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派都不喜欢我 第二百八十七章 倒霉的神秘汉子

小说:正派都不喜欢我 作者:云海青马斩 更新时间:2021-01-05 21:39:00 源网站:网络小说
  仗剑高歌难得能得到朱顺水这便宜老子的赞赏,心中着实欢喜。

  平日里拜见都是冷眉冷眼的,没点亲热。

  这干儿子实在做得不痛快。

  这几日也过得实在不顺心,在风亦飞手下被杀过一次,就勤修苦练了一段时日,本来这次丹霞山大战,见权力帮来犯,他就起了找风亦飞报仇,一雪前耻的心思。

  哪知道没见着风亦飞,被十方无敌的帮主独孤无敌径直找上来,交战之下,居然敌不过,给杀了几次。

  都让他有些怀疑义父所教的a阶功法是不是还有藏着掖着,没把压箱底的杀手锏传授下来,不然怎么次次都让人压一头。

  这也就罢了,事后还被十方无敌一路追杀,逃得跟丧家之犬似的,帮中成员死伤惨重。

  还好寻回了无极先丹,又是一件大功劳,这次义父这么开心,应该有赏赐了吧?

  哪知道朱顺水夸赞完了,竟是挥挥手,“你们先退下吧。”

  仗剑高歌愕然,这就没了?赏赐什么的呢?

  就任务给的补给包,都补不回失去的经验。

  朱顺水开了口,他又不敢违抗,只得悻悻的跟随“柔水神君”雍希羽告退。

  见他们离去,朱顺水喜容满面的转入屏风后,行经那条长长的甬道,绕了几绕,到了隐蔽的静室郑

  那名精壮魁梧,面容满是伤痕,看着狰狞异常的中年汉子仍是在盘膝坐着,闭目苦修。

  见他入内,中年汉子睁开了眼睛,“此行结果如何?”

  “邵流泪身死,却是着雍希羽将无极先丹带了回来,他也算是忠心耿耿了。”朱顺水走上前,弯下身子,双手捧着存放无极先丹的木盒子,呈送了过去。

  要仗剑高歌看到这副情景,绝对会觉得不可置信。

  朱大王已是十二连环坞的龙头老大,雄踞一方的黑道巨擘,怎么会对这中年汉子这么恭敬。

  中年汉子接过木盒,揭开了盒盖,双目如厉电一般扫过五枚流光溢彩的丹药,眼神里终于出现了一丝狂喜之色。

  “无极先丹!无极先丹!想不到事隔十五年,这宝丹终究是落到我手中!”

  朱顺水也是喜上眉梢,要对付李沉舟,得要他这资卓绝的弟弟武功恢复才校

  有了无极先丹,就不止是功力尽复,肯定还要更上一层楼,攀至巅峰,到时,李沉舟便不足为惧,无需再靠着这长江险据守一地。

  中年汉子拈起了一枚亮红的无极先丹,送入口中,将木盒置于膝上,闭目调息。

  朱顺水立于一旁,目光不断的在木盒里盛放的无极仙丹上扫过。

  一人只能服食四枚无极先丹,这还多出了一枚阴极丹。

  只见中年汉子的脸色变得通红如火,朱顺水明白,无极先丹生效了。

  不到一会,中年汉子就睁开了双目,可眉头拧做了个井字。

  “这无极先丹确是有些效果,但远不如传中那般神效,虽是热力难当,增长的功力却是不多。”

  “听闻要阳极丹与阴级丹一并服食,相辅相成,才能增长一甲子的功力,想必是药力还没化开。”朱顺水提醒道。

  中年汉子默然点头,又拿起了一枚暗红的丹丸服下,再度闭上了眼睛。

  只是须臾之间,中年汉子脸色便出现了异状,泾渭分明的分作了两边,一半青蓝,一半火红,像是阴阳脸一般。

  汗水如雨般淌下。

  朱顺水不禁一愣。

  中年汉子怒睁双眼,颤声道,“此......搐药......是赝品,毒......毒性极为剧烈,我......我只能......压制一时,快......快传......温有方......”

  一句话都得断断续续。

  朱顺水登时大惊失色,他是知道自己这兄弟的功力远胜自身,以他之能都是这副模样,可见毒性确是非常的剧烈,不敢怠慢,急急的奔掠了出去。

  他们却哪里知道,邵流泪苦心积虑弄出的这假无极先丹,就是为了这番算计,唯恐朱大王认出是毒药,还真的弄了些能增长的灵药混入其郑首发..m..

  单服一枚“阳极丹”是没有问题的,不会被看出端倪,但辅以“阴极丹”吃下去,药力混合,便会变成一种奇毒。

  ......

  风亦飞查完了王石的资料,突地起了心思,朝一旁案几前坐着翻阅宗卷的柳随风问道,“师父,这几应该没什么事情要我去办的吧?”

  柳随风抬头,瞥了风亦飞一眼,“确是没有,你又想去哪里厮混?”

  风亦飞挠了挠脑袋,“这不是闲着嘛,我就想出去转转,霹雳堂的火器我之前凑巧得到了些,那霹雳子还蛮好用的,我想去江南走一趟,找找霹雳堂的位置,看看能不能得到火器制作的法子。”

  完,转向高似兰,“还得兰姐帮我找找霹雳堂的情报。”

  早就有这个心思了,在师父门下没什么约束,趁没任务刚好可以去溜达一下。

  高似兰微笑了下,却没有立即去翻阅架子上的宗卷,望向了柳随风。

  柳随风脸一沉,“火器终究是外物,你还是得勤修武功才是正道。”

  风亦飞赶紧赔笑,“这个我明白的,姐夫之前也提点过,师父要不允许就算了。”

  柳随风望着风亦飞摇了摇头,轻叹了口气,“你这性子也是太过跳脱,想出去游玩下,也不是不校”

  风亦飞顿时大喜。

  柳随风又道,“切记,不要耽搁武功的修习,若有事要寻你,我自会发飞鹰传书过去。”

  风亦飞忙不迭的连连点头。

  “兰儿,给他找找。”柳随风扭头对高似兰道。

  “是。”

  高似兰应了声,这才走到了一个架子前,翻找起了书册。手机端sm..

  过了一会,高似兰打开了一本书册,朗声念道,“封刀挂剑雷家,高手众多,擅火器与指法,自从江南雷家的首脑自觉在刀在剑在十八般武器里,都不见得能在江湖上有独一无二出类拔萃的成就之后,他们就开始折断了他们的刀、挂起了他们的剑,他们制造火药,苦修指法、指功,号称“霹雳堂”。”

  “现今霹雳堂中由雷抑,雷郁主持要务,其门中高手雷震雷因与人不睦,率人出走,创立了六分半堂,雄踞京师一带,另赢寒神雷卷脱离家门,也创下了封刀挂剑雷门这一分支......”read3;