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派都不喜欢我 第三百一十七章 另一桩仇怨

小说:正派都不喜欢我 作者:云海青马斩 更新时间:2021-01-05 21:39:00 源网站:网络小说
  “那知县准备怎么处置崔捕头?”风亦飞问道。

  何炮丹答道,“他坦然认罪,这徇私枉法,按律当斩,万士兴那狗官也是判了他个三日后行刑,我熟悉的友人都不敢和官家做对,我四处都找不到救兵,实是无计可施,你这段时日在江湖上名声远扬,又是柳五公子的亲传弟子,因两位叔叔的缘故,我跟你多少也算是扯得上些交情,所以才赶去权力帮分舵想以你的名头借上些人手相助,哪知道他们居然要通知你前来。”

  “这是第几?”风亦飞心中一紧。

  “你来得快,才是第二日。”何炮丹道。

  风亦飞松了口气,还算好,没误事。

  “行刑的事倒是不用担心了,我离开霹雳县时曾托了位友人探听情况,今日清早,他发了飞鸽传书予我,听府衙里不知怎么知道了这事,着人连夜快马传讯,命令万士兴将崔捕头暂且收押,择日再判,我也才知道,崔捕头他原来还是有后台靠山的。”何炮丹有些费解的道。

  “那你还那么急?”风亦飞有些莫名其妙。

  “不急不行那,听我那友人,崔捕头才给下在牢里,便已给重手法制住了穴道,封禁了一身真气,动了好几次私刑,打得皮伤骨裂,折磨得不成人形。”何炮丹满脸担忧的解释道。

  “他不是已经认罪了吗?还要动刑又是为了什么?”风亦飞疑惑道。

  何炮丹道,“本来牢中的狱卒都是他的同僚,而且他向来好助人,这些狱卒牢头多受过他的恩惠,所以对他也特别照顾,放了他那可是断断不可、万万不敢的,但找间干净一点的牢房、好一点的酒菜,总是不难办到的,可是他在霹雳县也惹上了仇家。”更新最快s..sm..

  “这又牵扯到另一桩事情,味螺镇的镇长雷大虾,跟崔捕头结了仇,对他动刑这事,就是雷大虾派人买通了狗官万士兴,找人进牢中干的,我怕迟些日子过去,崔捕头会被那雷大虾害死在牢狱里,纵使府衙有令,万士兴也可推到手下人身上,与他不相干,到那会人都死了,也怪不到他身上。”

  “那雷大虾是虾米的虾?”风亦飞问道。

  何炮丹点头。

  这名字取得跟玩家的游戏id倒有些像,剧情策划也不弄个好点的姓名,听起来还挺古怪的。

  “雷大虾又是怎么和崔捕头结的仇?”

  坐马车闲着也是无聊,刚好问个清楚明白。

  何炮丹打开了话匣子,“七年前,崔捕头还未上饱食山庄习武的时候,曾回过味螺镇,想找回他那一早就不知所踪的四位兄长两位姊姊,但哥哥姊姊没找到,却是对一位叫透的姑娘一见钟情,那透姑娘就是卖身进了雷大虾家的婢女。”

  “崔捕头在味螺逗留了好些日子,白里就上山打猎,夜晚替人推磨子,为的是多攒几个钱,想给透姑娘赎身,再请媒婆去亲,那会,能见透姑娘出来,和她上几句话,崔捕头就觉非常的欢喜了,为此事,他后来还进了雷家做仆役,好接近透姑娘。”

  风亦飞愕然,这剧情怎么听着有些像唐伯虎点秋香啊。

  何炮丹滔滔不绝的了下去,“可哪想得到,突地传来消息,雷家二少爷雷动要纳透姑娘为妾,崔捕头那时也是贫苦得很,靠做些粗活为生,哪阻止得了,寻思着透姑娘能做雷家少爷的妾侍,也算能过上幸福的日子,这才满腹伤心的离开了味螺,后边就因缘际会上了饱食山庄,在庄主舒无戏手下学了一身好武功。”

  “事隔多年,崔捕头入了公门,特意来这霹雳县任职,查访当年他爹娘遇害的案情,又回到了味螺镇,才知悉雷家二少爷又娶了几房妾侍,而透姑娘听是因为受尽凌虐,悬梁自尽。”

  “毕竟是他曾深爱过的人,免不了就会去询问下情况,本来是听乡里人透姑娘是气量狭窄,受不住丈夫其他妻房的欺凌,因妒生忿,才悬梁自尽,了此残生的,这本是雷家的家事,他也管不了那许多。”

  “哪曾想,从过往相熟的雷家下人阿悯嫂,侍女凤琴儿以及荣婆婆那里听,透姑娘死得冤,嫁给雷家二少爷的时候,她也是被迫的,满以为雷家二少爷会对她好,哪知那雷动简直不是人,玩腻了,就把她扔给了大少爷雷冲,雷冲强行污辱了她,又丢给手下,什么奖慰那班为他们尽心尽力做事的手足。”

  “而且她也不是自缢而死的,是被雷家人虐杀身亡,死的时候伤痕满身,就是荣婆婆给她收的尸,遭遇了这等惨事,死了还不得安生,雷家还诋毁她是偷汉子,怕东窗事发而自缢。”

  风亦飞听得脸色一沉,怒从心头起,透姑娘虽只是个npc,但她这遭遇也太过悲惨,听着就让人心底很不爽。手机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后来呢?”

  “后来崔捕头压不下心中的怒火,去了雷家,那雷动与雷冲也是蛮横,径直认了,还什么,就是他们逼死了透那骚蹄子,一个捕头算什么玩意,管得着?”

  “一场混战下来,崔捕头奋战雷家数十人,将雷动雷冲像死狗一样拖回了县衙。”

  “不直接杀了他们?”风亦飞愕然道。

  “他总归是公门中人,不好随便杀人,收押了他们归案,也算是为透姑娘报了仇,申了冤了。”

  何炮丹着咬了咬牙,“可惜,雷家跟万士兴那狗官狼狈为奸,雷动跟雷冲关了几,便让万士兴放出来了,理由是杀人证据不足,何况,透是他们自家的人,她偷汉子自缢,与人无尤,之前给崔捕头力邀出来为透之死乃为人所杀指证的人,全都翻了供,或不敢再什么了,万士兴还责令崔捕头不得再擅自滋事,可这梁子也就结下来了。”

  “我就过他了,做这劳什子捕头有什么好的?还不如做个江湖人,快意恩仇,法办不了仇家,那便放开手脚杀他个痛快。”

  “这事就这么算了?”风亦飞有些错愕的问道。

  何炮丹点头,“不然又能怎么样,他一还在公差的位置上,他就无法行之以江湖手法、武林规矩,他便不能在没有新的罪证下再去对付雷冲、雷动,不能任意为报私怨而杀伤任何一个寻常百姓。”

  “上次见你们的时候,崔捕头先走一步就是去刘唁透姑娘。”何炮丹沉吟了下,“起来,这雷家也不是什么等闲人物,据我查探所知,那雷大虾很可能是江南霹雳堂分支的人。”

  又和霹雳堂扯上关系了?风亦飞一怔。

  思索了下。

  事分轻重缓急,这事暂且先放一边,现在重要的是把追命救出来再。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