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派都不喜欢我 第三百一十四章 悲苦的云中歌

小说:正派都不喜欢我 作者:云海青马斩 更新时间:2021-01-05 21:39:00 源网站:网络小说
  论坛上也没什么太值得关注的消息,就是北方那边血河车时不时的出现,到处肆虐,杀了不少npc,连带着许多玩家也遭了劫难,引动了不少帮会去追踪。

  但还没有人能追上血河车,就更别提在“武林孤子”任狂那大boss手中夺得血河派的宝物了。

  当前的玩家们还不足以剿杀任狂,去追的也全是指望能被他看中,得一番奇遇。

  可惜还没人能如愿。

  这次虽是假结婚,但风亦飞已经有发现,自己似是对雪糕起零不清道不明的心思,相处日久,没好感就是假的。

  只是雪糕早已明不会恋爱,也不会结婚,因为她父母那破碎的婚姻关系,导致她对婚姻是没一点兴趣。

  风亦飞也只能把那点心思强自按捺下来,现在暂时这么相处下去也挺好的。

  毕竟是同住一屋檐下,就怕有些事情一捅破,反而两人见面都变得尴尬。

  ......

  权力帮总坛是一片喜庆热闹。

  可另一个地方,却有着一个失意的人。

  鸿宾楼,雅间。

  酒坛子摆了一桌。

  失意的人喝酒,是为了借酒浇愁。

  云中歌此刻就是如此,一杯接着一杯,就像是跟酒有仇一样,不把所有酒喝进肚子里,就觉得心有不甘。

  已喝得满脸通红,头脑发晕,却仍是不肯停歇。

  房中还有另一个女人,怯生生的如同一朵柔美的白花一般。

  那是妮可妮可,满带关切的劝阻道,“云大哥,你喝慢一点,别喝那么多了。”

  劝是劝了,却没有伸手去阻拦。

  心中还有些窃喜。

  她惯会做人,在清酒赋里还是有几个朋友得上话的,时不时的会关注下清酒赋的事情。更新最快s..sm..

  得知棠梨煎雪糕嫁饶消息,立马让朋友截图发了过来,这消息还真是正中下怀,瞌睡就有人送枕头。

  一如所料,云中歌知道这事情,愤恨欲狂,漫无目的的独自狂奔了一段,就来到了这地方最好的酒楼酗酒。

  妮可妮可自然是跟了上来。

  这段时日里,跟云中歌的关系是近了许多,甚至还趁他被曾几何时下过雪卸了副帮主,心灰意冷,忿忿不平的时机,刻意关心体贴。

  呵,男人!

  就是耳根子软,怂恿一下,他就反了曾几何时下过雪,夺了清泉石上流的帮主位置。

  曾几何时下过雪也是个傻子,居然连自己创立的帮会都掌握不了。

  云中歌是个挺好的对象,长得帅又有钱,还好棠梨煎雪糕不知道为什么,就是看不上他。

  这一嫁人,他就彻底没了念想了吧。

  妮可妮可的话语云中歌是听在耳里,却是不管不顾,索性端起了酒坛子,仰头直灌,酒浆猛灌入喉,从嘴角溢出去的却是更多了些。

  “真的不知道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子的,云大哥你这么好的男人,雪糕姐怎么就不懂得珍惜呢。”

  云中歌狠狠的一甩手中的酒坛子,酒坛一下在地板上摔成了碎片。

  气喘吁吁的呼了酒气,又拍开了一坛酒的泥封。

  妮可妮可继续道,“我真的好心疼你,可是我现在没有这个资格。”

  着,妮可妮可轻叹了口气,“我只要在你身边静静的守候就好了,别无所求,看着你难过,我真的也好难过。”

  云中歌也不知道听进去没有,仍是灌个不停。

  妮可妮可也不在意,时机应该拿捏得刚好,云中歌这会应该还没喝醉,听到了就行了。

  云中歌重重的放下了酒坛,脸上满是空虚怨忿,却还是转头道,“谢谢你,妮可。”

  妮可妮可温婉的一笑,又坐近了一些。首发..m..

  这事情不用太急,迟早他也脱不出自己的手掌心。

  ......

  到得早上,旭日高升,风亦飞才带着棠梨煎雪糕去拜见了师父。

  按规矩,新婚夫妇是得给长辈奉茶的。

  还是第一次知道柳随风也是会开玩笑的,居然来了一句,“春宵苦短,你们怎么起得那么早?”

  风亦飞只得讪笑挠头。

  哪有什么春宵咯,在地板上坐了一夜呢。

  棠梨煎雪糕却是表现得像是很羞涩一般,低着头,双手揉着衣角。

  好演技!

  平时都没见她那么戏精。

  刚才从新房里出来的时候,她还是大大咧咧的,根本没一点不同,这会就像个害羞的媳妇一样了。

  见过师父,又跑去摩星阁拜见了姐姐。

  却只有赵师容在,李沉舟不见人影。

  一问才知道,李沉舟去了闭关,燕狂徒那老魔头一日不除,他终是难以放下这事情。

  要对付燕狂徒,他也着实不是太有把握。

  所幸据探子回禀上来的信息,至今仍没见燕狂徒在哪里显露踪迹。

  邵流泪是过,燕狂徒练功走火入魔,才会被他暗算,要是燕狂徒就这么挂了,那就好了,省却了许多麻烦事。

  婚事完毕,赵师容依其所收了棠梨煎雪糕为徒。

  传授功法这事情,风亦飞就不好在旁了,走了出门等候。

  想来也不会太久。

  才过了几分钟,就见赵师容行了出来。

  这么快?

  真是出乎了风亦飞的意料。

  “我刚查看了下雪糕的内息,她原本所学的内功真气与我要传授的“玄玉归真”有些相冲,虽是在我护持下能学,但内息会不得精纯,到得要突破任督二脉之时,难免会有诸多阻滞,听闻明珠,你在丹霞得了些草虫,又有保存之法,拿条过来一用。”赵师容道。

  风亦飞赶紧比划了个“嘘”的手势。

  草虫是还留着一条,但让雪糕知道了要她生吃草虫的汁液,她是打死也不会肯的。

  赵师容不明所以,改为传音道,“有什么不妥之处?”

  风亦飞干笑道,“雪糕她害怕虫子,让她知道了她是不敢吃的。”

  赵师容不禁失笑,“江湖儿女,怎地连的虫子都怕。”

  “我听明珠姐,这草虫到要冲击任督二脉的时候,再服用就能一举突破,到那时候再吃会不会好些?”

  “她若是修炼玄玉归真,真气又得以精纯,不再练其他内功心法的话,就不须有什么顾虑,再者,她要冲脉之时,我也可为她在旁看顾。”赵师容道。

  “那要找个容器先把那草虫的汁液盛起来,不让她看出来就行了。”

  这也是不得已的办法,草虫一咬就像爆浆一样,估计会浪费一些,但总比劝雪糕生吞容易。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