,让小队合进了团队中。

  一边向渐行渐远的时光四人说明情况,一边从包裹里摸出‘路过的老百姓’那面具覆在了脸上。

  渐行渐远的时光几个也无所谓,都是无帮会人士,在满天星亮晶晶厮混,全没想着要跟帮会活动,此刻暂时加入下十方无敌也没多大关系。

  一如独孤无敌所说,在地图上看不到他的所在,只能看见十方无敌其他人在一片迷雾中。

  那边还没开过地图。

  独孤无敌共享了个位置过来,标明了他所处的附近区域。

  风亦飞操控着血河车一路狂奔,随着地图上的迷雾渐渐消散,已能看见远处绵延不绝的山脉。

  血河车当然是不能带过去的,这血河重宝上刻着的武功秘籍被任狂毁掉了的消息还没传扬出去,驾着血河车上贺兰山只会平添许多麻烦。

  发出指令,让八匹血河宝马拖着血河车自行去藏匿,风亦飞领着渐行渐远的时光四人疾掠往贺兰山。

  也只是风亦飞一个人在施展轻功掠行,渐行渐远的时光四个都是骑马。

  满天星亮晶晶里并没有好马出售,他们骑的只是普通的良驹,还得风亦飞放缓了速度才能追得上。

  依着地图显露出来,密密麻麻的绿点,风亦飞几个直奔友军的所在地。

  不多时,就已到达战场边缘,杀喊声混在凄厉的呼喝声伫倏而自四面八方晌起,漫山遍野都是厮杀的人群,白光纷呈而起,一片混乱无比的景象。

  除却玩家帮会,劫余岛,长空帮,大漠派,少林,武当,金衣帮,天罗坛,七寒谷等npc势力尽数都在。

  金衣帮的npc最为醒目,都是穿着金色的劲装,兵刃与衣裳在阳光下反映着刺目的光彩。

  树林,草丛,山岩中,皆是人影奔掠,混战得血肉横飞。

  见这情形,渐行渐远的时光道,“风哥,我们跟着来就是凑热闹的,你要想先去支援独孤帮主,你去就好了,我们在这玩。”

  其余三人也是赞同这话,以他们现今的武功,没有一点把握能闯过这片混乱的战场。

  一说完,四人就猛虎出柙般杀了出去,见着敌人就是撒毒雾,放蛇。

  能遭得住‘蓝丝线’那异蛇剧毒的还真没几个,所过之处,敌人纷纷倒地。

  在渐行渐远的时光,胃疼的呆毛毛,挽歌的护卫下,凉人还操出了唢呐,吹起了他的拿手曲子哭七关。

  对普通npc还真有效果,士气那玩意看不见摸不着,但是能看得到敌人的动作会莫名其妙的迟缓了点点。

  风亦飞不再迟疑,结起手印,身影一下在原地消失得无影无踪。

  放开了速度,在战团上空飞掠而过,风亦飞突地发现斜前方有一个分外眼熟的人。

  我王打钱!

  他怎么跑这来了?

  居然还加入了大漠狂沙,也就是浪子可可的帮会。

  我王打钱似乎这次没有带着npc护卫,但出手之间,猛捷如风,闪挪游移,宛如行云流水般,捉摸不定。

  不止牵制着一个叫‘天狗’任理大的73级boss,更是将周围十几名金衫大汉全圈进了掌影中。

  虽身陷重围,但仍是没有丝毫慌乱。

  风亦飞正考虑是不是掠过去给他帮个忙,就见骤然间,一道人影闪电般欺近‘天狗’任理大,无声无息的一掌按上了任理大的背心。

  任理大顿时口中鲜血狂喷,被趁势冲前的我王打钱一掌拍碎了脑袋。

  出手偷袭的是一个叫姚大的黑衣黄脸中年人,面目呆板。

  风亦飞看得出来,他脸上明显有着易容的痕迹,应该是被易容掩盖了的关系,还看不出他的等级。

  刚想错了,我王打钱还是有着护卫的,这个明显就是保护他的高手npc了,就是不知道为什么要易容,难道是个很有名的人物?

  这姚大看起来还非常厉害,闲庭信步一般,随手挥掌就将敌人拍翻,没一个人挡得住他一掌。

  但看起来还挺奇怪的,被他击倒的人都是只伤不死,等着我王打钱去收经验。

  有他在,我王打钱是肆无忌惮的冲杀。

  风亦飞见状,丝毫不停顿的掠了过去。

  可是,忽然间心有所感,有种如芒在背的感觉。

  急扭头一望,就见姚大凝望了过来,目光森冷。

  还离得有十数丈之遥,内缚印还隐没了身形,竟是都被他察觉了。

  之前我王打钱在唐门带着的那四个护卫都没有给过风亦飞这样的感触,仿似被一条毒蛇给盯上了一样。

  但他也没追过来,身影游移不定,就是在我王打钱附近晃荡。

  只是被看了一眼,风亦飞也没太在意,径自飞掠。

  心里却还是起了丝疑惑,独孤师兄先前说各帮挑选精锐跟着三正三奇去查探,我王打钱绝对是精英人选,又带着这么一个强悍的npc护卫,浪子可可为什么没有带上他?

  实在有些想不明白。

  想不通索性也不去想了,一路疾掠,不多时,就脱出了战场外。

  到得独孤无敌所标注的地点附近,只见一片山崖,底下有多高是看不出来。

  放眼所及,都是白茫茫的雾海,都漫到了崖边,一眼望不到头。

  看不见底下有多深,是不会让风亦飞感到恐惧,但也不敢贸然往下跳。

  突地察觉有轻微的衣袂破风之声,风亦飞急转身循声望去。

  来人眨眼功夫就由远而近,是一袭白衣,手持金剑的方歌吟。

  离得还有两三丈远,方歌吟就停了下来,挺剑直指,厉声问道,“你是何人?”

  风亦飞抬手在脸上快速弹动了几下,一抹,将易容面具抹了下来,“是我。”

  方歌吟登时神情放缓,展颜一笑。

  “风兄弟,你也在寻七寒谷所在?”

  经过恒山一行,他对风亦飞是好感激增,再没一点冷淡。

  “嗯。”风亦飞点头,昨晚分别,加上今天赶路的时间,游戏里已是过了三个日夜,他是带着桑小娥溜达到哪去了?这会才赶来,也算是来得巧了。

  转而问道,“萧大侠呢?”

  要萧秋水也来了的话,什么麻烦都迎刃而解了。

  “萧大侠传了我剑法后,说另有要事在身,带着萧夫人飘然远去,我也不知道他们去了何处。”方歌吟答道。

  说完,扫了眼茫茫雾海,皱了皱眉,“依我之见,这七寒谷大有可能在这云雾之下。”

  “我也觉得是。”风亦飞赞同道。

  方歌吟一招手,摄起了块拳头大的山石,向崖下抛去。

  不一会,就“扑”地一声回响,显然山石已到了地,还是坚实的土地。

  “听这响动,约莫也就数丈光景,不算太高,我们应是没找错地方。”方歌吟兴奋的道,“如我所料没错,这应根本不是山崖,看这崖口并不高,崖下想来不是深渊,而是一方广阔的山谷。”

  不是悬崖的话,风亦飞就更不怕了,“我们下去!”

  “且慢!”方歌吟一把抓住了风亦飞的衣袖,“这地方太静,连鸟鸣都没有,想来是因为根本飞不进鸟儿,而且这片云雾都是不动的,以我的猜测,这不是雾气,而是瘴气,我离得近些,都已微感头晕,需运功驱除不适,不可轻慢待之。”

  七寒谷内有瘴气是听独孤师兄说了的,只是风亦飞不怕毒,根本没在乎。

  方歌吟都会觉得晕,那就不能等闲视之了,他如今可是个强力的打手。

  风亦飞走到崖边,蹲下身子掬了把雾气。

  入手冰冷。

  辩毒技能瞬即发动,确实,是一种名为‘寒毒瘴’的瘴气,毒性不算非常剧烈,但足以让身入毒瘴中的人头晕脑胀,行功受阻,长时间呆在这毒瘴里,才会因毒素累积发作冻毙。showbyjs('正派都不喜欢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